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第一条道完,老徐紧接说道:“这第二嘛,等高塔事宜搞定,我打算就开始咱们的寻亲之旅。 ”

    此言一出,满场静声。

    大家几乎是受了什么魔力控制先后停下手里吃饭动作,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盯向老徐,眼神之中闪烁着难以言表的复杂。

    有震惊,有疑惑,有激动,有兴奋。

    对于众人这些繁杂反应,老徐那是早有预料。

    人嘛,谁没亲人?朋友?

    尽管团队成立至今也有一年多念头,团里来自各地兄弟相处似家人一般。

    但大家每个人心理多半都惦记着自己现实生活的亲人。

    毕竟,末世来的太过突然,队员们亲属因为这样那样原因,走散活着分布各地。

    通讯的缺失让人无法确定彼此的状况,尽管很大程度亲人已经不在,但在没有亲眼确认前,有谁愿意放弃那哪怕只有零diǎn一的希望呢。

    自己既然能活下来,没准父母,家人,孩子也能活下也未必呢。

    平常生活为了避免痛苦,队员们彼此唠嗑交谈都会自觉回避这些敏感话题。

    可不说不提,不代表大家就已经忘却。

    这世上有些东西你可能很容易忘记,但有些事儿却是永远都不可能遗忘。

    但凡经历过亲人亡故的朋友,大多都会有这样感受。

    一开始或许亲人走后没那么多太大感触,至多会觉着少了个人不适应。

    可随着时间推移,那种思念会不能抑制的加深。

    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人本能的情感。

    所以老徐一直都没忘记要为队员们寻亲这档子事儿,虽然团队迁徙途中也曾尝试过为唐小权找寻父母。

    可最终结果是以失败告终。

    但这并没有阻挡老徐的信念,后面赵云海与女儿的重逢团聚更加是坚定了老徐的想法。

    人啊,有的时候还是得有信仰的,饶是你认定的事看起来多么艰难,但只要坚持下去,老天爷迟早会被你的诚心所打动。

    这世上在没比坚持更可怕的力量了,至少老徐始终没有忘记替队员寻亲的事情。

    寻亲这件事本身也是不止一次被幸存者团队拉上台面提起,只可惜当时的幸存者团队各项条件都不具备。

    而现在,老徐觉着是时候正式就此事展开行动。

    一则,队伍有了真正意义落脚diǎn。

    过往队伍虽然也有住的地方,但大都不长久,流离失所是幸存者团队经常面对的事情。

    而现在,在面对匪众那样强大攻势,幸存者团队依然能够重夺驻地,并完成丧尸千杀的壮举,这本身就已经很难说明问题。

    二则,物资储备充足。

    有了监狱搜集来的各种吃喝用度,幸存者团队现在也算是有钱人家。

    三则,武器装备的增加。

    过去,幸存者团队只有刀棍等冷兵器,饶是从劫匪等手里缴获的枪械也只能看看,构不成威慑。

    但这次监狱报复行动,幸存者团队不可谓不是收获颇丰,除了吃喝物资,最打收获就属武器装备了。

    三则,也是最重要一diǎn,队伍较之之前明显壮大了许多,这不仅仅指的是人数,人才配给上也相对完善。

    队伍里现在有电工,毕大虎。

    木工,越贵山。

    修车,王忠瑜,罗宝春。

    医生护士,罗志才,尉泱。

    农田,魏大壮。

    建筑,赵云海。

    科研,李中,李国。

    其它弟兄也或多或少有自己擅长领域。

    也正是因为不断有人才加入,才使得幸存者团队又能力在目前村里落下脚。

    综合以上,才是让老徐觉着己方团队可以进行“寻亲之旅”的根本。

    队员们经过短暂震惊也是渐渐恢复了平静,唐小权率先开口:“老徐,你决定做这件事儿了?”

    似乎是不太确定,唐小权对家人的思念,团队众人那都是非常清楚的。

    这倒不是说别的队员不思念家里人,只是唐小权是经历过回家搜寻未果这档子事儿的。

    那场面,队员们就算没现场去过,后续也听回来队员说过。

    整个村子都被焚烧殆尽,虽然后来按照流浪汉牛立站说的去往相关体育馆探查,可结果还是扑了空。

    这之后,因为各种原因,后续搜寻便是停止了下来。

    唐小权从来没在人前提过,但没到夜深人静,想到父母妹妹不明朗的遭遇,唐小权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时下听老徐突然重提寻亲事宜,你说唐小权怎能不激动呢。

    明白年轻人心理所想,老徐展颜露出丝温醇笑容:“是的,我是有这个打算,所有才把大家着急起来。”

    “那老徐你具体打算怎么做?”茫茫世界,想要寻亲谈何容易?

    尽管唐小权恨不能分分钟找到自己父母下落,但起码的理智他还是有的。

    他清楚找人不是随便嘴上说说就能成功的,即便他们现在村子具备了长期离开队员的条件。

    可上哪儿找?怎么找都是不可回避,必须解决的问题。

    老徐既然提出这个议题,自然心里早有计较。

    在听了年轻人质疑后,老徐习惯性亲敲了敲桌子:“我是这么打算的,这末日求亡复兴会上回不是给咱留了个宣传稿吗,上面提到了个庇护所,我的意思是咱们第一站先去哪儿碰碰运气。”

    这是老徐目前能想到唯一靠谱的地方。

    “你打算去那儿?”林俊夫蹙起眉毛嘟囔一句。

    老徐肯定diǎndiǎn头:“是的。”

    “可那地方……靠得住吗?”

    “末日救亡复兴会”来路不明,目的不明,加上和己方有过节冲突,单凭对方一纸留言就方言过去寻亲,对于此diǎn老林并不看好。

    老徐淡淡应道:“靠不靠的住得去了才知道。”

    “这样风险会不会有diǎn大啊!?”老赵从旁也是附和。

    老徐照旧diǎndiǎn头:“风险肯定是有的,不过这趟咱们必须去,我们必须搞清楚末日救亡复兴会到底是个什么组织!如果他们所做事情真如宣传稿上所言我觉着我们可以和他们接触。”

    老徐到底还是谨慎的,他尽管提议去“末日救亡复兴会”的庇护所,但并非莽撞过去,最终决定还是得在调查核实后在能做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