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硬气的舌头-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硬气的舌头

    来到村长室,老徐等人一经进入,便是听到魏大壮粗狂的嗓音骂咧道:“老徐,是不是监狱那帮混球又派人来了?”

    没有理会魏大壮的提问,老徐清楚队员对监狱匪众的愤怒。

    他也一样,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被情绪影响的时候。

    他抽出板凳坐了下去,两名被勒押的目标则被华表,雷瞳一人一个推搡到了墙边。

    “都站好了,抬起头来!”厉声呵斥一句,两个目标倒也硬气,身子一挺脑袋扬了起来,那架势倒有几分蔑视和轻浮。

    魏大壮见了这场景火气直冒啊,开什么玩笑,两俘虏还他妈搁这儿耍威风。

    当即,二话不说,上前甩手就给了两货儿一人一个大耳瓜子,同时怒斥道:“你们******给谁装大尾巴狼呢?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们!?”

    不得不说,魏大壮这话说的可真是“声情并茂”,充分将他的“怒目圆瞪”体现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俩被俘“舌头”还是毫无所谓挺正身子,不止如此,二人还宁死不屈的反唇相讥道:“哼,弄死我们?行啊,要弄死我们你们就动手啊!老子既然敢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够硬气!旁的不说,反正面前二人此时表现的硬气多少还是叫老徐满意的。

    正所谓英雄惜英雄,不管在任何战场,对立的也好,友军也罢,真正的勇士总是令人尊敬的。

    殊不见,很多战场,在战役结束后,一些惨烈场景战死的勇士都会得到对手的厚葬。

    此时,虽然和面前两“舌头”处在对立面,但老徐对二人的秉性还是持肯定态度的。

    进到屋内,得益于灯光加强,老徐终于是看清了两“舌头”的面目。

    诚如之前望远镜看到的一样,两个“舌头”身高都在一米七左右,大的年纪差不多有四十多岁,小的也有三十出头。

    此二人穿着都很糟糕,身上衣服满是脏污,这让老徐心底升起了几抹狐疑。

    为什么这么说呢?

    从对方衣服及身上的脏污来看,这些玩意绝对不可能是适才荒草前行留下的。

    那些脏污的成色显然是经过日积月累才能形成的。

    这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儿吗?

    末日救亡复兴会那么牛叉的一个组织,宣传单上吹嘘实力多么多么强,既是如此,派出肃清复仇对象的队伍怎么会连件像样作训服都没有?

    这可和当时监狱匪众的样貌大不相同啊?

    这不禁是叫老徐对俩“舌头”身份产生了极大好奇。

    他当下问道:“你们是“末日救亡复兴会”的人吧?”

    很有策略的问法,老徐没有询问对方是什么人,而是直接给出答案叫对方选择。

    “是”或者“否”看似很简单的回答,但有心之人却能从对方回答时的举止,面貌反应窥探出端倪。

    无疑,老徐就是打着这样的盘算。

    他想看看俩“舌头”对自己设下的逃路有怎样反应。

    两“舌头”照旧是傲首挺胸,压根没有半点被俘人员应有的态度。

    “哼!”先是冷哼一声给老徐来了个下马威,接着年长的“舌头”呛声道:““末日救亡复兴会”,我倒是希望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那样就能杀了你们这些混蛋!!”

    此言一出,屋里幸存者一方队员那是炸了锅啊!

    这什么情况!?

    嚣张的,队员么不是没见过,但似面前中年人这般嚣张的他们还真是头一回儿见着。

    “你他妈说什么呢?你当自己是谁啊!?”

    “喂,骂谁混蛋呢?”

    “就你还嘚吧嘚吧要杀人,你他娘杀谁啊?来来,老子就站着,你杀我看看!”

    “妈的!这年头不要脸的人真多啊,跑人家地头儿撒野,现在还跟我们装逼!”

    “你知道你在哪儿吗?想活看清楚状况!!”

    ……

    一句接着一句,队员们发泄着心下不满。

    要不是雷瞳,华表竭力挡着,中年“舌头”怕是早就被愤怒的拳头活活打死了。

    可面对周围人的唇齿威胁攻击,中年“舌头”显得相当从容,似乎这些都不是针对他似的。

    这些细节,老徐全部看在眼里。

    这更加是叫老徐佩服中年人的胆识。

    当然,更重要的,是对方适才回答话里一段言辞引起了老徐的注意。

    “你为什么说要杀我们?我们似乎和你没什么冲突吧?”

    老徐没见过面前二人,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监狱匪众参与力量回来报复。

    可如果是监狱那边的家伙,怎会就这么两个跑来?

    难道他们是故意演戏,好叫己方忽略“末日救亡复兴会”的存在?

    种种冲突疑惑困扰着老徐,同时也叫老徐愈发对面前两人感起兴趣。

    “为什么!?哼哼,明知故问!”中年男人给出的答复叫得在场幸存者队员云里雾里。

    魏大壮直接了当怒斥喝道:“你他妈又整什么幺蛾子?有话就讲,有屁就放!什么狗屁明知故问,你当谁啊,娘们啊!!”

    老徐蹙着眉毛,两眼紧盯中年“舌头”。

    “兄弟,你说的我们不明白,希望你能把明说。”老徐现在确实摸不清中年人话里意思。

    面对周遭人的怒目与指责,中年“舌头”丝毫不以为意,他保持着轻蔑态度:“哼,真会装啊,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掩盖你们杀人的事实吗?骂我娘们?你们连做过的事儿都不敢承认,到底谁才是娘们啊?”

    眼睛挑衅的迎向魏大壮,被对方这样直接顶撞,魏大壮如何忍受的了?

    当下,魏大壮便是提着拳头就要发飙,雷瞳赶紧是出手将之拦住:“大壮,你干什么!?”

    “妈的!你起开雷子!让老子好好教训这不长眼装逼的混蛋!”

    眼瞅着场上局面就要失控,坐在登上的老徐轻了轻嗓子:“咳咳,大壮,你先停手,事情弄清楚后,你想怎样不迟。”

    言罢,老徐转而将目光重新落在中年“舌头”身上,端详一番后,再次开口:“兄弟,我再说一遍,你说的事情,我们根本不清楚,既然你认定我们做了事情,那不妨就打开窗户说亮话,这样也省的大家互相猜忌,不是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