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真相(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真相(八)

    不过不管怎么样,不论中年人是出于何种盘算,这样的结果无疑是叶昊乐得见到的。,: 。

    可他叶昊乐得见到,与中年人同来的年轻人就无法理解了:“黄叔,你……你为什么?”

    话音有些吞吐,显然年轻人情绪‘波’动有些强烈。

    如果面对的不是中年人,想来他早就爆发怒吼了。

    吐了口气,中年人能够理解年轻人心下的愤怒。

    他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全部是为了年轻人着想。

    他必须保住他的‘性’命,尽管来时,他们是抱着必死决心的。

    可那是的他们没的选择,只能是搏命拼一把。

    但鉴于眼前局面,与周围人的行事态度,中年人感到己方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而人一旦想到活命,行事就会变得谨慎。

    中年人明白,想要保住自己和年轻人的命,那就不能得罪面前座位上的男人。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中年人很有眼光,他看出了老徐在这只队伍的威信,所以断定,此人多半是对方团队的头目。

    而给出目前答案,于中年人来说无非少杀一人。

    反正叶昊也没沾染鲜血,这对中年人来说也算是积德一件。

    最关键,顺应了男人意思,他们活下来机会就大。

    “郝云,叔当时在现场,事实就是如此,杀了就是杀了,没杀就是没杀,咱们做男人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得行的稳,端的正!咱不能昧着良心做事儿!”

    中年人这话听上去是在言传身教,借着事件本身,给年轻人讲述做人道理。

    可细细琢磨,他何尝不是说给在场幸存者听的。

    尤其是主事人徐仁杰,他是在暗示,你承诺过的事情就理应做到,否则就不配男人二字。

    老徐心领神会,他不介意中年人耍心思。

    相反对方最后说的那席话,深得他意。

    末世之下,人心叵测,就是因为人类为了生存丧失了基本的初心。

    求生搏命无可厚非,可如果是建立在别人痛苦基础上,这样的活法还有什么意义?

    这样的活法注定不会长久,对人类自身也将会是严重打击。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年代,爱和正义才是正道主宰。

    看看历史长河,看看历朝历代,有那个昏君能够长久?有哪个军阀能够站住脚跟?

    就算某些因素,恶人能够猖獗一时,可最终他还是会因为自己的贪婪葬送‘性’命。

    这是定理,不容置疑的定理。

    可惜人有千千万,总是有那么些人喜欢已统治攻击他人为乐。

    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要想做到不被人攻击,唯一办法就是加强自身。

    “恩,”点了点头,对于中年人能给出肯定答复老徐还是很满意的,不过这不是他想要的最终目的,所以:“既是如此,那你们是什么意思呢?”

    未有点明,但老徐相信以中年人的智商应该明白他在说什么。

    年轻人上前一步:“黄叔,他……”

    摇了摇头,中年人示意年轻人不要多言,随即正‘色’道:“我们这才来要干什么,想来你们也清楚。刚才事情来龙去脉咱们也捋顺了。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如你适才说的那样,杀人偿命,谁杀了我们的人,那就他来偿命!”

    合情合理,中年人既没有说放过叶昊,同时也表达了己方诉求。

    只不过当事人叶昊同伙受不了了啊。

    这怎么个意思啊,眼瞅着自己小命就这么被送上断头台了?

    “喂,你们他妈算老几!?杀你们人怎么了?你们当时要是乖乖听话,把东西‘交’出来,老子用得着‘浪’费子弹嘛?妈的!自己没本事****了,还跑地头来撒野!撒野也是要有能耐的知道吗?现在被人拿住,算个‘毛’啊!?就你还杀人偿命!?我看老子现在就拿你来偿命!!”

    “雷瞳!”场上老徐的声音低沉且冰冷。

    与他之前的淡然全然不同,那股气势很难用言语来表示。

    雷瞳听到徐仁杰呼唤自己名字,当下身子一‘挺’,在应了身“在”后,快步行到叶昊同伙跟前。

    “你,你要干什么!?”见雷瞳来势汹汹,叶昊同伙不自主向后退去。

    意识到大事不妙的他,本能想要溜出屋子逃走。

    可是没曾想,一只大手却是凭空探出,横档拦住了他的去路。

    “小子!你他妈想去哪儿啊!?”魏大壮双目圆瞪,他可是一直在找机会对付叶昊帮众。

    现在机会来了,魏大壮岂会放过。

    不用徐仁杰多言,多年的共事经历叫的雷瞳非常清楚自己老连长意思。

    当下右臂一伸,将叶昊同伙给抓了回来。

    不待对方多做反应,反手一扣一压,叶昊同伙便是吃疼的被附跪倒在地。

    “啊哟,我的胳膊,疼!疼啊!”

    雷瞳不会跟叶昊同伙客气,擒拿对方的力道他是有意施力的。

    被控无法动弹的叶昊同伙心知小命不久就要亡已,当下哭爹喊娘的最后挣扎:“老徐,你不能这样啊!老子当时是按你要求办的事儿,你他妈这是过河查桥!你不讲道义啊!”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境,在幸存者团队地盘说道徐仁杰,只能说叶昊同伙的胆子实在有够‘肥’的。

    不用老徐发话,雷瞳直接反手用力一顶,就听“咔嚓”一声。

    在看叶昊同伙脸红如猴屁股,紧接凄厉惨嚎在屋内炸响。

    不消说,他的胳膊被雷瞳扯断了。

    “妈的!就你这种狗比东西还好意思扯他妈道义!?”

    “老徐叫你任务是干什么?杀人吗?说话就跟放屁一样!你这种货活着就他们‘浪’费粮食!”

    ……

    幸存者一人一句,就足够喷死叶昊同伙的。

    此时的他有心反驳,怎奈手臂伤痛着实要命,他根本无力去理会旁的事情。

    看说道的差不多了,老徐抬手叫停众人聒噪。

    接着将话茬再次引向中年人:“这个人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也是杀了你的人的元凶,我想这点大家应该都没意义吧。”

    中年人点点头表示默许。

    “好,既然这样,这个人我可以‘交’给你们处理,不过……”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