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车胎爆了(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车胎爆了(六)

    华表率先跳下车去,接着是胡晓东,老霍,以及魏大壮。

    “哟,这小破车装的人还不少嘛!”

    “妈的,狗剩子里面没个妞吗?”

    三句话不离女人,末日男人的饥渴可想而知。

    此时的狗剩哪有功夫与同伙白活这些,心道是:这他妈都什么时候,还他娘的想女人,一百不长眼的东西,看不出事态不对吗?

    狗剩有心给同伙提醒,怎奈己方队员压根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加上自己被徐仁杰枪对着,更加是叫狗剩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么,在丝毫没有防备状况下,狗剩的同伙正嬉皮笑脸,甩着步子一点点朝车子行过来。

    华表仔细分析左右局势,并瞧瞧给胡晓东等人发送信号:“咱们一人盯一个,待会见机行事。”

    对方总共五人,除却被老徐拿住的狗剩,余下人数刚好和下车外出小队成员数量对等。

    他们刚好可以一对一解决。

    胡晓东点了点头,背在身后的右手悄悄摸向了腰肋,那里一丝冰凉让他感到些许踏实。

    不大会儿功夫几个劫匪便是凑到了车子跟前,不过他们显然是没有注意到老徐右臂下掩藏的手枪。

    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车辆本身,一个个四下寻摸还在搜寻那可能的美女。

    一般白痴啊!狗剩心底无奈的暗骂。

    这个节骨眼还在那儿扯别的心思,这帮队员真是猪啊!

    既然已经把对方全都吸引到了车前,继续僵持下去已无意义。

    毕竟,老徐队伍还有任务要执行,他可没功夫陪这帮小屁孩过家家。

    仔细看了眼前后围堵上来的匪众,四个人,有拿刀的,有拿棍的,当间倒是有一人手里握着把手枪。

    只是他的心思并不在己方身上,就连枪口也没向己方对准。

    这是个好机会,徐仁杰不想放过。

    不过在开始猎杀行动前,眼前的年轻人是个必须要搞定的麻烦。

    虽然老徐有信心开枪击中狗剩,但他却没法保证自己开枪之后能百分百保证对方死翘。

    毕竟,年轻人的枪口那是紧贴在自己脑壳,真打起来,老徐的危险系数明显增大。

    非到万不得已,老徐不想冒这个险。

    饶是他不怕死,但也不会白白葬送自己性命。

    想了想,老徐善意开口道:“兄弟,这人都来了,你看咱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了?”

    意有所指,老徐的话说的很含蓄。

    但其中暗示意思却是相当明显。

    狗剩听后先是一愣,随即下意识望向自己同伙,他希望能跟己方队员做下交流,即便没法言语相告,但至少可以递送个眼神。

    可惜饶是这小小一点愿望也落空了,几个白痴丝毫不理会狗剩期盼目光,在发现车类没有美女后,相继径直朝华表等人走去,打算发泄下心中不满。

    这也难怪,狗剩被拿之后从始至终都没表露过半点相关状况。

    再加上他奇葩的俯身姿势,给人感觉就是在戏虐车内人员。

    所以狗剩四名同伙时下根本就没意识到半点危机,哪里会想起来去跟狗剩交流。

    而这恰恰给了老徐与狗剩沟通机会。

    做为过来人他很清楚此时狗剩的心情,这种被枪指着的感觉老徐再清楚不过了。

    遥想当初他自己第一次被人拿枪指着的时候,也是吓到半死。

    他相信眼下自己给出的信号,狗剩一定会给予回应。

    果然,诚如徐仁杰预想的那样,在试图与己方队员沟通无果的情况下,狗剩重新将目光落在老徐身上,佯作不明白的反问一句:“你想怎么谈?”

    “很简单,你的人来了,我的人也在外面,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把枪撤了。现在这样你顶着我脑袋,我指着你胸口也不方便交谈你说是不是啊?”面露出一丝笑容,老徐就那么淡然盯着狗剩眼睛。

    他这是在给狗剩心理施压。

    老徐要用实际行动告诉狗剩,你拿枪抵我这个举动是可笑的,无用的,老子压根不怕你这举动。

    老徐的行为气质绝非心血来潮装b耍帅,他现在所有动作语言都是在血水里摸爬滚打出来的。

    这席话一经脱口,狗剩便是深切感受到了面前男人身上散放的气势。

    他知道对方没有开玩笑,如果自己不退让,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不过狗剩也不是傻子,虽然他怕死,但他也明白,自己这杆抵在男人太阳穴的枪是他目前唯一的谈判砝码,倘若撤了,会发生什么可就不好说了。

    所以……尽管心里畏惧念头催促他赶紧撤掉枪口,但他理智还是令他没有动作。

    “怎么,兄弟是不打算谈吗?”老徐试探性进了一步。

    他不敢太过深入,否则狗急了还咬人呢,老徐可不想因为过分刺激,把狗剩逼像疯狂,那样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老徐跟进的提问不出意外惊了狗剩一跳,正在胡思乱想的他赶紧是收敛心神:“哼,叫我收枪?我怎么确定我手枪后你不会趁机下手啊!”

    不得不说狗剩虽然目前心理很慌,但问出的问题还是很有见地的。

    没错,老徐尽管给出了合理化建议,可谁能监管这放枪事宜呢?

    这事儿不同于旁的事情,旁的事情快慢与否不要紧。

    但这事儿只要有一方存有异心,那对对方而言,可就是生命的代价啊。

    也不怪狗剩如此谨慎。

    老徐理解的点点头,他扬眉肃然道:“小兄弟说的没错,你讲的事情确实是个问题。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我们继续这么僵持下去,就算你我没事,你觉着你的弟兄,或者我的朋友不会搞出些事儿来吗?到了那是你认为不会波及到我们吗?所以依我的简易,咱们不妨多些信任。你撤枪,我也撤,咱们慢慢来如何?”

    听罢,狗剩显得有些犹豫,不过从其面色来看,老徐知道对方是动了心思了。

    毕竟,被枪这么长时间威胁绝对是狗剩不愿见到的事情。

    老徐能撑住无所谓,狗剩心理建设肯定扛不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