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人不可貌相-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人不可貌相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没时间再犹豫了,唐小权当机立断,再次出声命道:“阿城,给我燃烧**!”

    “哦!好,好的!”同样是紧绷着神经,阿城二话不说赶忙是从地上拾过两****交到了唐小权的手中。

    “希望还来得及!”心下默默祈祷,唐小顷身一掷,酒**应时而出,瞬间便是砸在目标地点旁的一只丧尸身上,继而弹落在地,碎裂成渣。

    “啪啦!扑哧!”

    被砸中的丧尸茫然地转过它的尸脑,一双浑圆的眼睛无神的望了火堆一眼,然后便是毫无兴趣的回转身形继续朝向男人所在的别克gl8行进。

    “该死!”一招未中,再行二招,唐小权紧蹙着眉头,又一次掷出手里的**弹。

    而他此次的目标则是换成了丧尸较为密集的区域,希望以此来转移畜生们的注意力。

    然而……结果却是依然不能叫人满意。

    泼洒而出的酒花在星火的作用下不出意外的引燃了,而由于其位置的特殊性,它甚至还连带着引燃了离的近的数只丧尸身上的衣服。

    如此“一石二鸟”的攻击,论其规模应该足以转移丧尸的注意力,可是……不远处那“哧哧”作响的轰鸣就好似有着无穷魔力般,以至于“燃烧**”所搞出的这些动静,根本不足以改变尸群的注意。

    不甘心啊!唐小权觉着造成眼下局面的主要原因还是源自于火力不够猛的缘故,所以他也不回身,抬掌一伸,便是喝道:“阿城!**!快!”

    可是等了半天他也未见一物着于掌中,待得回眸一看,却见阿城那张稚嫩的瓜子脸刚好是从摆放**弹的位置挪移了过来:“对不起,权哥,这,这儿的**都,都用完了!”

    “什么!!”啥叫祸不单行,这就叫,唐小权的脸瞬间煞白一片。

    然而就在他这厢茫然无措之际,阿城紧随而至的话,又是叫他重燃了信心:“那,那个权哥,要,要不俺们把客厅包上的那几枚给用了?”

    对啊!心下不禁暗骂自己蠢顿,唐小权这才想起胡晓东特别制作的几****弹。

    “好好好!,快去,阿城,快去把他们都拿来!”

    就跟赶鸭子上架般着急,阿城在听完对方的肯定答复后,立马是撒丫子奔回了屋内。

    一共4枚,数字颇有些不吉利,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唐小权立刻是从中取过一枚,在快速巡视了尸群的最新位置后,他重新设定了目标地点,继而果断抬起右臂。

    然而……就在他这将要撒手松**的霎那,其脑海之中的某个神经元却是突兀的下达了“停止”的指令,继而唐小权便是如泥塑般僵定了那里。

    “权,权哥!权哥~”搞不清状况的阿城诧异莫名,一双眼眸透着惊恐。

    唐小权完全没有听到旁侧的呼唤,他已经完全陷入了自我的意识之中。

    那么此时的唐小权究竟在干嘛?实际上,他是在思考!

    因为正是适才的找**耽搁,令得他那因紧张而混沌不清的大脑逐渐冷静了下来。

    而人一旦冷静,许多原先看不透且繁杂无序的事情就会开始变得清晰。

    所以,唐小权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犯一个错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那这个错误到底是什么呢?

    毫无疑问,眼下造成尸群骚动的主要原因,就是男人所乘车辆搞出的嗡鸣声。

    而要想扭转这一局面,重新转移尸群的注意力,则必须弄出盖过嗡鸣声的动静。

    于此,几****的投掷显然达不到这样的效果,除非……

    除非我能制造出持续不断的声响!

    眼眸逐渐放亮,唐小权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呼~”长长吐了口气,随着意识的恢复,耳际阿城的呼唤也逐渐变得清楚了起来。

    “我没事阿城!我们需要改变一下策略!”

    楼底的尸群距离男人愈发靠近,唐小权知道他已是到了必须放手一搏的境地了!

    “跟我做!阿城!快!尽可能搞出大的动静来!我们要把丧尸引过来!”

    说话间,唐小权便是着力将手中的两**“**”坠入了墙底,继而高声地咆哮道:“喂!嘿!这边,畜生们!朝这边看!”

    嘶吼而出的嗓音着实震撼,直接是把旁侧的阿城给吓了一跳。

    “阿城,别愣着呀,快跟着我做!不然来不及啦!”见得楼底丧尸有了回转的意思,唐小权忙不迭的催促道。

    傻了!阿城是彻底的傻了!他实在搞不明白这位哥哥在干嘛!

    他不要命了嘛?要知道平时俺们躲丧尸还都躲不及呢,现在居然主动招惹它们!他这倒底是打算逃命啊?还是打算送命?

    阿城不禁质疑起唐小权的理智来。

    不过碍于他的不断催促,阿城只能是勉为其难,不太情愿的附和道:“好好好!我,我这就喊!”

    “啊!看这边啊!看过来啊!畜生们!”

    “啊呀!你早上没吃饭啊!蚊子哼呢!声音太小了!用点劲!大声喊!”时间紧迫,唐小权也顾不得其它,扯着嗓子便是斥责起来。

    谁人没有火气,狗急了还跳墙呢,更别说阿城,他虽然刚刚成年,但脾气还是有的呀。似这般被人说道叫骂,任谁都不会有好脸色!

    不在怒火中沉默,!便在怒火中爆发!

    不爆发则以,一爆发就……

    “nmd,一群傻b呢!都往哪看呢?你们杜爷爷搁着呢!操!上面!上面!转过来!白痴们……”

    汗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唐小权半张着嘴巴看着身旁的年轻人。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阿城嘛?这tm活脱脱就一个市井**啊!

    “看什么看啊!权哥!别傻愣着了!造动静!引丧尸啊!”毫不客气,阿城怒瞪了唐小权一眼,继而接着手舞足蹈,狂尸怒吼了起来。

    汉!巨汗!爆瀑汉!唐小权此刻当真是汗如雨下,他算是真切的领会了那句的含义: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