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重返家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重返家园

    下山进行的异常顺利,由于当时上山幸存者团队就没有啥东西带上山。

    时下下来也是属于轻装上阵,饶是当时从铁道处搜罗的物资,老徐也要求老赵分类存放。

    譬如容易保存的食品就丢在山上,而易坏的则带下山来。

    这么做,老徐也是为了防止日后再遭致命打击,做些防备。

    免得当时候匆忙,上山再次落得要为吃喝愁苦。

    整个下山工作仅仅花了不到四十分钟时间,下山后队员们情感自是不消说。

    那被困在上山数月的苦闷,就好似就困牢笼的小鸟重见天日。

    好多人都情不自禁贪婪的吮吸新鲜空气。

    山上,山下队员当时因为任务需要,彼此都未见面,此刻重聚在一起,自是少不了热情洋溢的唏嘘。

    这热烈的场面,老徐已是许久没有见到。

    自打村子被袭之后,团队所有人心头都笼罩着层阴郁。

    饶是徐仁杰自己也都始终是愁色满荣,整个脑袋装的都是如何为沈炼报仇,如何带队员们走出困境。

    现在好了,经过众人不放弃,不抛弃的团结努力,时下团队终于是大仇得报,收复失地。

    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实在太好。

    众人各自以小团队模式开始在村里乱走乱逛。

    有的去自己住所看看,有的则去见识外出小队这次搞回的物资,有的感兴趣群尸乱战的战场……

    总之,队员们都相当忙碌。

    考虑到外面丧尸已经肃清,老徐也就没有多做什么规范,任由大家游玩。

    他清楚自己这些个兄弟姐妹也却是压抑了太久,他们需要好好放纵宣泄下内心的情感。

    突然,村外突然有人高喊:“老徐,老徐,你快过来!”

    本来老徐正在屋里喝茶,毕竟忙活一天了,他也有些疲累。

    要知道这几天夜里他是唯一一个不遵从两班倒的人,所以无论精力体力都消耗极大。

    时下听闻有队员唤叫,老徐第一反应就是出事儿。

    林俊夫也是听到外面叫声,冲到客厅茫然四顾,见徐仁杰在位上坐着,赶忙发问:“出啥事儿了,老徐?”

    老徐没有答话,递过一个“我也不知道”表情,然后带上家伙,便是随林俊夫夺门而出。

    刚一出门,就瞧见不少队员都因温泉鑫的呼喝走出房门。

    大家齐齐将目光落在老徐身上,老徐照旧没有答话,径直顺着声音所指方向快步行去。

    很快,众人便是发现了破损墙壁外的温泉鑫。

    温泉鑫见得一众兄弟走来,不助摆手:“过来,大家都过来!”

    “怎么了?”林俊夫四下看看,发现周遭一切如常,并没有丧尸出没迹象,这时悬着的心才悄然放下。

    温泉鑫转过身,面色陡然变的凝重,他手指前方:“这个人,大家还能认出是谁吗?”

    顺着温泉鑫手指方向,段成伍当先便是扑了过去:“沈炼!!”

    此言一出,众人的心皆是为之一揪啊!

    当时战场由于分布及视野限制,很多人都是后来得知沈炼牺牲的事情。

    对后者死在哪儿,队员们不少都没有概念。

    所以适才到地儿,都表现的很茫然。

    此时听段成伍脱口“沈炼”二字,皆是愕然且震惊。

    身子横躺在车定之上,这是沈炼当时就义的位置。

    肚子裂出个大洞,内里五脏六腑早已不知去向。

    腿脚均被撕扯,这些惨状究竟是丧尸所为,还是手雷爆炸所致已经不再重要。

    总之,若不是清楚沈炼当日身着的那间迷彩,你根本无法将车顶男人与之联系起来。

    眼下的沈炼岂是一个惨不忍睹能形容的。

    他整一个完整人型都没有,面上容貌也在烈火着烧下面目全非。

    在场队员不少都不忍避过头去,段成伍一双眼睛早已红通成一片。

    做为沈炼的战友,他们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对方没死在敌对势力枪零弹雨之下,却是被一群丧尸弄死。

    说实话,想到这些,段成伍就为沈炼的牺牲感到不值与憋屈。

    场上气氛登时便是陷入一片感伤,原本还沉寂在重回村落喜悦的众队员全都默然不语。

    老赵侧目望向徐仁杰,他现在最担心就是自己这位老伙计。

    对方尽管明面上没表现什么,但老赵清楚,老徐对沈炼的死一直是埋在心里,隐而不发。

    眼眸之中,徐仁杰双眼通红,尽管强忍,可老赵依然能瞧见其间泛着的泪花。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老赵自打认识这位老伙计,就未见对方哭过。

    饶是团队再困难时候,这位坚强汉子始终给人以坚强,硬汉形象。

    手在不自主颤抖。

    老赵无从知晓面前男人心理的苦痛,为了减少众人为此事的感伤,老赵想了想,开口道:“小沈,你的仇,老徐已经带兄弟们给你报了,所有袭击村子的混球都被弟兄们解决。那个头目也被老徐亲手刺死。现在村子已经重新回到我们手里,你在天之灵该瞑目安息了。在那边好好过,别惦记兄弟们,等日后咱们相聚,我们在好好喝上一盅。”

    说到这儿,老赵的声音也是不自主哽咽了。

    过往与沈炼在一起谋事的种种一股脑浮现在其脑海之中。

    “好了!大家都回去吧!”老徐终于开口说话了。

    闻言,温泉鑫扭转过头:“那沈炼他……”

    “现在天色已经不早,明天我们找块地方把沈炼……葬了。”声音抖动厉害,老徐显然是竭力控制自己情绪在。

    老赵不想老伙计再受打击,当即附和说道:“是啊,天快黑了,这个时候不便挪动小沈,让他在这儿在待一夜,等明个一早咱们就给小沈寻个风水宝地把他葬了。”

    “恩,要是明个葬,那我今晚赶工给小沈整口棺材。”木工越贵山当即表态。

    一听这话,众人纷纷附和:“老越有啥我们能帮忙的不?你尽管开口。”

    “那大家帮我砍些树,我这就回去准备工具!”

    “成,那还等啥,咱赶紧行动吧。”

    “是啊,这事儿咱得抓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