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先期侦查(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先期侦查(七)

    监狱是什么地方?那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那里进去容易,想要出来可恨困难。

    而眼下,于幸存者团队来说,摆在他们面前的,饶是进入都成问题。

    过去,你手续齐全,或者有个啥案底,很自然就会被送进去。

    现在,幸存者扛着长抢大刀人家也不会给你开门。

    怎么办呢?这还真是个问题。

    “咱们可以假装路过幸存者嘛,然后骗他们开门,其它埋伏队员一拥而上杀进监狱。”

    不得不说魏大壮说的法子确实是个思路。

    但凡事都得看情况,眼下幸存者团队面对对手是谁?那是帮靠盘剥别人过活的垃圾队伍。

    你假装幸存者路过?倒是别说进入,保不齐刚露头就被乱枪打死。

    再说了,就算看门的人好,真给开了门。

    可幸存者团队队员冲杀进去又当如何?要知道,他们对监狱内里情况那是一定不清楚。

    此次任务是为了杀敌报仇,所以不是说冲进监狱就算了事。

    所以在没搞清监狱内部情况前,过激行事只会打草惊蛇。

    匪众一方无论怎么说都肯定比幸存者团队队员更了解监狱情况。

    “不行不行,这样风险太大,闹不好假扮幸存者兄弟就会被对方击毙!”

    “是啊大壮哥,这个我也觉得不靠谱,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事儿一旦出了问题,咱就必须硬着头皮上,到时候咱忙活这么久的突袭想法可就全白费了。”

    胡晓东,王忠瑜齐齐否定魏大壮建议。

    对此,魏大壮也是有些懊恼:“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说咋弄啊?”

    还真别说,抛开魏大壮法子,众队员还真有些抓瞎。

    没办法,监狱是个大牢房,他设计之初就是为了关人。

    所以将之比喻为大铁桶也不为过,你指望向别的建筑透过啥门窗偷偷摸进,根本就不是件容易事情。

    “呵呵,依我看啊,进入监狱唯一可行办法,还是得看老徐,雷子,华子你们三个。”

    “为啥子啊!?”魏大壮就是看不惯叶昊,所以本能发问。

    叶昊耸耸肩膀:“很简单的事情,监狱密不透风,除了从天而降,其它无路可进。”

    “天上?你的意思是……”胡晓东瞬间明白叶昊意思。

    叶昊含笑点点头:“没错!如果我们能从墙头翻进监狱,那不仅可以潜入敌人内部,而且还能顺便摸摸敌人底细。这些我想对于尖刀连出身的老徐,雷子,华表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叶昊的言语自是没错,老徐,雷瞳,华表本就是干这活的,攀高越低,侦查破坏那是他们老本行。

    3米高墙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是个无法逾越大麻烦。但与尖刀连三人组那就跟玩儿一样简单。

    可眼下问题是……

    “老叶你说的不失为一个法子,但你能保证那些墙头的碎玻璃渣,高压电线不会给老徐他们造成伤害!?”

    叶昊想也未想很自然脱口:“我没办法保证!不过碎玻璃渣戴上防割手套可以避免伤害,至于高压电线,我想以监狱那帮人的自大,应该不会特意为那玩意供电。毕竟他们在那儿的主要敌人是丧尸。刚雷子也说了,荒草里畜生数量并不多,所以我觉着对方应该不太可能为了预防攀爬者浪费电力。如果为了防人,那就更没必要了。咱们大家心里都清楚,匪众人数武器配置摆在那儿,他们根本不惧任何外来幸存者。另外,最重要一点,除了从墙迂回进入监狱,我们没有其它更为妥当的潜入方法。”

    啥叫潜入?就是悄悄的进入打枪的不要。

    如果开着坦克车,高唱国歌,那叫正面占领,而眼下幸存者团队显然不具备这个能力。

    所以叶昊此番叙述一经脱口,饶是魏大壮这样看不惯叶昊的人也实在找不出辩驳的言辞。

    最后,还是胡晓东开口追问:“就算你说的假设都成立,可哨塔的监视怎么办?以他的位置看清监狱墙头肯定是很轻松事情,即便老徐他们身手敏捷,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倘若有了闪失那可就麻烦大了。”

    胡晓东的担忧还有相当有道理的。

    他并不怀疑老徐等人能力,但打仗不单单是看能力,很多细节环境你都得考虑。

    就拿监狱这个特定建筑来说,哨塔作用是看什么的,就是监控整个监狱内外,预防犯人逃跑。

    所以即便没有登上哨塔确认,胡晓东也能百分百确定,站在那里纵览全局,绝对可以很清楚掌握监狱内外一切,这当中自然包括四面墙头。

    而这次行动是个整体行动,老徐他们若是被发现,势必引发敌人大出动。

    到了那时,幸存者团队又将如何?

    为了隐蔽,为了达到偷袭效果,他们肯定是轻装上阵。

    在没有车辆撤离情况下,他们不得不面临在黑夜环境下,与全副武装,有车有人匪众正面对战。

    两相比较,各种凶险不言而喻,所以面对这样不确定战术,胡晓东本着负责任态度果断提出质疑。

    对于胡晓东新提出的疑惑,叶昊也是抓瞎了。

    说到底,他就是个普通人,饶是脑袋灵光,嘴皮利索,但在军事战术上还是没辙。

    场上一时陷入了沉寂,众人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啥好的解决办法。

    唐小强垂首划拉着手里平板,一边划拉,一边把玩额前刘海。

    突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没由来问了句:“华子,咱这次那把**你好像带来了吧。”

    点了点头,华表应了声“是”。

    “子弹还有吗?”

    “有。”

    “几颗?”

    “2颗。”

    “如果让你远距离打掉哨塔守卫,你能在2发以内做到吗?”一番盘问,唐小权终于切入正题。

    华表打对方问及**示意便已然明白唐小权意思。

    “呵呵”淡笑两声,华表相当谦逊的摇摇头:“这个我还真不敢保证,但我们连长可是全军大比武全能头牌,由他打的话,肯定不会有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