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尖啸者(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尖啸者(九)

    车子的动静同样是引起了外出小队注意,初始听到车声时,老徐等人并没有太大的兴奋,相反所有人都是警觉停下脚步。

    徐仁杰手套枪械,霍元凯也提着唐刀摆好应战架势。

    末世之下,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加上领路匪众的未知,老徐不得不提防来人是对方的混蛋。

    不过片刻之后,外出小队的警戒变成了喜悦。

    当熟悉面包车身影映入众人眼帘时,大家心里皆是不由自主泛起抹轻松。

    吱~,车子稳稳停在老徐等人近前。

    车刚一停稳,华表便是开门跳了出去。

    “连长,老霍,你们怎么……”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华表落在被魏大壮搀扶的胡晓东身上。

    快走两步上去,华表表现了与徐仁杰之前一样的焦虑。

    “胡哥,你这是……”

    面对面前场景,胡晓东也是感到有些尴尬,他还是挤出丝笑容耸耸肩膀:“一点小问题,没啥大事儿。”

    这次魏大壮没有拆台,华表听罢,这才送气点点头,接着追问:“刚才我们听到里面有丧尸嘶吼,你们是不是遇到啥麻烦了?”

    此言一出,霍元凯等人脸上均是出现不同程度无奈。

    “大家都上车吧,咱们离开这。”

    老徐看了眼四周,现在还不是唠嗑时候,旁处丧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杀回,只有抓紧离开声源地才能说真正摆脱危机。

    对此众人自然没啥异议,况且适才战斗,队员们体力消耗也着实不小,现在大家可不想在和丧尸来上场激烈冲突。

    不过众人动作前,华表低声问了句:“那车里那些家伙怎么处理?”

    见领头匪众没有跟回,华表推断,对方多半是被“就地正法”了。

    对方的死活华表丝毫不在意,只是对方这一死势必会给车里余下匪众带来不必要暗示。

    所以华表需要确认下老徐意思,是否要把车里那两个也给连带着处理了。

    杀人对于尖刀连战士算不得什么,何况还是该杀之人。

    只要老徐一句话,华表立马会去车里把匪众拉出,爆头解决。

    杀两个匪众与时下的外出小队也确实没什么难事,老徐要下这个命令也仅是动动嘴巴事情。

    搁着旁的团队,估计没啥考虑的,没必要的人直接杀了就得了,何况还是会对队伍带来不安定因素的存在。

    不过老徐没有贸然下次决定,他考虑的一会儿。

    两个匪众杀或者不杀全凭他一句话,可问题是领头匪众的消失是老徐不得不慎重考虑的事情。

    这个家伙位置的不确定,带来直接后果就是老徐等人归途的安全。

    老徐必须堤防此人逃走给己方可能存在后援发出指令,沿途拦截。

    想到这些,老徐果决吩咐道:“那两个先留着,防止路上生变!”

    此言一出,华表立马明白自个儿连长意思。

    没有争辩很干脆点头,然后上前搀住胡晓东胳膊,几人先后登上车子。

    王忠瑜调转车头,面包车开始全速朝驻地方向撤离。

    路途之上,两名匪众胆战心惊啊。

    自己同伴的未归,令他们心下没着没落的。

    他们并不真关心同伴死活,但对方的未归多少说明一些问题。

    究竟同伴是因为遭遇丧尸不幸遇难,还是被车里一众利用完毕给灭了口?

    这些匪众不得而知,也不敢问。

    所以这一路可以想象他们的苦逼。

    如坐针毡是啥意思,他们算是真切体会到了。

    匪众们提醒吊胆,老徐心下也好不到哪儿去。

    做为末日一路走来的幸存者,老徐的经验不可谓不丰富。

    他对人心的可怕更是体会尤深。

    领路匪众的消失,让他归途之中不敢大意丝毫,生怕半路会遇到什么打击报复。

    不过老徐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了,知道穿过集镇路段,他们也没遭遇半点麻烦。

    看来倒霉的事情已经在存在耗费干净了,老天爷终于是不打算继续考验这只外出小队。

    既是如此,那车里两个混蛋就是时候考虑下他们的未来了。

    “停车!”在一处乡野路旁,老徐叫停了王忠瑜。

    一脚油门之下,面包车稳稳在路边停了下来。

    老徐抬眉看了眼后视镜,车后两混蛋因为车停正茫然的左顾右盼,显然不清楚车子为什么停下。

    老徐面无表情扭转过头:“华子,打开车门。”

    “是。”虽然也不明白自己连长要干什么,但视军令比天大的华表还是遵照指示拉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后,清风灌入,带给车内一阵清新。

    只是两名匪众此时可没心情去享受这份清新。

    他们不傻,他们从副驾男人面上肃穆表情读出了不善。

    老徐照旧没跟匪众废话,他指了指车外,言简意赅肃然道出两个字:“下去!”

    两匪愕然一愣:“大,大哥,我,我们这一路已经很配合了,你,你们别……”

    “妈的!放你们走你们还不乐意啦,他妈不想走还不容易,来,老子现在就活劈了你们!”摸过镰刀,魏大壮做势砍人。

    他这动作一做,两匪还有啥好顾虑的,当下抱着脑袋连连摆手:“别别,大哥,我们下,我们下还不成吗?”

    “那他妈还废鸟毛的话,赶紧给老子滚!”冲着旁侧匪众扇了一巴掌,清脆的响声彰显了魏大壮的力道。

    哭丧着脸颊,更重要是迫于生命压力,两匪极不情愿先后走下了车子。

    下车后,两匪老实待在原地,不敢挪动半分,就那么两眼直勾勾盯着徐仁杰,静待老徐后面的命令。

    老徐没有看匪众苛求的眼神,他大手一摆:“你们走吧。”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匪听罢互看一眼,其中一人不确定道:“你,你要放了我们?”

    华表不耐烦呛了一嗓:“叫你们走你们就走!是不是还想留下来啊?”

    “不不!”说话匪众赶紧摆手,然后战兢的回过身子。

    试探朝前走了两步,发现车上人员没有其它动作,这才彻底转身招呼自己同伴离开。

    然,就在二人自以为逃出虎窝的时候,老徐从膝上举起了早已上好膛的06手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