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位置-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位置

    陆续下车,众人来到了事故现场。

    在地面之上,唐小权看到了两条清晰可见的滑痕,想来当时半挂货车司机也是和阿城一样,因为走神紧张而采取了紧急制动的措施,只是他没有想到半挂货车由于自身车体过于庞大,所以便是在惯性与离心力的双重驱使下,不可避免的侧翻在了地上。

    伤脑筋啊!唐小权捋了两把额前的汗水,耳边传来了阿城略显迷茫的声音:“权,权哥,俺们现在咋办呀?”

    这是所有人共同的疑问,因为道路的封堵已是使得他们无法驱车分毫。

    兀自走到视野相对开阔的中间位置,唐小权抬眉在事故现场缓缓扫过。

    通过细致的勘察他发现,虽然眼前的两起事故将整个道路给封堵死了,但其相邻之处还是留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所以如若己方可以把最外围的汽车给挪走,那腾出的空间应该就足够gl8通过了。

    思及于此,唐小权重新回到了队伍之中。

    “各位,我刚看过了,只要把那边的车子推出来,咱们就可以通过!”

    “喔弥陀佛!上帝保佑啊!”虔诚的仰天做了个双手合十的手势,王强为着唐小权适才的话语对老天做着感激。

    “那咱就别在这傻站着了,抓紧动手吧!”不知为何,温泉鑫总是依稀觉着这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哪里不太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总而言之,尽快离开是他此刻心下唯一的念头。

    可是,令他失望的是,他这边话语刚一落下,唐小权便是一盆冷水浇了过来:“不!挪车先不着急,再此之前我们还得确认一件事情。”

    诚然,凭借己方8人挪移一辆小车应该说是绰绰有余的。但问题挪完此车后,谁能保证前方散落的车辆,不会再出现诸如此类事故封堵的情况?

    显然,对于这个问题,没人可以给出准确的答复,而一旦出现上述状况,那么贸然前行的己方就势必会陷入进,不能进;退,退不退的尴尬局面。

    所以,为了避免这一进退维谷的尴尬局面发生,唐小权觉着有些事情还是必须提前搞清楚的:

    “胡哥,你的视力比较好,麻烦站到车顶,观察下前方的状况,主要是路面拥堵的状况。”

    “好!”干脆的应了一声,年轻人话一出口,胡晓东便是知晓了他的用意,当即没有任何的犹豫,立马是交出了手里的复合弓,然后快步跑向gl8,继而一跃而上。

    缓缓直起身子,胡晓东下意识抬手遮于额前,因为直射而来的骄阳过于刺目,令得他的双眸不得不待稍稍适应了片刻后,方才眺望向远方。

    “嘶!”眼眸移转的霎那,胡晓东洁白的齿缝间便是不可抑制地倒吸了口凉气,一颗斗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一望无际!根本看不到头!胡晓东完全被眸中的场景给骇然到了!

    他不是没见过堵车,但似眼前这般如长龙萦绕的大堵他还是头一回见着。

    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唐小权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如果适才己方仅凭在底下所观察的片面情况贸然驾车驶入的话,那么不出意外,百米之后他们就将再次陷入困境之中。

    “怎么样?胡哥?前面情况如何?”耳际传来年轻人的提问,胡晓东轻叹了口气,继而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行,全是车子,这条路是走不了了!”

    “该死!这tm也太点背了吧!”着脑地踢了面前半挂货车轮胎一脚,王强着实是被己方“这连喝凉水都撒牙缝”的背运给弄到没了脾气。

    对此,唐小权倒是显得相当的淡然。

    在他看来,问题的出现并不会以人的意识为转移,所以徒劳的抱怨并不能改变什么,相反它还会使当事人失去应有的理智,从而令事情变得更加难以理清。

    所以,垂首沉吟了片刻,唐小权待得短暂的思索后,低声喃喃问了句:“阿城,上高速到现在你总共开了多长时间了?”

    “大概有2个小时了吧!”阿城也并不十分确定,不过粗略的数字他还是记得的。

    兀自点了点头,唐小权掰指盘算了一下:从上车到老赵家花了将近半个小时,完了离开市区到收费口2个小时,高速又走了2个小时,也就是说车子到目前为止一共行驶了4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

    得到了大概的行驶时间,唐小权又是提步走向了正倚在路角护栏“喷云吐雾”的赵云海。

    “赵叔!”

    闻听着有人叫唤自己,赵云海赶紧是丢掉了手中的烟头,然后习惯性的踩了两脚,便是三步并作两步地迎了过去:“唉!啥事啊?小唐!”

    碰面之后,唐小权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道:“是这样,赵叔,前面路被堵了,我们过不去了,必须改道,不知你对这边熟不熟,有没有其他线路可以提供?”

    唐小权没有办法,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大多时间就是宅在家里,饶是上班后,作为刚刚入职的新人,公司也很少安排外出的工作。

    所以,对于眼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局面,唐小权自然是有些抓瞎,不过他相信年长的赵云海应该能够提出一些具有建设性的意见。

    肃然的抬起了脑袋,超云海举目朝向两边望了望,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待得片刻,他突然指着不远处一块挂与路旁的标识牌冲着车顶的胡晓东大声道:“小胡啊,那边路牌上写的是不是如此这般?”

    寻指望去,胡晓东只看了一眼,便是立刻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我们都已经跑到这里来啦!”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而见得赵云海皱眉的唐小权,心下登时一紧,当即不置可否的问了句:“怎么?赵叔,这里有什么不妥吗?”

    似是没有听见年轻人的问话,赵云海又是抬手招过了适才驾车的杜建成,然后以着异常严肃的口吻询问道:“你还记不记得上一次经过的路口是在多少公里的地方?”

    “啊!?”不置可否的惊呼一声,阿城半张着嘴巴僵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