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村长室,长桌上,老徐,老赵当间而坐。 (.  . )

    黄霜,郝云以及一对母女也同样坐在旁侧。

    周围幸存者团队部分成员围观观看。

    村外,林俊夫领队与段成伍一行值守小队继续对村子外围保持警戒状态。

    这是老徐受益的,他倒并非单单为了提防黄霜等人使诈。

    因为就目前情况来看,老徐不认为黄霜等人会有啥过激举动。

    不过黄霜不会,不代表别人不会。

    老徐这么做主要是防止有带人跟踪黄霜等人驾乘车辆,并伺机展开袭击。

    这才末世是很常见的攻击手段,一些有能力的团伙势力,通常不会选择攻击小目标。

    比如监狱方面匪众,他们就是在摸排了村子具体地址后,方才对村子展开了一系列上不了台面的手段。

    这也难怪嘛,有势力的团伙与其打击小股幸存者,显然直接尾随突击人家大本营收益更大。

    尉泱从后厨端来茶水和点心,朝桌上一搁。

    老赵摆手招呼:“来,来老黄,先整点吃喝东西垫垫肚子,你们这一路奔波也挺辛苦吧。”

    老赵的热情叫黄霜有些吃不消,赶紧出声谢道:“唉,我们也没啥辛苦的,倒是你们……这么客气,叫我……”

    “唉,别说那些见外的话,你这次过来加入我们,之后咱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还整啥两家话呢。对了,老黄你还没给介绍下,这两位是?”眼眸移转到黄霜旁侧始终没有说话的女人,少年身上。

    “哦,你看我这……她是薛宁,丈夫就是那个……”摇了摇头,黄霜叹了口气到底没有把话说完,随即话锋一转冲着少年道:“他叫谢河。”

    尽管黄霜适才话语及时止住,但在场众人不是傻子,很清楚黄霜话里所指是谁。

    “对不起嫂子,你丈夫的事情……我非常抱歉,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但是……”

    “不用说了。”女人不知道是不是过往哭泣太多,嗓子出口的声音略显沙哑:“这件事情老黄回来和我仔细说了一遍,冤有头债有主该找谁报复我虽是妇家人但道理还是讲的。事情和你们无关,既然凶手已经受到应有惩罚。那就没什么好追求的了。”

    话虽这么说,但老赵知道有些事情那是那么好淡忘的。

    尤其还是事关亲人逝去的问题,想想过往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弟兄们惨死的场景何曾因为时间推移就能忘却?

    不过对方既然不愿提及,老赵自然不会追着不放。

    诚如他适才自己说的那样,现在说再多都毫无意义,人死不能付出,唯有日后对面前女人,少年多加照顾,也算是告慰死去的那位悲催丈夫吧。

    “那个,尉泱,你和小娜,德米去给薛宁,谢河归持间屋子出来,老黄,小郝,你俩倒时就跟他,小胡住一个房子吧。抱歉啊,目前咱这里房子还在整修,等日后弄好了,再统一调配。”老赵按部就班做着分配。

    能来村子,黄霜就已经知足了,对于住宿啥的哪里会有啥过分要求。

    他是实在上,也是明事理的人,他可不会说因为对方杀了己方的人,就觉着自己有理。

    没错,从道义上讲,黄霜等人确实有理,毕竟,幸存者团队杀了他的人,老徐这边也的确理亏在。

    黄霜即便索要些恩惠也实属情理之中事情。

    可问题这他瞄的是末世,杀人才是合情合理事情。

    你指望因此为自己谋利?那只能说此人是傻子白痴。

    “不用那么麻烦了老赵,我们在外面波动这么久,现在有个落脚点已经心满意足了,住哪儿都可以,你们真的不用为我们特别做什么。”

    黄霜这绝对不是啥恭维话,他们这批人也和幸存者团队初期一样,颠沛流离,四处挪动。

    搁咱现在话来说,那就是妥妥盲流啊。

    没办法,人员配置在那儿,拖儿带女,注定这个结果。

    不过有一点你得承认,能靠着这样团队在末世过活这么久,本身就已经是个非常牛叉的事情了。

    老赵做为过来人那是感同身受啊,没有家的感觉在场没有一位幸存者团队成员也都是记忆犹新。

    “呵呵,老黄都说了别客气别客气,你看你咋还这么见外。放心,就咱目前驻地的水平还达不到特别优待你们的档次,刚才的安排都是正常行为,你就别多虑了。”

    略带玩笑的话语,老赵有意打消黄霜多虑。

    罢了,众人又是闲聊了几句,在尉泱等人回来后,老徐便是吩咐各自队员带黄霜一行人回屋整理休息。

    待得大家伙都离开后,唐小权凑到徐仁杰身旁。

    老徐正兀自在桌上品茶,见年轻人凑过,笑着问道:“权子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无事不登三宝殿,众人都随大部队离开了,围堵唐小权留下,徐仁杰确定后者定时有事儿询问。

    起身朝外看看,确定外面没人走动后,唐小权将屋门给带上。

    完了,这才行到座前,朝老徐身旁拉了拉。

    年轻人这幅模样,也是叫老徐肃然了起来。

    无疑,以年唐小权性格,他这么谨慎行事,老徐料定接下来对方所言绝非小事儿。

    “到底有什么事儿啊?”老徐催促追问。

    “是这样老徐,刚你也听到了,那个薛宁和谢河是死者丈夫孩子,现在把他俩留在咱们驻地,会不会……你知道叶昊毕竟也在啊。”

    蹙着眉毛,唐小权表情十分严肃。

    点了点头,明白了唐小权心下所想的徐仁杰深吸了口气,继而重重吐出:“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有想过。不过呢,咱到底是把人留下了,老黄他们人品是可以的。至于说对方与叶昊的纠葛……走一步看一步吧。不管怎么说,叶昊没有直接参与杀害这件事,所以相关矛盾日后总会有办法解决调和的。”

    拍拍唐小权肩膀,老徐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儿给底下队员太大压力,也不想队员们因为这件事儿对老黄的人抱有警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