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尖啸者(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尖啸者(一)

    “嘶哦!”刺耳的尖啸在空中响起。

    你很难用言语来形容那种声音,要知道当时胡晓东的刀刃几乎就要斩断女丧尸的脖颈。

    然,这一嗓子出口,他整个人脑子就跟受了核爆攻击般一阵炸裂般疼痛。

    接着,胡晓东下落的砍刀瞬间脱手落地,刀身跌在地上发出“啪啦”一声脆响,反射的寒光似是嘲讽般倒映着女丧尸大张的嘴巴。

    老徐很想上去协助胡晓东,可适才女丧尸突然搞出的动静也是叫他头疼欲裂,同样的状态也发生在魏大壮身上。

    屋里三人现在全都是腹地身子,手捂耳朵。

    该死!!

    霍元凯不清楚屋里出了什么事儿,但女人嘶吼发出的尖啸他是听的清清楚楚。

    当下心忧老徐等人安危,霍元凯顾不得其它,提着手里唐刀飞也似的朝房内跑去。

    只留得领路匪众一脸茫然待在原地,似乎没反应过来发生的事情。

    “喂,华子,你听到啥声没有?”

    尽管透过层层衰减,到了外面面包车处女人的尖啸已经没那么强烈。

    但王忠瑜还是清楚听到了这个动静。

    华表眉头紧锁,不消说,他同样是听到了女人的叫声。

    “听到了!”简单回了三个字,华表的脑中却是在快速思索。

    他在对前方局势做判断,毫无疑问,行动小队遇到麻烦了,丧尸的叫声很好说明他们的行踪已经暴露。

    那么接下来,自己这边应该怎么办,是冲锋救援还是原地待命?

    这是华表必须要权衡的事情,毕竟,匪众的存在是个不确定因素,他不得不综合考虑全部。

    “小胡!快,快,解决他!”女丧尸的不间断嘶吼,几乎是叫老徐耳膜都会裂开了。

    那种音频攻击丝毫不亚于真枪实弹,饶是老徐这样旧金山场的硬汉在这样声波攻击下都几乎是丧尸了攻击力。

    胡晓东也想动手解决对手,可目前的状况他距离女丧尸最近,他现在双手根本无法离开耳朵,何谈解决畜生呢。

    屋里三人尽皆受制于女丧尸,这让原本必死的女丧尸反倒成了屋里绝对霸主。

    别看她身体残缺到仅剩一条手臂,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对猎物的苛求。

    她一点点靠着仅存手臂向胡晓东攀爬,饶是她无法直立扑倒胡晓东,可给后者腿部来上一口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事情。

    脑袋因为声波攻击变的格外眩晕,此时的胡晓东不仅耳朵出现了耳鸣现象,饶是大脑也生疼的无法运转。

    说的难听点,胡晓东现在整一个懵逼状态。

    这在他整个人生历史长河中,还是头一回出现这种不堪局面。

    要知道胡晓东这辈子路途其实非常坎坷,光是体育生涯那段路,就绝对算的上是悲剧。

    更不消说末日之后了,他和幸存者团队经历大小生死绝境难以计数,但没有哪次能和这次相提并论。

    目前的状态或许没有过往那么惨烈,甚至算不得危机。

    但身体的痛苦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描绘和形容。

    生不如死!这大抵就是女丧尸给胡晓东最直观的心里感受。

    更重要是,畜生可不仅仅只想给胡晓东心里的感受。

    她兴奋开口的牙齿已经很好表明了她的用意。

    她是丧尸,不论她此刻状态看上去如何不堪,如何凄惨,但她体内的丧尸病毒还是驱使着她嗜血的本性。

    她要吃了面前的汉子,以慰藉她过往所遭遇的“不公“与“悲惨”。

    由于大脑的失衡短路,胡晓东连最起码的警觉都没有了,他躬着身,捂着耳,整个人面容扭曲狰狞,脖颈的青筋好似根根蛟龙蜿蜒盘错,好似想要脱开表皮的束缚,冲天成龙一般。

    望着胡晓东痛苦难耐的状态,徐仁杰竭力的低喝:“小胡!振作点!赶快杀了那畜生!”

    毫无疑问,造成目前所有不适状态的根源就是女丧尸。

    也只有解决了这个源头,才能彻底摆脱目前困境。

    只可惜老徐时下自保都难,更不消说替胡晓东解困了。

    他能做的只是费力说上两句提醒之词,但很遗憾,以当下胡晓东的情况,压根听不进老徐的话语。

    幸存者方落入窘境,女丧尸则愈战愈勇。

    凭借出色的“歌喉”,她已经完全掌控了会场的局面。

    三名观众彻底迷醉在了她的声乐之下。

    她毫无阻碍和危险朝胡晓东爬了过去,原本斩杀的场面瞬间逆转。

    眼瞅着女丧尸就要爬到胡晓东脚跟,探头撕咬胡晓东后腿。

    突然,屋内后方传来玻璃碎裂之声。

    接着一个人影从窗户翻船进入。

    老徐侧目看去,脱口说道:“老霍!”

    没错,破窗入内的人影正是霍元凯。

    原本他是想从大门进入的,怎奈厚实的防盗门叫他打消了脚踹开门的念头。

    听完老徐话语还没一秒,霍元凯耳朵也是不可避免出现了刺痛生疼。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本身身负残疾的缘故,亦或距离音源有些距离,霍元凯虽然耳膜刺痛,但反应却没胡晓东等人明显。

    情急之下老徐也没功夫说道其它,鼓足气力吩咐指示:“快!胡晓东……地上……杀了畜生。”

    话不成句,气血翻涌的徐仁杰几乎快要站不住了。

    尽管还不是十分清楚屋内情况,但从胡晓东,魏大壮,徐仁杰及自身身体感到的不适变化,霍元凯知道多半又有新丧尸整幺蛾子了。

    收敛心神,霍元凯练习剑道十数载,对心如止水四个字还是颇有几分领悟的。

    他尽可能忽略外在噪音的影响,提步朝胡晓东靠了过去。

    靠近过程,霍元凯能明显感到身体不适感加重。

    无奈之下,他只能是翻上一个板凳,以居高零下姿态观察胡晓东那边状况。

    没办法,霍元凯清楚如果自己继续向前靠近,最后结果肯定也和徐仁杰等人一样,丧尸行动能力。

    而到了那时,他以及身边队友可就都将成为丧尸的盘中大餐。

    自己是行动小队最后的存活希望,霍元凯不敢托大。

    透过高出观察,霍元凯一眼就瞅到了罪魁祸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