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老徐没有因为唐小权的白痴问题表示鄙夷,他沉声回道:“她的身子是被丧尸啃食掉的,我看过伤口。”

    老徐明显对女丧尸格外注意,战斗结束后,他特意观察了毙亡丧尸尸体。

    “这样啊……那她身体其他有没有什么特别地方?比如眼睛,喉咙,或者别的什么?”唐小权把玩着刘海继续发问。

    老徐目光移转向胡晓东,无疑,这个问题胡晓东回答最为妥当。

    后者是当时最接近畜生的,他的观察也最清楚。

    胡晓东挠了挠脑袋,说实话,畜生之前声波攻击太过突然。

    发生后,胡晓东整个人都懵逼了。

    不止神经,脑袋也出现短路现象。

    所以时下叫他回答丧尸表征,他还真有点拿捏不住。

    想了一会儿,胡晓东无奈摇摇脑袋:“小唐,这我也记不清了,你知道当时事情太突然,我……应该和别的丧尸没啥太大区别,你腰说有啥不妥,就是他那声音太可怕了!”

    胡晓东给出了个毫无意义答案。

    想从内里寻摸出有价值线索,无疑是扯谈。

    唐小权咬了咬嘴唇,从目前老徐,胡晓东给出的线索,他一点东西也推断不出。

    想了想,他继续问道:“那她的那个尖叫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具体你们听后,有什么感觉?”

    “很刺耳,然后……血脉膨胀,脑袋快要炸了,手脚也不停使唤。”胡晓东说话同时,手舞足蹈,用实际演绎着那种悲剧。

    “老徐你呢,什么感觉?”唐小权目光一转又落在了徐仁杰身上。

    “和小胡状况差不多吧,不过我反应比他稍好点。”

    “恩,大壮哥,你如何?也和老徐,胡哥一样?”话题再次引导魏大壮那儿,唐小权一点点进行着自己的询问。

    “俺啊!唉,说不好,就是难受,身体不受控制,你要说有多痛苦倒也没那么严重,不过不舒坦就是啦。”秉持一贯风格,魏大壮粗狂的给出了自己解释。

    从庄稼汉面色来看,他似乎对自己被女丧尸弄的这么不堪狼狈感到懊恼。

    三位现场当事人问完,唐小权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从桌上摸出纸笔,推到对面霍元凯身前:“老霍,你是后来听到声音赶到屋子里的吧?”

    点了点头,老霍接过纸笔,他知道年轻人后面肯定还有问题。

    “你没进屋前,在外面前有听见丧尸尖叫吗?”

    提笔唰唰写下一行草字:听见了,我就是听见才跑进屋里的。

    “那你在外面时有什么异样感觉没?”

    没有!就是声音很想,有点刺耳。

    “ok,华子女丧尸叫时,你们在村子外面对吧?”眼眸再次移转,这回唐小权目标对上了华表。

    华表肯定回了声:“是的。”

    “那你在村外听到女丧尸尖叫了吗?”

    “听到了。”

    “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当时就是担心老徐他们出事。”华表如实答道。

    “你们距离村子大概多远?”

    “这个差不多700多米吧。”华表没法完全确定。

    “恩,”问完这席话,唐小权重新向刚刚回答完问题的霍元凯再次发问:“老霍你发现情况不对后破窗进入屋内,当时听力有变化吗?”

    霍元凯楞了一下,随即提笔:有,进到屋里后,脑子,耳膜都被声音刺的发疼,动作也变的缓慢。

    “明显吗?”

    明显!

    “唉,打断一下。”温泉鑫抬手插话:“我说权子啊,你问这些是干啥啊?”

    罗志才笑着解答:“要想搞清女丧尸的特点,就必须从各方面入手了解她的行为习惯,小唐这是在分析呢。”

    被罗志才这么一说,唐小权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论起研究病毒啥的,医科出身的罗志才才算得上是专业领域。

    自己这边多少有点自不量力了。

    “哦,”温泉鑫可没那么多顾虑想法,既然唐小权在分析,那他很好奇结果如何:“小唐啊,你问了这么多分析出来啥道道没有?”

    无疑,温泉鑫这个问题,同样是其它队员关心的事情。

    一时间众人目光齐刷刷望向了唐小权,这叫正在思索的唐小权有些尴尬。

    “这……这个,倒是有点眉目。”

    “哦?真的吗?”胡晓东有些激动。

    做为此次女丧尸声波攻击直接受害者,胡晓东很期待自己的受罪能得到应有的价值。

    如果说唐小权能透过他的遭罪推断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那他早前的痛苦也就没白受了。

    “快,快,说来听听啊。”温泉鑫永远都是队伍里的捧场王。

    当然,这次他更多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

    唐小权整理了下思路,随即开口道:“大家看,透过刚才老徐,大壮哥,胡哥,老霍,还有华子的叙述,胡哥应该是几人中遭受打击最严重的对吧?”

    众人点头。

    相较于胡晓东的痛不欲生,当时在场不论徐仁杰还是魏大壮至少还有说话能力,可胡晓东不仅几乎丧失说话能力,而且听力还极大受损。

    “老霍在屋外赶觉有刺耳之声,但进入屋内就开始出现头疼等不适症状。华子在村外只是耳闻声音,没有任何感觉。听了这些,大家没什么感觉吗?”转而将问题抛给众人,唐小权着目扫过场上一众。

    “嘶~”吸了口气,老赵若有所思的嗔道:“小唐啊,依你的意思……你是不是想说,这畜生的叫声随着距离拉远而有递减现象?”

    “嗒!”食指轻轻在桌面敲击了一下,随即唐小权手指朝老赵所在方向一指,点头应道:“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刚就发现老徐他们一行人与女丧尸距离不一,所以就寻思这声音是否有范围限制。现在看来,不仅有,而且很明显。”

    老徐点头赞许了唐小权的推断,不得不说这年轻人脑袋确实比较好使。

    透过这简单几个问题,就发现了一个重大现象。

    “那这种丧尸的声波有效攻击范围应该就在二到五米范围内。”根据当时屋内面积,胡晓东给出总结答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