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找到集卡(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找到集卡(七)

    “轰!轰!”伴着两声爆响,道路前方捧起两团血雾。

    黄霜顺利将车驶上闸道。

    见得此状,老徐反手将家伙丢进车里,完了扯开车门,跃身而入。

    启动,挂挡,踩油门,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东风勇士,爆出声怒吼,疾驰向前。

    “连长,你上前,后面我们盯着!”手台传来雷瞳的消息。

    老徐瞅了眼后视镜,见后面数只跳跃者已经跃出爆炸扬起的硝烟尘土,整急促朝自己车子后方追逐而来。

    若是他在继续跟着集卡后面,非但自己勇士车速优势体现不出,还会因为不作为,导致跳跃者追击得手,影响前车。

    鉴于此点,老徐果断偏打方向,然后一脚油门轰下。

    东风勇士瞬时如脱缰的猎豹,迅速赶上集卡,紧接朝越而过。

    老徐这边驾车超过,雷瞳那边立马是与魏大壮一起将车门推开。

    时下他们几人都或多或少有伤势,所以禁不起太大折腾。

    门开瞬间,一股清爽空气席卷而入。

    将车厢内丧尸污染气息减弱不少。

    雷瞳将身上95取了下来,他是全车中唯一携带自动武器的人。

    没办法,军人出身,习惯了。

    而魏大壮,霍元凯,王强,唐小权则是各自掏出********手枪。

    登时,车厢内里一阵拉动枪栓声音。

    “我来吧!”考虑到旁边队员射击水平,雷瞳示意由他解决。

    毕竟,队员们身上都有伤势,再加上弹药有限,谁都不知道前路是否还会遇到其它问题。

    鉴于这些,雷瞳责无旁贷担负起阻击任务。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霍元凯,王强还是各持手里家伙,摆出射击姿势,以为雷瞳策应。

    提防对方有啥伤势,叫某只畜生得手,突破重围接近车子。

    没有多余废话,协作无间的队员们简单说道后,便是做好了狙敌各种准备。

    雷瞳举起手里95,锁定一只跳跃者后,待其进入到最佳射击范围后,果断击发,一个三连点将后者给撂翻在了地上。

    这一击,雷瞳未能将畜生爆头,但子弹似乎是打在了畜生的小腿膝盖处,加上急速冲击的侧翻,等畜生再行调整起来后,畜生速度明显减慢了下来。

    本来就没打算能毙杀畜生,没办法,这样高速追逐战,想要用95枪枪打中跳跃状态的“跳跃者”,其间难度可想而知。

    好在,队员们都在告诉行驶车中,雷瞳目标很明确,只要保证己方车速能跑的过畜生追击那就ok了。

    一只了罢,雷瞳枪口立刻移转。

    “砰砰!”两枪再次掀翻一只“跳跃者”。

    这人啊,行为做事讲求个习惯。

    开枪射击亦是如此,两枪了闭,雷瞳手也渐渐热起来了。

    枪法准度随着手热也是变的精准,后面的射击虽然都是如法炮制,但丧尸被击中位置以及中枪后状态明显下滑。

    借着雷瞳出色发挥,追击丧尸被彻底阻击了下来,直到最后霍元凯,王强也没找到击发机会。

    见畜生都消失在视野之内,雷瞳如释重负摸去额头汗水。

    魏大壮从兜里摸出香烟给车内一众弟兄没人发了一直。

    这个时候,来上一只烟,当真是种享受啊。

    点着烟,雷瞳按动手台通话按钮给徐仁杰汇报说道:“连长,畜生已经搞定了,目前后方安全!”

    收到消息的老徐,打了把方向,将车脱离原来队列,完了借助后视镜确认了下后方状况,确如雷瞳所言,之前追击的畜生大军已经不见了踪影。

    回正方向,老徐重归队列,完了出声征询:“你们怎么样?有人受伤没?”

    雷瞳目光扫过车内一众。

    魏大壮扭扭脖子:“俺没事儿,就是擦了点皮。”

    话虽这么说,可从魏大壮面部陡然抽搐的表情,雷瞳知道,庄稼汉身体状况绝非他说道的那般简单。

    而在看了王强,唐小权后,亦是如此。

    等到了霍元凯那儿,魏大壮“哎呀”一声。

    “老霍,你这衣服都给……”

    霍元凯的羽绒服在与畜生交锋中,被其锋利爪牙给豁开了口子。

    内里绒絮早已不见踪影。

    唐小权不由担心问道:“老霍,你里面没有给……”

    后面的话,唐小权适时止住,没敢脱口。

    毕竟,那后果可是相当残酷与叫人难以接受的。

    其它人也都明白唐小权未完话语所饱含意思。

    一时间,车厢内里气氛凝重了起来。

    “快,快!还等啥啊!老霍赶紧把衣服脱了看看!”魏大壮明显有些焦躁,言语间也变得急促起来。

    对此,霍元凯倒是显得很从容。

    做为在末世拼杀了这么就的爷们,他早已把生死看淡。

    搁着过往,他或许还会因为担心儿子顾虑许多。

    但是时下,加入幸存者团队后,在与这些队员切实交往,霍元凯此时已经不在如过往那样提醒吊胆,畏首畏尾了。

    他知道,不论现在还是将来,饶是他霍元凯真的在行动中壮烈了,驻地这些兄弟,朋友也绝对会把他的儿子照顾好。

    这从众人对沈炼死后的厚葬,以及对贺静母女的关怀便能看出。

    这只团队是讲究人情的,不会出现人走茶凉的悲剧。

    望着面前一众队友关切眼神,霍元凯尽管淡漠生死,但此刻他的心是热的。

    都说人生在世,得一知己足以。

    而眼下,霍元凯的人生无疑是丰富且充实的。

    拉开拉链,可以清楚看到畜生5道爪印豁开的口子。

    好在这是初春季节,由于还处倒春寒时日,所以老霍并没有褪去冬衣。

    否则搁着夏天,他这被撕开的可就不是一两件衣服那么简单了。

    内里毛衣不出意外也是在“狂暴者”的利爪招呼下,被折腾的没了模样。

    上好的羊毛,被爪尖勾搭的毛球四起。

    不过好在这层防护阻隔,倒是没有彻底损坏毛衣的组织。

    但这并不代表霍元凯就安然无事了。

    要知道,畜生的爪子那是带有丧尸毒株的,哪怕被他爪子稍稍划破一丁点口子,等待被抓者的命运也只有死路一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