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尖啸者(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尖啸者(八)

    “恩,恩,恩啊!”霍元凯听到了身后人议论,他返身打了几个手势。

    魏大壮不解:“老霍,你说的啥啊!?”

    他不懂,老徐,胡晓东同样茫然,不过这些不重要了,霍元凯是最后和领头匪众待在一起的人,后者这个时候着急手势,多半是在解释匪众下落。

    可惜,老徐等人看不懂霍元凯手语意思。

    但匪众作用已经完了,他的存在与否目前对外出小队意义不大。

    老徐审时度势,没再此问纠结下去,而是转向目前关键。

    “好了,按照我说的,咱们突围吧!”

    “来,小胡!”侧出肩膀,老徐示意胡晓东搭上。

    虽然心下不想拖累,但胡晓东知道此时自己必须得有伙伴帮助。

    魏大壮将手里包裹丢到霍元凯身前,道了句:“老霍这个你拿着。”

    霍元凯也不管包裹是啥,提上直接背在身上。

    确认众人全都准备就绪后,老徐给霍元凯递了个眼神:“开门吧!”

    紧了紧手里唐刀,霍元凯打开了房门。

    开门瞬间,一股清风拂面二来,叫他有些疲惫精神,登时一振。

    残存的丧尸一见大门开了,皆是表露出足够兴奋。

    这也难怪,在它们看来,正是面前该死的墙壁阻挡了他们猎食美味的线路。

    现在好了,阻碍消除了,美味也自个儿出现在它们面前,这种天降的恩赐不可避免叫的丧尸发出激动的吼叫。

    拖着步子,“步行者”们发起了最后的冲击。

    估计是觉着畜生们移动速度太慢,霍元凯直接是纵身提刀跃出了屋子。

    落定后,一记斜刺劈出,近前丧尸应时倒地。

    一招得手,老霍未有停留,反向又是抡出一刀,这刀势大力沉,竟是一刀双雕,手起刀落间,两个脑袋滚落在地。

    无脑丧尸立在原地,脖颈出滋滋冒血,两秒后,先后软瘫下去。

    老霍没去搭理软瘫的尸体,他踏前一步,再次出刀,锋利的刀尖稳准狠的给畜生脑袋开了个窟窿。

    抽刀之后,老霍再下一程,刚想趁机靠近的丧尸被老霍挥刀定格在了身前不到二十公分地方。

    就这么一刀接着一刀,丧尸围着老霍一个接一个被放倒。

    这个场面像极了某些电影里的场景,主角面对一群敌人毫不畏惧,敌人看似人多,把主角围了个结实,奈何怎么都伤不着主角分毫。

    完了,每一个回合,敌人都在主角牛逼打击下,逐个减少。

    此时霍元凯无疑就是那个主角。

    而他身边的丧尸正在他精湛的刀技下一个接一个被消灭肃清。

    很快,大概也就不到一分钟时间,仅存的七只丧尸全部被老霍搞定。

    抬手甩去刀刃上的血肉,满身是血的霍元凯回转过身。

    点了点头,老徐对霍元凯的战果表示满意。

    当下与魏大壮一起扶着胡晓东走出房来。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适才在屋里激战,老徐还一门心思毙敌,压根没注意过丧尸数量。

    现在这行处房门,村落之中入目所及堆彻着大大小小丧尸尸体。

    地表血水蜿蜒如小溪,踏在其上粘稠异常。

    就连空气都弥漫着令人作恶的血腥气息。

    微蹙着眉毛,老徐,魏大壮同时迈出步伐,随即随着胡晓东一起跨过尸体。

    众人快速朝村外移动,老霍一马当先,提着唐刀,配合身上血水,俨然一副地狱杀神。

    不过这并不能叫外出小队心生任何放松情绪,因为谁都清楚,丧尸是不会管你是什么装扮的。

    别说霍元凯不是杀神,就算正是,与无脑丧尸而言,也不过就是个厉害点的移动食物。

    两只眼睛警惕着四周,一双耳朵竖着辨听周围动静。

    霍元凯清楚自己目前责任有多重大,身后三名队友可都靠着他开路前行。

    诚如老徐事前预料的那样,村里走过,没有遇到丧尸。

    这里的丧尸全都在适才院落围剿战中尽数解决了。

    出了村子,老徐一行人继续前行,现在对众人来说,最大期许就是华表,王忠瑜那边别因为自己这边搞出的动静,遭遇意外。

    心理有事儿,脚下步伐也在不自主加快。

    而老徐等人心忧车子留守队友时候,华表,王忠瑜也一直担心着他们。

    从离开车子开始,已经过去将近半个多小时时间了。

    这期间村里队员和华,王二人没法沟通,谁也不知道谁的情况。

    更要命是,女丧尸弄出的尖啸双方都听的清楚,所以更加是叫双方对对方安危抱有忧虑。

    华表提着枪,手握望远镜焦急等待着。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他愈发对自己做出的决定表示怀疑。

    自己不进村子确认情况的决定真的正确吗?

    如果老徐他们遭遇不测自己该如何向其他人交待?

    带着复杂心情,华表再次举起望远镜。

    这个动作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重复了。

    每一次重复,每一次无果,叫他的心境愈来愈糟。

    好在华表心理调节能力还算不错,否则搁一般人怕是早就给憋疯了。

    王忠瑜此刻也好不到哪儿去,由于要预防突防状况发生,华表吩咐他待在车里。

    所以王忠瑜比之华表更加焦急,华表至少可以在路上溜达排解心情,时不时用望远镜缓解下期许。

    可王忠瑜窝在车里除了手敲方向盘着急外,他根本没有其它法子。

    然,就在这时,华表突然是探手拉门,开门后,他二话不说跳上车子。

    王忠瑜愕然一愣,脱口问道:“咋了,华子?你这是……”

    “老徐他们,开车!”面色严肃,华表没有废话,直截了当下达命令。

    王忠瑜见华表面色肃然,心弦也是不由一紧,当下不再多问,赶紧是依言照行的启动车子,然后一溜烟朝老徐等人来时方向疾驰而去。

    究竟出了什么事儿?这是萦绕在王忠瑜脑中的问题。

    毫无疑问,从华表面部神采,王忠瑜知道事情肯定不容乐观。

    难道外出小队遭遇了不测?想到这些,王忠瑜脚下油门不自禁又是加快了几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