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车胎爆了(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车胎爆了(四)

    爆胎时,因为车体失衡,人们惊慌失措下,很容易做出的本能反硬就是一脚刹车到底。

    如果真这么做了,那车子就会在突然滞停状态下,出现甩尾,翻滚,你将就此彻底失去挽救机会。

    王忠瑜双手死死把着方向,右脚跟打了百字般不停点踏脚刹。

    可饶是如此,车子还是如喝醉酒的醉汉左摇右摆。

    老徐坐在副驾抓着把手面色严峻,他很清楚此时队伍所处的危险。

    更叫人着急的是,这种情况下他毫无办法,只能依靠王忠瑜处理。

    不过王忠瑜没有辜负众人期望,车子虽然还在晃动,但无可否认车速已经渐渐慢了下来。

    这是非常重要一环,车速只要降下来,那么剩下的事儿就好办了。

    即便最终王忠瑜无法控制车子朝理想方向停靠,车体现在也基本不会出现翻覆,撞到什么也不至给内里队员造成太大伤害。

    最后脱缰的车子还是被王忠瑜驯服了,它在几乎撞到路边大树千钧一发下,堪堪停滞了下来。

    “呼~”感觉身体都被掏空般,王忠瑜虚脱的仰靠在座椅上。

    额头的冷汗密密麻麻,随着肾上腺素退去,王忠瑜感到一阵疲惫。

    适才有多惊险,最为职业车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魏大壮在经历短暂惊骇后,回过神的呼气吼道:“妈嘞,这也忒他妈刺激了!”

    “是啊!多亏了小王,不然咱们今天怕是都得搭这儿了。”华表难得的由衷感概。

    说实话,能叫华表这样硬汉发出如此感叹,也足可说明爆胎的可怕。

    尽管从事故发生开始到王忠瑜管控结束,时间跨度仅有十来秒。

    但落在车内每位外出小队队员身上,却是度日如年般漫长。

    “小王你怎么样?”侧目望向旁侧年轻人,此时的王忠瑜面色稍显铁青,徐仁杰关切问道。

    “我,我没事儿,呵呵,刚精神消耗有点大,休息一会儿就好了。”王忠瑜笑着回了句。

    老徐点点头,继而朝后面队员望去:“大家有没有伤到?”

    “没事儿。”魏大壮扭扭胳膊,抖抖腿向老徐示意自己没事。

    “不过这鬼地方怎么会爆胎?”胡晓东突然冒出这样问题。

    听罢王忠瑜也是狐疑来了句:“是啊!我也觉得奇怪,你说路上有钉子扎破一个轮胎也就算了,可我们刚才爆了至少两个轮胎。这概率……”

    摇了摇头,王忠瑜没有把话说完。

    可他的话却是叫车内队员凝重了起来。

    诚如王忠瑜疑虑的那样,你说一辆车子在同一地点爆掉一个轮胎还情有可原。

    但同时两胎爆炸这就有点……

    不过客观来说,这也怪王忠瑜过于大意了。

    之前的集镇危机过后,他本能觉着这一路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可老天爷用一记惨痛教训给王忠瑜好好上了一课。

    末世之下,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只要你松懈,不管你自以为多么安全,都可能就此丧命。

    但现在对于外出小队来说,追究谁的责任显然被不是重点。

    老徐意识到问题严重,毫无疑问己方车辆出现情况绝对不是无故发生,多半是有人在地上布设了陷阱才造成面包车轮胎爆裂。

    那么继续朝下分析,谁人会干这种事儿呢?

    想到这些,老徐立时警觉起来你。

    “忠瑜,你赶紧下车给车子换胎。其它人下车警戒四周!”

    好在这次出发王忠瑜带了两个轮胎,否则就现在情况,不用别人来偷袭外出小队,光是这车子爆胎就足够外出小队喝一壶的了。

    可惜老徐这边命令刚刚下达,还没等他进一步动作,车子旁侧便是不知何时冒出个人来。

    “连长,有人过来了!”华表警觉性很强,对方刚一露头他便是给老徐发出警戒。

    不等老徐侧目,对方已经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有枪!”胡晓东随即补充。

    此言一出,车内气氛登时凝固。

    魏大壮下意识就去碰身下95,老徐出口示意:“都别妄动,先看看情况再说!”

    对于对方的突然冒出,老徐丝毫不感到意外。

    相反对方现在出来倒是叫老徐省了不少心思。

    不然为这档子事儿,老徐还真得提醒吊胆费心费力。

    “连长,前面,后面都有人。”华表前后看了看,给出警示。

    老徐点点头,端正身子:“待会儿见机行事,不要冲动。”

    话音落下,老徐旁侧玻璃被人从外敲击。

    “打开!打开!”

    来人是个年轻人,个头不高,皮肤黝黑,其手里拿的似乎是仿****手枪。

    遵照指示,老徐乖乖降下玻璃,随即右臂搭在窗棱,扬着脸面无表情问道:“小兄弟有什么事儿吗?”

    年轻人唇角一裂,笑眯眯道:“有什么事儿?呵呵,这还有问吗?你他娘没长眼睛吗?”

    似乎是为了彰显自己力量,年轻人煞有介事扬了扬手里手枪。

    啥叫不做死就不会死?年轻人正在为世人演绎。

    老徐照旧是面无表情,对于这种不知死活东西他压根没放在眼里。

    如果年轻人见到老徐他们手头所携带装备,不知是否还会如现在这般嚣张与跋扈。

    “小兄弟有什么话咱们不能好好说嘛?你拿着这家伙……怪吓人的。”老徐望着对方手里枪械淡漠说道。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小哥我也就不废话了,你们车里有什么东西啊?识相的统统交出来!”年轻人恶狠狠道。

    老徐朝后看了眼,随即耸耸肩膀:“不好意思小兄弟,我们这趟出来就是为了搞物资,但是很不幸,货还没开始搞,车子就被人给设计了,呐,想来你也看到我们车胎爆了,动都动不了,你说我上哪儿给你弄物资去?”

    年轻人听完这席话,眉毛登时便是扬了起来:“哟吼,怎么着,还蹬鼻子上脸了?”

    “呵呵,小兄弟我说的是事实,要不你容我们换好轮胎,完了搜集好物资再分你们一点。”

    透过观察,老徐发现对方前后加起来也就五人。

    面对这样人数对比,他的心也就安下不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