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真相(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真相(三)

    “放你妈的狗屁!”突然,叶昊手下爆喝一嗓。

    “你算个什么东西,跑我们地盘大方爵词?我们什么时候杀你的人了?老子跟你认识吗?”

    似是有满腹冤屈,叶昊手下表现的格外愤怒。

    他来这么一出,本来还算淡定的两名被伏舌头,情绪陡然变的焦躁。

    特别是年轻的那个,红通着脸颊出声驳斥:“你说什么!?你没杀人?你杀了我的父亲,老子跟你拼了!”

    说着话,年轻人又挣扎着想要扑上去行凶。

    只不过有了前车之鉴的雷瞳不会在犯同样错误,这次年轻人刚一动作,他便是立马跟进将之拉住。

    可即便这样叶昊手下还是被年轻人惊世骇俗之举给吓到倒退。

    这些全然落在老徐眼里,,他心下多少有了些许计较。

    眼瞅着场上气氛愈发变的混乱,老徐这才缓缓开口:“老叶,你是那天的队长,我就问你一句,人你们到底有没有杀?”

    语气平静,老徐并没有因为场上混乱局面而有任何倾向性的倒戈。

    他还是如初般面无表情,只不过他的这种表情落在叶昊心下却是有种难以言表的感觉。

    人嘛,做了亏心事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反应,饶是叶昊这种以行骗为生,心理素质还算可以的老江湖。

    此刻也难免会心生波澜。

    场上登时陷入了安静,即便是适才激动争吵的年轻人眼下也适时闭上了嘴巴。

    所有眼睛全都聚焦在叶昊一个人身上,光是这无形压力便可想而知。

    叶昊微眯着眼睛斟酌着,对别人而言此事是什么一种概念他不清楚,但对他,接下来的回答,很明显将直接绝对他的命运。

    叶昊清楚,以自己在团队的地位,没人会保他俩的,只要他回答错误,那势必会给对方斩杀自己机会。

    怎么办?究竟是道出实情还是隐瞒?

    道出实情,心理上是过去了,可这只团队和旁的团队不同,旁的团队或许杀人利己没啥,只要你做的事儿有利于团队即可。

    可眼前这只团队,至少在叶昊加入时间内,从未见过对方乱杀人。

    所以说实情危险还是非常大的。

    那隐瞒?这是叶昊心理首选相做的事情,可惜他不知道徐仁杰,赵云海等人目前什么看法,也不清楚对面俩货说道了多少事实。

    毕竟,他是后来才被叫入的,这让叶昊心理没底。

    骗人嘛,总是要有相应准备和情报。

    可现在,叶昊显然不具备撒谎搪塞的要素。

    除此之外,自己被突然召入,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不能撒谎!权衡一番,叶昊觉着还是如实坦白比较好。

    这不是他真心所为,只是目前情势决定,坦白比撒谎要好。

    坦白了,或许还能利用真诚和同情扭转局面。

    可慌一旦开口,叶昊知道后面自己就得不断编篡事实去弥补。

    面对两个满腔愤怒,压根不把小命放在眼里的复仇者,能不能驳斥对方叶昊心理没底。

    另外,自己这边不是一人,而撒谎是需要配合的,就算叶昊自己有信心,他也很难保证同伙在争辩过程中不会掉链子,扯后腿。

    所以综合所有,显然坦白事实比较靠谱,尽管这看上去很危险,但实际却是最安全的。

    想到这儿,叶昊终于是睁开眼睛,轻叹口气,悲鸣天人的点了点头:“是!我认识他们,我们也确实杀了他的人。”

    “哼哼!你倒还算个男人,比那个做了事不敢承认的孬种强多了!”年轻人满脸鄙夷的望着叶昊手下。

    这叫叶昊手下很是尴尬啊,心道是:这他妈什么情况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

    “喂!叶昊你他妈到底哪头儿的啊!?说话用脑子了没?我们啥时候杀他们的人了?”

    此言一出,就足可显示叶昊这队长当的有多憋屈。

    被自己队员这样当众责骂,叶昊很受伤。

    老徐照旧是看在眼里,所有细节都给他的判断提供了素材。

    “行了,做了就是做了,狡辩是无意义的,这事儿压在我心里很长时间了,今天说出来,呵呵,倒是轻松了许多啊。”

    是否出于真心,只有叶昊自己知道。

    不过其面部现出的神采却是相当叫人动容。

    “轻松!你以为一句轻松就能了事?”中年人冷笑说道。

    见得情势急转直下,叶昊手下肚里那是满腔火气啊。

    在他看来,这种时候,己方只要死咬着“没杀人”这点不放,对方就算再怎么着脑,也肯定拿己方没办法。

    可叶昊这么一坦白,事态可就全变了。

    明明掌握主动的局势,一转眼便是荡然无从。

    你说这叶昊不商量乱来的叛徒行径,怎能叫同伙不气恼。

    真是不怕神一样对手,就怕猪一样队友啊。

    “你他妈看到没有,这就是你做好人结果?人家根本就他妈不领你的情!!”气急败坏的叶昊手下显然有些歇斯底里了。

    他揶揄着加入了嘲讽叶昊的行列,全然忘却自己也是漩涡中的焦点。

    对于两方的攻击,叶昊没有任何驳斥,只是闭着眼睛,一副伤神状态默默承受。

    从外表看去,他那架势就像是在自我救赎一般。

    由于不能做出实质报复行动,中年人和年轻人只能靠言语发泄内心苦痛。

    场上幸存者团队队员同样没人制止,一来,他们能够理解两个舌头的苦楚。

    毕竟,场上一众队员,那基本都经历过丧尸亲人痛苦,那种感觉有多叫人窒息,他们感同身受。

    另一方面,他们并不认同叶昊是己方团队队员,所以此时的他们仅仅是站在第三方位置,笑看中年人怒怼叶昊两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无意义的口水战仍在继续。

    直待给中年人,年轻人发泄差不多三,四分钟,老徐这才抬手开口道:“好了,两位兄弟你们先冷静下。”

    “冷静!?你说的好听,敢情被杀的不是你的人啊!?”

    老徐没理会对方的无理,下意识点点头:“你放心,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过再此之前,请容我把事情来龙去脉给调查询问清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