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山林落脚(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山林落脚(二)

    赵丽娜此问一经提出,场上本就沉闷氛围立马死寂一片,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望向老徐。

    之前的战役太过激烈,尤其后期丧尸大集团猛攻,所有人都在紧张焦促中进行突围准备,他们并不清楚阵地外发生情况,更不知道沈炼牺牲的事情。

    后来突围又一直忙于逃难,批次间也都没太过注意尖刀连的人。

    毕竟,他们是此役主力,老徐时常安排他们特殊任务执行。

    加上尖刀连战士能力有目共睹,大家潜意识就没想过他们会出事儿。

    所以时下赵丽娜一问,众人这才发现沈炼却是很长时间没见。

    老赵同样忙于突围行动,当下也是狐疑问道:“是啊,老徐!我这也没见小沈,你还有私下安排?”

    “这大晚上的,一个人太不安全了,要不老徐你告诉俺小沈在哪,俺去给他搭把手。”魏大壮啃了口手里面包自荐道。

    “我也去!”吴超的中弹叫温泉鑫一直耿耿于怀,当时若不是他大意,后者也不至被子弹打中。

    所以现在他宁愿去外面执行任务,不然一静下来满脑想的都是战场场景。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征询提议,老徐面色呆滞,没有任何表情。

    那是他一直不愿去回顾的东西。

    “连长,我们尖刀连的人,就算死,血也要向前砰!”

    “连长,下辈子我沈炼还要做你的兵!”

    一句句笑面生死的遗言再次萦绕在老徐脑海,片刻后,他深吸口气,接着缓缓吐出,拾起跟枯枝丢进火坑。

    枯枝一经接触火苗,立马“啪啪”作响,升腾起缕缕黑烟。

    “沈炼回不来了。”

    淡漠道了一句。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顾自相望后,随即大哗。

    “老徐!你说什么!”魏大壮直接从坐上窜跳了起来,手里罐头,面包齐齐掉落在地。

    老赵见状赶紧将之拾起,同时着手拉住魏大壮裤腿,示意说道:“大壮,冷静点,先坐下。”

    待魏大壮重新落座后,老赵这才扭脸望向徐仁杰,打量了自己这老伙计后,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随即不确定谨慎试探道:“老徐!你说沈炼回不来是什么意思?你派他执行什么任务了?”

    面对背上之色,老徐环视扫过众人:“我没有安排沈炼任务,他在刚才突围战中,为了脱住丧尸,拉手雷和畜生们同归于尽了。”

    努力让自己显的平静,老徐不想在这个时候在给承受了一天紧张生死压力队员徒增负担。

    可人是讲感情的生物,有些东西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了的。

    老徐可以面对敌人子弹岿然不动,可以在被俘时视死如归,但面对兄弟战友死时,那种痛是旁人很难理解的。

    摇曳的烛火中,老徐的眼角晶莹闪动,一颗泪珠顺着满是血污的脸颊缓缓落下。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上一次流泪什么时候老徐已经不记得了,他几乎都快忘了那种感觉。

    是啊!身为一名军人,流泪是可耻的,在他们字典那是宁流血不流泪。

    但现在老徐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场上队员闻听老徐答复后,照旧陷入死寂,大家似乎都还在回味老徐这话的真伪。

    温泉鑫不能相信的抽动着唇角笑道:“呵呵,老徐,你是开玩笑的对不对?沈炼那么牛的身手,他不可能死的!你一定是和咱们说笑对不对?”

    扬起闪烁泪光的眼睛,老徐望向温泉鑫,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看着温泉鑫。

    温泉鑫一件老徐眸中闪烁的亮光好似被人推了一把般不自禁朝后靠了下,随即又跟电击般挺正:“怎么会!这么可能!沈炼死了?他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那么做!很帅吗!他以为自己是谁!超人吗?那个混蛋!大家不是说好要一起活下去嘛!你为什么,为什么……”

    说道最后,温泉鑫早已泪流满面,哽咽的喉头不争气的发出“呜呜”的哭声。

    沉默!死一般沉默!沈炼的死讯犹如当头棒喝敲在每位幸存者团队队员心头。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失去队员了,沈炼的死叫众人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心痛感觉。

    做为团队年长一辈,老赵虽然此刻心里也跟刀割样疼,但他还是保持了足够的克制。

    因为他清楚,眼下这个局面必须有人替老徐担当一些。

    老赵很难想象老徐当时在眼睁睁看着沈炼引爆手雷战死沙场后,他是如何带着那种伤痛继续指挥大家撤离的。

    侧目望了老徐两眼,上次见老徐这幅模样还是在hf市玉环体育馆。

    探手拍拍自己老伙计肩膀,老赵想要说些什么,可每每到喉却又开不了口。

    这也难怪!这个时候他能说什么呢?

    安慰?有用吗?老赵连自己心虚都难平,何以安慰旁人。

    讲道理?老赵断定凭老徐的阅历,他心理肯定什么都明白。

    就在众人沉浸在悲伤情绪中时,魏大壮突然再次暴躁起来,他一拳砸在厚实泥地,随即狠厉不愤道:“说一千道一万都他妈是那帮****的混蛋干的!那帮狗犊子居然用那么恶心手段!这口气咱觉得不能忍!俺们不能叫小沈死的这么不明不白!俺们要提他报仇!”

    此言一出马上激起众人附和。

    温泉鑫抬手撩把撸去面颊泪水“大壮哥说的没错!沈炼是为了咱们才走的!那帮混球一日不死,沈炼就不得安息!这比账咱们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一定要为沈炼讨回公道。”

    “俺们不是有他们地址嘛!明天俺们就去端了他们老巢!”魏大壮直接开启动员。

    他这话一放出,众人又是齐齐附和,先后请缨。

    望着群情激奋模样,老赵又喜又惊。

    喜的是,饶是经历了这么一场丧失家园的狼狈战斗,队伍的凝聚力还没散,大家还是很有战斗意志的。

    惊的是,现在这个时候跑去和匪众拼命,那无异于以卵击石,自讨苦事。

    毕竟,团队目前所处位置危险重重,若是主力都走了,谁来保护家里妇孺儿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