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高速奔袭(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四十四章 高速奔袭(下)

    拉弓搭弦,胡晓东开启了连射模式。

    几乎每一只利箭的射出,都会伴有丧尸坠地声的出现。

    得益于胡晓东牛x的箭术,唐小权等人周身的压力登时骤减了不少,原本紧随其左右时不时探爪够挠的行尸一一消失不见,这也令得他们终于可以放开脚步,夺命狂奔。

    约莫又是奔出了数10米,久违的半挂货车渐渐映入眼帘。众人不再犹豫,纷纷跃下车身,冲出了拥堵的“车队长龙”。

    “上车!快快!”赵云海早已是将车发动待定,隆隆的引擎轰鸣此刻就如同“百灵的啼鸣”悦耳动听。

    胡晓东并没有因为车下伙伴的到来而有所分神,他依然保持着全神贯注的状态,两眼直视着前方,不断移动的瞄具以及适时撒放的右手,令得任何妄图冲破他箭矢防线的丧尸都难逃被穿孔爆头的命运。

    但箭终究是有限的,而丧尸却是无限的,无论你箭技多么精湛,无论你心态多么稳定,可在拥有庞大基数的丧尸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惘然!

    这不,就在胡晓东这厢“百步穿杨”射得起劲的时候,他箭囊里的羽箭却是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减少。

    又一次着手伸到了箭囊的边角,胡晓东顺势摸了下箭口的四周,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意在统计自己箭囊里箭矢的数目,以做到心里有数,了如指掌。

    然而随着这一次的抚摸结束,胡晓东停下了原本准备搭箭拉弦的动作。

    缘何?因为此时此刻,在他的箭囊之中,箭矢所剩的数目仅有可怜巴巴的3根!

    是的!没错!只剩三根!短短5分钟,他便是把13根箭矢消耗到几乎殆尽的地步。

    由此也足可见得此刻情势的紧迫!

    抬眸瞟了眼正前方已经完全冲过半挂货车的尸群,胡晓东的心底由心而发的浮起了丝无力与颓然。

    毫无疑问,继续这般射杀下去已是毫无意义,想要单凭三只羽箭去阻挡这样一只由庞大数量组成的尸腐大军,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箭是宝贵的,胡晓东不愿将之继续浪费在这徒劳无意义的事情上,所以背手抽过砍刀,他纵身跳下车子。

    没有任何的停顿,落地的同时,胡晓东便已是锁定了目标,所以寒光一闪,砍刀冲着迎面而来的丧尸便是怒劈而下。

    “咔嚓!”刀刃瞬间没入了尸脑之中,胡晓东甚至连眼睛都未眨一下,拔出砍刀又是一记斜掠劈出。

    “哗啦!”

    好家伙!刀过脸颊处,不留一点痕!

    一时之间,碎肉四溅,血水横飞,两只被破坏了大脑中枢的“倒霉蛋”终于在不堪的重负下,软瘫在地了。

    “胡哥!上车!咱们走了!”耳际传来唐小权的呼喝,胡晓东知道己方一众定是已经“整装待发”完毕,那么自己这防守拖延任务也该到此结束了!

    抬脚踹倒意图抵近的一只行尸,胡晓东三两步跃上车子,上车之后,他也不进车,借着车体边缘的抓手就那么挂在了车外,待得身形稍稍平稳,他便是赶紧着手怒拍车顶,疾呼促道:“老赵,快开车!快开车啊!”

    也难怪胡晓东会表现的这般焦急,因为就在他跃上车子站定的同时,其眼眸前方丧尸大军的先头部队已然是追到了gl8的尾部。

    换句话说,只要在给这帮畜生几十秒的时间,它们便能彻底将gl8给包圆咯。

    赵云海如何能不知晓车后的危情,事实上从适才尸群出现,到己方一众匆忙上车,第一时间上车掉头的他便是一直密切关注着车后的动静。

    所以在第一只行尸突入“禁区”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万事具备,只欠油门了!

    事到如今,没什么好说的,赵云海用力一推档杆,同时右脚迅速踏下,强劲的动力直接是令得车胎的轮毂在地上扬起了一阵浓浓的烟尘。

    “吃屎去吧!畜生们!”压抑了许久的王强,心下的郁闷之气随着引擎的轰鸣而起,终于是得以发泄了出来。

    而其他的同伴也一样是兀自长舒口气,颓然的卸下了“包袱”。

    “嗡……”车速以着极快的速度的攀升,几乎瞬间便是达到了60码。

    而对于拥有着十几年驾龄的赵云海而言,他无论是在操作还是在心理素质方面,较之阿城都是要强上许多。

    所以那些兴奋的,挥舞着手臂的抵近尸群甚至连碰都没碰到gl8一下,便是被浓烈的尾气烟尘喷溅了满脸。

    胡晓东双手紧紧的附在车壁,半挂在外的身形,其上白色的外衫在劲风的拂动下发出咧咧的响声。

    待得疾驰了约莫3分钟有余,在确认了车后确无丧尸的踪影后,gl8的车速终于是缓缓地降了下来。而胡晓东也趁此机会,猫腰钻进了车内。

    用力带好车门,胡晓东如释重负的仰靠在背椅之上,浑浊的汗水顺着他的眼角滚滚而落。

    当真是千钧一发啊,回想着适才尸群狂涌的场景,胡晓东不自禁的唇角抽动了一下。

    车内很是安静,幸存者们皆是兀自调整着混乱的心绪,尉泱将早已准备好的食物与矿泉水分发给了大家。

    毕竟,不管道路如何曲折;生活如何艰难,这日子终究还是要过的。

    这顿饭众人吃的格外的香甜,虽然只是些面包饼干,但于刚刚从死亡线上挣扎得生的幸存者而言,却是无异于满汉全席!

    稍做调整,唐小权捋了捋脑中的思路,然后抽身从袋中取出了适才的那部对讲机,继而轻轻道:“胡哥,这是我们刚才在一辆挂着武警牌照的车上找到的,其间有人和我们进行了联系!”

    兀自点了点头,对于年轻人所说的事情,胡晓东早就接着制高点的优势,尽数收入眼底,所以他直奔最核心的主题道:“那对方有说些什么?能为我们提供住所吗?”

    “这个~”唐小权若有所思的挠了挠脑袋,然后缓缓抬头,迎上胡晓东的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