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山林落脚(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山林落脚(五)

    出了医护室,老徐没由来感到一阵疲惫,他终究只是个人,不是神,就算军人比一般人坚强,但凡事都有个限度。

    兀自行到山头一处平地上,老徐眼望前方,赫然正是村子方向。

    入夜,黑沉的夜色将一切都变得虚无缥缈。

    老徐无法看清山下状况,饶是前方十来米都模模糊糊。

    但他的脑中还是不能自抑的浮现今天的一切。

    那与匪众在战场上一幕幕像过电影样在脑中回复。

    对于这种感觉老徐并不陌生,准确说,每个真正上过战场的人都或多或少有过内似的状况。

    你可以把他当做人体自身对杀戮的一种反思,一种回味,或者说是总结。

    但与老徐而言,今天的战斗就是个梦魇。

    尽管他已经做了最大努力去筹备,也拼了全力去搏杀。

    但最后村落还是丢了。

    除此之外,跟来自己十来年的好兄弟也在这场战斗中牺牲。

    一想到这儿,沈炼最后决绝赴死的壮举便是一帧帧浮现在老徐脑海。

    那些画面就想一根根小锤不断戳在老徐的胸口。

    情到浓时,老徐无法控制的抬拳打在身侧树干,应时枯木颤动,大自然似乎也是感受到了林间男人无以抑制的悲愤,陡然狂风大作,凌冽寒风将老徐衣袖扬的咧咧作响。

    这时,一个关切声音从后传来:“老徐啊!晚上温度低,加件大衣吧。”

    探手在脸上呼啦了一下,老徐反转过身:“谢谢,老赵!”

    虽然月朗星疏,但老赵还是在老徐回眸瞬间瞧见了男人面上的那缕闪亮。

    心不由的一揪,老赵知道,老徐在尖刀连年纪算是“长辈“级别的。

    似雷瞳,华表他们这些人,都是打入伍就跟着老徐一起生活战斗的兄弟。

    老徐是眼瞅着他们从捣蛋刺头什么都不会的社会青年一步步成长为国之利箭,真正男人。

    你说他们是战友,兄弟,朋友都不为过,但作为过来人的老徐明白,私下老徐更多是把这些比自己小的弟兄当孩子。

    所以这孩子死了,当爹妈的能不难过吗?

    可老徐碍于身份,不能在队员面前表露。

    他只能等夜深人静,旁人都睡了,才能找个没人地方孤独替自己疗伤,寄托哀思。

    “老徐……”上前一步,老赵拍拍老徐肩膀。

    不曾想不等他说话,老徐却是突然问道:“有烟吗?”

    微微一愣,老赵是个烟娄子,这个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可老徐,为了应付组织交付各种任务,老徐已经戒烟许久了。

    对此,老赵也是知道的,所以时下听老徐提出此问,不禁也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他便是肯定回道:“有的。”

    “来一根!”探出手,老徐淡漠说道。

    老徐也不废话,从口袋带出香烟,给老徐点上一支,完了自己也来了根。

    “这丛林夜晚还真是冷啊!”随意找了个话题,老赵紧了紧衣领。

    老徐点点头,但没有说话。

    老赵不动声色斜眉看了老徐一眼,接着似是自言自语道:“小沈做的事情是他自己的决定,与你徐仁杰没有关系,你不要过分自责。我相信小沈他也不希望看见自己连长现在这个样子?逝者已逝,生者如斯,眼下千头万绪很多事情还等着我们做,老徐你要振作啊!”

    还是没有说话!赵,徐两人就这么立在原地,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着手里香烟。

    没人知道二人在想什么,直到最后烟蒂燃尽,老赵将之丢到脚下,用力碾碎火星,继而将手里半包中华塞到老徐手里,半开玩笑道:“呐,老伙计,我的家当全在这儿了。好好调整,不然我可没存货给你。”

    说完,老赵便是一脚深,一脚浅的走了。

    老徐望着掌心被塞进的香烟,怔怔楞了十来秒,方才叹气的浮起抹笑容,随即再次从内摸出一根,犹豫了两下,最后将之重新送回了烟包。

    罢了,紧随老赵身后,也是行了出去。

    丛林的夜晚确实熬人,那不单单是身体疲惫,更重要无边黑暗会给人产生一种难以言罢的压抑和恐惧。

    都说看不见是最恐怖的,深处丛林就是这样。

    树木的阻挡,叫你很难分辨3米以内的景物。

    要是在配合风吹草动产生的动静,那就更加叫人心生骇然。

    好在晚上老徐挑选队员心理素质还算过硬,当然这并不包括叶昊那边的人。

    所以为了确保他们不出叉子,老徐不得不额外抽空去他们阵位视察,并给予一定鼓励。

    现在大家是绑在一条船上蚂蚱,老徐并不担心叶昊他们使什么坏心眼。

    老徐相信凭叶昊的聪明,应该明白,就目前形势,他们一伙人要想活命就必须依靠在团队之下。

    任何异样想法,都是作死行为。

    之前惨死的同伙就是最好例证。

    这夜老徐叫华表设立的外围警戒线起到了很好效果,靠着警戒线的提醒,守夜队员成功击杀歪打歪撞丧尸至少在十波以上。

    虽然每次数量不多,但客观来说这也算在绞杀丧尸有生力量。

    尽管这些数量相对山下丧尸庞大数量杯水车薪,但有总好过无。

    就这么,一夜在漫长煎熬中度过,

    不管怎么说,好歹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

    当黎明到来,丛林重新放亮的时候,老徐悬了一整晚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毫无疑问,昨晚无疑是最危险的一晚。

    只要熬过昨晚,那就说明周边丧尸在摸上营地可能性将大幅度减少。

    不过这不代表团队就可以因此放松大意了,相反老徐要利用这个机会抓紧时间加固营地防御。

    毕竟眼下驻地周遭仅有一圈钓鱼绳围拢的警戒线,这样设置预防零星丧尸偷袭倒还凑活。

    可如果大批丧尸突进,那可就……

    所以给营地周遭加固必要隔离桩迫在眉睫。

    清晨,队员们早早就起来了,从大家倦怠面容老徐知道众人多半是没休息好。

    这也在他意料之中,想在寒冻丛林安稳睡觉,说实话,不是容易事情,队员们还需要慢慢适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