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厂门前的冲突(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四十八章 厂门前的冲突(下)

    “你!把裤腿撩起来!”

    低沉的厉喝把阿城下了一跳。

    阿城并非有意不想撩起裤腿,而是那划破的伤口因为汗液的缘故,已是与裤管的面料粘连在了一起,现在只要他稍稍一动,便会有撕裂的痛感。

    所以……

    勉为其难的挤出一丝苦笑,阿城试图向汉子做出解释:“这位大哥,俺这腿摔伤了,它和……”

    “撩起来!”没有任何的废话,汉子压根不给阿城把话说完的机会,他当即插话道。

    见得对方如此蛮横嚣张的态度,王强如何还能忍受的下去?

    不过鉴于老大哥胡晓东适才车上训斥的余威还在,王强还是强忍了下来。

    他兀自深吸了口气,待得稍稍平复了几许心头的火气后,缓步走到厂房的跟前,一边走,一边道:“喂!大哥!麻烦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朋友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他的腿受伤了,你没必要搞的这么绝情吧!”

    眼眸微微偏转,汉子着目打量了王强一番,眉宇神情间皆是透着股浓浓的不屑一顾,仿佛是在告诉说:“你给老子哪凉快!哪待着去!”

    嘴角不自禁的抽动了两下,这几乎已是快要触碰到王强的底线了,可汉子却丝毫未觉的紧盯着王强的双眼,继而手指阿城所站之方向,一字一顿命令道:“你!给俺把裤兜撩起来!”

    “你!”拳头紧捏成拳,王强的胸口开始剧烈的起伏。

    眼见着火山即将喷发,阿城赶紧三两步拖步档在了王强的身前:“呵呵,强哥,没事,没事,他就是看看俺腿,不打紧,俺给他看就是啦!”

    双齿紧紧咬住,阿城说话间便是俯身捋起裤管的一角,继而着力向上一拉,速度之快,快若闪电。

    而随着他这迅捷的拉起,一声清晰可闻的皮肉撕裂声从裤腿的粘合处传来出来。登时便是令他背脊一颤,斗大的汗珠应时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腥红的鲜血在没了皮布的阻挡后,立刻是如溃坝的洪水侵透而出,仅是片刻,便是将阿城细嫩的膝盖染成了红色。

    眉头猛然一皱,汉子并未因阿城腿部的严重伤势而产生任何的恻隐之心,相反从他此刻的面部表情来看,他似乎非常的……

    手指朝侧边一甩,汉子没有丝毫的犹豫,冰冷的话语旋即脱口而出:“你!去那边站着!”

    “慢着!阿城!你别过去!”不由分说的扯住阿城的臂膀,王强将之拽到了身后。

    气恼,无可抑制的气恼!毫无疑问,王强的气火已是被汉子的“目中无人”逼到了,相信饶是现在胡晓东走出,怕是也难灭前者心头的火焰了。

    “你tm什么东西啊!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啊!”不管三七二十一,王强吵嘴干架的原则就是:要么不动,动了就必须在气势上绝对压制敌人,所以……

    “nmd,当时叫咱们来这的是你们!现在咱来了,你们又这样那样的折腾咱!当咱是啥?猴子啊!给你们耍的啊!操!我们已经够tm配合了吧!叫排队就排队!叫验身就验身!叫交武器就叫武器!你们还tm想怎样?你看看我这兄弟,都tm跟你说了他摔伤了!你y还叫他掀!咋啦!强迫别人干事很爽是吧!欺负弱小很得意是吧……”

    “你tm说什么!”也不知那句话刺到了汉子的敏感神精,令得原本还仅是皱眉聆听的他,突然跟针扎了屁股般突然蹦了起来:“混蛋!你说谁欺负弱小了?”

    很遗憾,王强与人争论时,他那单细胞的特点,会选择性的忽视掉对方的言语,所以适才汉子的反驳与“渐入佳境”的王强而言,形同放屁。

    没有丝毫的畏惧,王强自顾自的继续道:“别tm拿眼瞪我!我告诉你!别人怕事!老子不怕事!你以为自个儿占个山头就tm是大王啦!一边儿玩去!我现在问你,你y是不是那个姓……哦,对!姓林的?不过看你y这怂样,要涵养没涵养!要风度没风度!顶多就是人家养的一条看门狗!哦,不,狗你都算不上!人家狗还知道不挡道呢……”

    “nmd!”

    "梆~"铁门一阵晃荡,汉子怒气之下,直接是一掌拍在了门栏之上。

    见得双方有动武的趋势,唐小权不敢有所大意,赶紧是提步跑了过去,他必须赶在事态进一步恶化之前,稳定住局面。

    先是伸手拉住王强,唐小权低声冲其耳语了几句,然后又是招呼尉泱去车里为阿城做好伤口的包扎。

    待得做完这一切,唐小权深吸了口气,然后挂起了副连他自己瞧见都会为之呕吐的谦卑笑脸。

    “呃呵呵~”令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笑声,唐小权回转过身,和气的说道:“这位大哥,您消消火!我这兄弟呢,平时脾气就比较暴,刚见着同伴那样,他可能有些没控制情绪,所以还请大哥您见谅!呐,要不……”

    事实上,你别看唐小权此刻说的人五人六,其实啊适才在王强发飙之际,就是他在后面不动神色地制止了胡晓东等人想要上前拦阻的举动。

    那么他缘何要这么做呢?其实道理非常的简单。

    总得来说就2个字:“立威”!

    是的!唐小权想要利用王强的喝骂给场内汉子一个下马威,因为从适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来看,对方实在太过强势了,以至于他根本不给己方任何辩解和说话的机会。

    而这无疑对己方未来的生活是非常不利的。

    毕竟俗话说的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欺,当你过分去迁就一个人时,非但不会令对方觉得你为人好处,相反会因为你的顺从而更加变本加厉的折腾你,使唤你,甚至欺辱你。

    所以唐小权这才会想到要在进入到这个新的集体之前,利用王强的“发飙”让他们明白,己方绝对不是可供他们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而就在唐小权这厢如意算盘打的良好之际,一个浑厚且低沉的嗓音突兀的从厂区的内部传了出来:“大壮!外面什么情况?怎么那么吵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