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车胎爆了(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车胎爆了(七)

    对此,老徐还是很有信心的,关键是始终保持俯身状态,狗剩也吃不消啊。

    在综合利弊及各方因素后,狗剩纵使心下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免为其难给出了答复:“好!那咱们就各自撤枪。”

    “恩,咱们都慢慢来,这样彼此都好放心。”为了安抚狗剩,老徐特意补充了句。

    “喂,狗剩,你他娘的在跟那货絮叨什么呢?”同伙突然的插口叫老徐,狗剩刚刚谈妥稳定的局面再次陷入了紧张。

    好在狗剩求活心切,他在听闻同伙质问后,立时侧目白了对方一眼:“******叽歪了屁啊,老子干什么用的着你管!?”

    同伙被狗剩这么一骂也是一愣,他显然不清楚狗剩从何来的那么大火气。

    只是同伙不清楚状况,一直密切关注局势的华表等人却是对各种缘由了若指掌。

    在简单眼神沟通后,四人组开始不动神色朝各自目标挪动脚步。

    而此时的匪众依然沉浸在埋伏成功的喜悦兴奋中,在他们看来这又将会和过往打劫一样,幸存者会任由他们摆布。

    可惜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这回是撞到枪口了。

    眼前这几个被他们视作案板上的鱼**本就是虎狼之人,他们的大意轻视注定了他们的惨剧。

    回斥完己方同伴,狗剩重新将目光落在徐仁杰身上。

    老徐面含微笑,淡淡道了句:“可以的话,咱们就开始吧。”

    说完,身子主动朝后移动了一点,老徐这是在给狗剩做表率。

    果然,在老徐身动之后,狗剩也开始缓缓之力身子,同时枪口开始脱离老徐太阳穴。

    双方动作幅度都不大,一来担心过激动作会叫对方紧张扣动扳机;

    二来,也是害怕对方会耍诈实施偷袭。

    不过老徐这边进度缓慢,华表那边可没闲着,他和胡晓东等人已然是透过眼神各自确认好了盯看目标,只要时机成熟就会立刻展开猎杀。

    反观狗剩那边,他的同伙一个个跟个没事人样,事不关己的围在华表等人身旁。

    当然这也和介入时间有关,虽然文字描述了不少,但实际发生时间也就一分多钟。

    老徐清楚必须抓紧时间排除险境,否则等外面狗剩同伙注意到自己这边情况,那事情就会变得麻烦。

    但心里不管怎么着急,行动上老徐还是得力求稳健。

    不然一旦刺激到狗剩,保不齐他就会在慌乱之下扣动扳机。

    这枪声只要一响,后续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虽然整个撤枪动作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但对老徐和狗剩乃至整个外出小队成员来说,这个过程都是煎熬。

    终于在狗剩彻底站起身的刹那,华表没有丝毫停留反手将腰际别着的92掏了出来,完了照着狗剩脑袋就是一枪射出。

    “砰!”沉闷的爆豆声拉开了战斗序幕。

    华表掏枪,拒枪,瞄准,扣动扳机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期间没有任何停顿。

    这一刻,过往锤炼的技艺再次得到释放。

    华表精准命中了狗剩的脑袋。

    后者甚至没有搞清发生了什么,整个人便是如倒栽的大葱仰面栽倒在了地上。

    他这一倒场上可就炸锅了,匪众一人率先反应过来,眼瞅着他就举枪对准了华表,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寒光灼眼闪过,紧接一声凄厉惨嚎划破郊野。

    持枪匪众终究没能扣动扳机,此时的他痛苦的抱着自己右臂,其肘部一道平适的刀口滋滋向外喷冒血迹。

    地上半截小臂同样流淌鲜血,但握拿的手枪已然是失去控制跌落在地。

    老徐以最快速度从车上跳了下来,下来后,手里95冲天放了两枪:“不想死的都别动!”

    一句话,场上登时恢复平静。

    说实话就算没老徐这出,胡晓东等人也已经控制住了局势。

    再说,就适才那一系列突发事情,匪众愚钝的大脑根本跟不上趟啊。

    他们压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己方本来掌控的大好局面怎么瞬间就翻覆了。

    “双手抱头!跪下!”魏大壮冲着自己拿持的匪众喝吼了一嗓,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揣在对方后膝位置。

    好家伙,就魏大壮那力道谁能抗的住?更不消说适才在车里他已经憋了一肚子火气。

    不出意外,被他踹中的倒霉蛋没有任何悬念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相较于魏大壮的暴虐,华表则要温柔许多,他招呼胡晓东,霍元凯对存活匪众进行了搜身,在确定对方没有携带武器后,这才向老徐汇报:“连长,没问题了。”

    点了点头,徐仁杰四下望了望,显然在这个地方停留不是十分安全。

    他当机立断吩咐令道:“小王,大壮你俩赶紧把车胎换了!”

    这是非常重要一点,不管匪众是否被拿住,把车子修复完全才是上上之策。

    王忠瑜明白此事事关重大,也没应答兀自下车更换轮胎去了。

    “华子,小胡你俩注意警戒!”

    “是!”

    交待完相关,老徐行到余下三匪跟前,拿脚杵了杵被魏大壮踹倒在地的家伙:“喂,你们其它人呢?”

    之所以选择这个家伙问话,主要是考虑适才魏大壮那脚已经给了对方心理威慑。

    果然,在听完老徐问话之后,匪众颤抖着声音道:“我,我们没其它人了,就,就我们几个。”

    “哼哼!是嘛!?就你们几个?呵呵,兄弟啊,我给你的建议是,实话实话,不然后面我们要是在遇到什么问题,可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呐,现在给你们个机会,谁先说出你们其它同伙位置,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尽管目前的危机暂时解除,但如果匪众还有余党那对外出小队威胁就没有完结。

    老徐必须搞清对方是否还有后援,这将对他接下来行动决策起到至关重要作用。

    目光一一在三匪身上扫过,老徐示威性的拉动了手里95的枪栓。

    这代表什么意思不言而喻,饶是傻子也该明白到了坦白的时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