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村内潜行(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村内潜行(六)

    魏大壮顺利上去后,胡晓东将目光在霍元凯和领路匪众身上扫了扫。

    随即指了指领路匪众:“你,上!”

    言简意赅,胡晓东示意领路匪众先行攀爬。

    这家伙虽然目前没什么用处,但胡晓东还得留着他确保队伍安全离开。

    毕竟,在没切实搞到种子前,必须堤防匪众设套。

    只是胡晓东的话叫匪众有些郁闷啊,他抬眼看看高达3米的窗口,心道是:你叫我从这爬上去?这不扯吗?

    “大哥,我这……要不就留在底下得了,你们上去吧,我这这儿等你们。”

    “上去!”懒得废话,胡晓东沉声重复了一遍自己要求。

    “你放心,我绝对不跑,我保证在这儿一动不动等你们下来!”领路匪众拍着胸脯作保。

    可胡晓东能信他的屁话嘛?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照旧似是没听见领路匪众话语,胡晓东再次重复道:“上去!”

    只是这次他的语气明显加重了许多。

    但领路匪众还在推脱:“大哥,你看现在这情况,我啥也没有,就算想逃也没可能不是?我上去,对你们也没啥用处。我看我就……”

    话至此处,领路匪众忽觉脖颈有些冰凉,下意识扭转过头,但见一缕寒光在眸前闪过。

    紧接霍元凯肃杀眼神便是迎了上来。

    虽然不能言语,但老霍的肃杀之气还是很清晰表露了出来。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领路匪众要是在不知好歹废话下去,后果怎样,不言而喻。

    无奈之下,领路匪众只能唉声叹气的转变口风:“唉,别别,大哥,那,那啥我,我上还不成吗?”

    有样学样的扯起地上绳索在身上缠绕了几道。

    匪众煞有介事朝掌心啐了几口吐沫。

    完了,同样学着魏大壮深吸就口气。

    开爬!匪众脚尖抬起,迈出了第一步。

    之后……呃,就没有之后了。

    接下来的一分钟时间里,场上就见领路匪众原地折腾来折腾去,各种费力,各种换姿势,可就是没法上墙一步。

    虽然事前也料到自己爬的会费力,可一点都上不去还是有些出乎匪众意料。

    废物!真是个废物!休息好的魏大壮准备上前来协助老徐,没曾想刚好撞见领路匪众那拙劣的小丑模样。

    要不是考虑此时状况不好发飙,以魏大壮脾气绝对直接破口大骂了。

    可惜没有魏大壮的训斥,领路匪众依然没法改变悲催现实。

    胡晓东在旁看了一会儿,抬头望向窗口老徐。

    老徐微摇了摇脑袋,胡晓东会意。

    上前拍拍领路匪众肩膀:“好了!你退后吧!”

    郁闷到快哭的领路匪众一听这话,没有丝毫松气,相反他以为自己的失败即将获得审判,当下也不知道是过于害怕,还是脚底拌蒜,竟然噗通跪倒在了地上:“大哥,在,在给我一次机会,我,我在试试,我,我肯定能爬上去的。”

    望着眼前一幕,胡晓东是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悲哀。

    你说这人好好的为什么要相互攻击。

    这都已经是末世了,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何必再勾心斗角。

    你说这领路混蛋,他要是好好过日子不就好了,何至于沦落到现在下跪讨饶局面?

    轻叹口气,胡晓东没时间和匪众废话,他简单道了一句:“起来!”

    “大哥,别杀我,我,我,我知道我……”

    “不想死就赶紧给我滚开闪一边去!”胡晓东终于是不耐烦了,一声厉喝脱口。

    只不过这句厉喝落在领路匪众耳里却是相当动听啊。

    好似窜天火箭,领路匪众慕的从地上跳了起来。

    “成!成!我,我闪一边,我这就闪一边!”麻溜退到一侧,领路匪众动作迅若脱兔。

    胡晓东摇摇脑袋,给老霍打了个手势:“老霍啊,你上吧。我盯着这小子。”

    领路匪众肯定是上不了楼的,可留他一人在下,胡晓东不放心。

    就这兔崽子他嘴上说不跑,可面对危险,逃跑是人类本能。

    鬼知道等众人上去后,他会不会就地离开?

    到了那时,外出小队成员就算想抓也跟不上脚步。

    而任由领路匪众离开,可能带来的后果无法估计。

    所以楼底必须有人留下守着匪众。

    只是霍元凯摆手拒绝了胡晓东的提议,他手指翻动在向胡晓东解释。

    虽然胡晓东不怎么完全能看懂老霍手势意思,但在一起生活相处毕竟也有段时日了,一些基本的手语他还是能明白的。

    当下胡晓东也大概了解了老霍的思路,老霍意思是他的刀更适合待在底下。

    胡晓东转念想想,真要楼下发生什么事儿,老霍凭他手里唐刀,一般丧尸想要近他身还真不是件容易事儿。

    权衡之下,胡晓东便不再推脱。

    时下也确实不是推脱的时间。

    “那成!我上去!你在底下守着他!”

    领路匪众听闻对方是为了自己争执,还特意表决心善意来了句:“两位大哥不用担心我,我一个人待底下其实没事儿的,你们都上去吧。”

    听罢领路匪众自以为是话语,胡晓东冷笑两声没有理会,径直走向绳子,缠绕后向上攀爬。

    胡晓东早年就经常从事攀岩,所以他做起此事比之魏大壮那药强上一筹。

    望着胡晓东如灵猴般矫健声音,领路匪众很受伤啊。

    心下再次刷新对面前一甘人等认知。

    这帮家伙到底是什么鬼啊!一个个咋什么都会啊!

    没有任何意外,胡晓东很轻松登顶。

    上去后,胡晓东第一时间向老徐汇报了自己的决定:“老徐,老霍就不上来了,那个家伙你也看到了,指望他上来根本不可能。留着他一个也不安全,所以我就叫老霍在底下看着。”

    “草!废物就他妈是个废物!还留着看它做甚,这货已经把咱带到地方了,杀了得了,免得看的心烦!”魏大壮没好气的啐了口吐沫。

    老徐点点头:“恩,就按你的意思办。”

    徐仁杰的思路和胡晓东一样,在此事彻底解决前,领路匪众的命还是有必要留下的。

    至于之后嘛……哼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