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搬尸工作远比预想的还要麻烦。

    为什么这么说呢?通常而言,搬东西嘛,就是把一样东西从某地搬到另地。

    可时下幸存者团队搬运丧尸尸体就打不相同了。

    首先,这些恶心尸体,长相就足够慎人,更重要有些尸体因为血肉原因,解除就跟黏糊,这更加是让搬运者心理不太舒服。

    其次,搬运过程,因为要预防畜生诈尸展开袭击,所以行动前你还得确认尸体是否真的毙亡。

    这无疑是给本就繁琐的搬运工作更加凭添几分难度。

    最后,重复劳作,很容易叫人产生繁杂,疲累等负面心态,久而久之这些负面状态积压起来就会形成一股潜在的危险。

    按照老徐计划,罗宝春先将车子停在村外荒草丛中。

    完了,队员会逐级向前推进,等把村子周遭荒草内尸体全部清理干净,队伍再向公路进发。

    这样的好处,免于队员四散搬运,效率低下。

    也更好整合了现有资源,免得多车行动,浪费油料。

    村外荒草是未来村子开垦荒地的重要所在,所以内里尸体必须清理干净。

    为了做到这点,老徐吩咐队员一字排开,没人间隔1米,这样二十人就可坚固20米长度。

    如此几个来回,一块田地就能完成排查一遍,能切实有效所到遍历。

    对于老徐的提议,众人立刻照做。

    罗宝春就坐在车里,随时根据队员前进状况,调整车辆位置以便队员们运送尸体。

    而毕大虎,徐仁杰则在车上一边担负接运尸体工作,一边居高警戒荒草情况。

    特别是老徐,他需要统筹观察每个队员状况,预防突发事件发生。

    尉泱,赵丽娜,德米则是担负后勤保障。

    考虑到此次行动对队员们体力,耐力,精神力都是一次巨大考验。

    三女不仅整备了茶水,还贴心预备了些小点心,热毛巾给众队员补充体力,以及排除汗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诚如老徐预料的那样,刚开始队员们干活积极性很大。

    因为那时大家心思更多还沉浸在缅怀沈炼牺牲这件事儿上,所以注意力分散并未叫众人感到疲累或者异样情绪。

    可重复劳作久了,有些潜在东西便是在队员心底深处滋长。

    这种潜在情绪当事人很难察觉,但落在表征,人开始逐渐烦操。

    这是人之常情,任何人再做同一件苦力活儿后,时间久了都会呈现不同程度逆反心理。

    更何况还是处理尸体,血肉模糊的畜生尸体。

    不过碍于整个团队都在忙活一件事情,队员们大都将这些负面情绪压抑在心理。

    但压抑终究是压抑,若是得不到排解势必会造成更严重后果。

    这也是为什么,工地上经常会发生斗殴吵嘴现象。

    就是频繁重体力劳动令的工人心理烦躁。

    老徐自然明白各种道理,虽然他不是工人,也没怎么在工地干过活儿。

    但身为军人,尤其还是名侦查兵,各种苦差事,累差事他可没少做。

    所以他非常清楚高压之下,人的精神状态会发生何种变化。

    所以在差不多搬运一个小时左右后,老徐当机立断,勒令众队员停下手里工作,去补给点休息补充。

    这时,尉泱三女便早早把准备好的小点心,茶水,毛巾等物递上。

    吃点东西,喝点水,擦去浑浊的脏污无疑对排解人的郁闷情绪有很大帮助。

    如此耗费时间不多,却有效缓解了众人心里不利因素。

    这对确保清理搬运工作顺利进行,提供了最大保障。

    在老徐有序调配下,团队的行动进行的有条不紊。

    到了中午饭点,村口外的荒草丛算是勉强清理干净。

    由此也不难看出,清理工作难度不小。

    饭罢后,老徐吩咐队员自由活动2个小时,下午两点村口集合。

    这同样是为了让队员舒缓精神,恢复体力。

    清理工作并不是十分着急完成的事情,不过在此之前,老徐并不打算去干别的事情。

    根据他的计划,是打算把所有尸体专车,然后带人去窑厂。

    这样把尸体卸下同时,正好就地搬运石砖。

    如此既省时,又省力,更重要省油料。

    整个搬运清理工作每天都在进行,待到完全搞定,耗费将近一个礼拜时间。

    这点临近傍晚,当最后一只丧尸被搬上车后,所有参战队员皆是长吁短叹。

    今夜幸存者团队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

    一周的劳作委实将他们这趟的不清。

    不过这次行动除了给队员带来疲惫之外,也非是毫无益处。

    至少现在队员再见丧尸,已经彻底免疫,甚至亲切。

    没办法,搁你一个礼拜天天和近千只丧尸打交道,保证你也觉着畜生亲切。

    吃饭过程,唐小权插口提了个建议。

    此建议是他今日劳作有感而发。

    “各位,我插个话哈。”打断众人话语,唐小权放下碗筷。

    见年轻人面色严肃,老赵抬手下压,示意先别说话,听唐小权说道:“大家都静一静,好了,权子你有啥话就说吧。”

    众人侧目,唐小权吸了口气:“这些天搬运尸体我突然想到个问题。”

    “什么问题!?”

    “咱们日后要开荒垦种,这是好事。可咱们不能就这么光顾着开荒垦种,而不管其它事宜。”

    “唉,俺当啥子事儿呢?”魏大壮嚼着饭朗声道:“你就把心搁肚里吧权子,俺务农一辈子了,种田的事儿没问题的。”

    唐小权笑着点点头:“我相信大壮哥种田的本事。不过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

    “咱们把田种了,是不是该考虑如何防护。不然就这么散在外面,随便有个啥畜生就随时可能把咱的辛苦劳作给糟蹋了。”

    此言一出,中国人面面相觑。

    无疑唐小权这话倒是提出了众人忽略的问题。

    是啊,正所谓种庄稼容易,守庄家难。

    在末世,没有任何法律道德约束,你把庄稼种出来,不去守护,那随时都有可能被旁人窃取或祸害。

    若是如此,那还不容不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