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我去……”

    “砰!”枪声响起。

    究竟叶昊同伙想说“我去”什么,这个谜底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人无力的瘫倒下去,圆睁的双眼昭显着叶昊同伙的不甘。

    但在场没人同情他的死亡,所有人皆是擎着大快人心的表情。

    “华子,把他处理掉!”

    没用埋葬,老徐一句“处理”表明了自己对此事的最终定论。

    领着中年人,年轻人回到村长事儿,这仇人解决了,下面会谈就该进入第二阶段了。

    透过一连串接触,老徐对这两个陌生来客有些愧疚,也有些好感。

    首先,末世之下,能遇到幸存者本身就是缘分。

    其次,从两个人视死如归,为了兄弟,父亲报仇而“不畏强权”的态度着实令人钦佩。

    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实际做起来可不是间简单事情。

    特别是在被抓拿之后,面对当时以魏大壮为首的暴力分子言辞攻击时,中年人,年轻人表现出的沉稳,淡定以及不屈抗争给老徐留下了深刻印象。

    最后,自然是两人的品性。

    为了同伴,家人,只身冒险,不惜以命相搏,本身就体现了团队素质。

    这在末世是可遇不可求的,也是幸存者团队想要吸收和招募的。

    所以,时下的老徐,已然是打起了邀请面前二人入队的想法。

    这绝对不是他心血来潮的念想,要知道,适才谈话期间,他之所以没有制止场上很多冲突,争辩,甚至动手动脚,究其根本,老徐是在观察二人。

    他是在经过细致观察,仔细权衡后才产生这样想法的。

    落座后,老徐亲自给中年人,年轻人上了茶水,同时吩咐尉泱给对方取了些吃的东西。

    “两位,今晚的事情……我必须得想你们抱歉,因为我们让二位亲人蒙难,虽然现在扯这些毫无意义,但还是得跟二位说声对不起!”

    说话同时,老徐站起身子,恭恭敬敬,俯身给中年人,年轻人九十度鞠躬道歉。

    罢了,他指了指桌上吃喝等物,示意道:“二位这一宿奔波,想必也都累了饿了吧,村里也没啥好款待的,二位凑活先垫垫肚子。”

    没人动手,中年人,年轻人就那么端坐在凳,看得出二人抱有警惕之色。

    见得场上气氛有些尴尬,老赵轻笑两声:“呵呵,二位不用这么拘谨,复仇的事情既然已经解决,咱们就当自家人,唠唠嗑嘛。对了,来这里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哦,我姓赵,赵云海,两位可以称呼我为老赵。这位扑克脸是老徐。”

    指了指旁边的徐仁杰,老赵也不怕自己老伙计生气。

    “黄霜,这是……”

    不待中年人介绍,年轻人自己脱口道:“郝云!”

    “呃……老黄,小郝,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老赵直奔主题。

    诚如他说的那样,时下复仇的事情已经解决,那中年人,年轻人接下来行动就非常关键了。

    尽管老赵不想妄自揣测对方心理,可有些事情多留个心眼总是没坏处的。

    毕竟,叶昊同伙被杀了,可叶昊还活着。

    虽然老赵不太清楚老徐为什么破天荒要替叶昊开脱,但既然老徐这么做了,他这个老伙计也只能支持。

    不过嘛,支持归支持,必须的防备还要有的。

    黄霜目光落在赵云海身上,他很庆幸老赵能抛出这个问题。

    因为作为对立一方,他大仇虽然得报,可心里对面前这只团队也是抱有芥蒂。

    既然事情办妥,那带着郝云离开自然是他目前最想做的。

    所以基本没有考虑,黄霜肯定道:“该做的事儿已经做完了,我们似乎没有留下的道理,如果各位没意见,我们想现在就走!”

    “会不会太着急了啊?”老赵下意识应了一句。

    他本意是客气,不过黄霜显然不这么想,他警觉问道:“怎么,还有什么事儿吗?”

    一听对方口气就不妥当,老赵赶紧摆手:“唉,老黄,你可别误会啊,我没别的任何意思,你们想走随时可以走,我们的人绝对不会拦着。只是这天色已晚,你们现在走,路上会不会不太安全?”

    这话老徐倒是走心的,黄霜摇摇头:“不打紧,我们能摸黑来,自然能摸黑走!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

    这是明摆着拒绝了老赵的好意。

    “这样啊……”老赵本来也没打算强留对方,索性故作局促状,便是没有顺势纠结下去。

    见老赵不在说话,黄霜索性站了起来:“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就不再叨扰各位休息了,今晚的事儿咱们就此了解。咱们就此告辞!!”

    搞的跟武侠电影场面似的,黄霜一抱拳头,转身就招呼郝云起身。

    只是不等郝云动作,老徐突然发话了:“那个,等一下!”

    身子一震,黄霜停下脚步,扭转过身,莫名看着徐仁杰。

    此人在团队地位已经无需求证,老徐慕的来上这么一句给黄霜带来的心里压力可想而知。

    “还……有什么事儿吗?”

    “有。”老徐很干脆应了一声,接着指了指座位:“先坐吧,坐下谈。”

    黄霜看了看座位,显得有些不太确定。

    可碍于场上这么多幸存者团队的人,他心道是:就算自己执意离开,凭面前男人一句话,不到屋子门口就会被截下。

    黄霜权衡之后,还是选择了妥协。

    毕竟,此一时彼一时嘛,之前强横是为了报仇。

    那时候,人的思维受报仇这个目标驱使,可以不顾一切。

    时下,仇人已杀,冷静下来,黄霜便是不得不考虑的更多了一些。

    诚如前文所说的那样,是人都没有想死的。

    在有机会活的情况下为什么要死呢,之前死,那是为了大义。

    那叫死的其所。

    可现在……没必要把目前还算和谐气氛搞僵。

    最终黄霜坐了下来,还算客气开口征询:“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老徐你还有什么吩咐?”

    老徐沉默了数秒,随即道了句:“你有没有考虑过留下来,加入我们团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