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庄园接触(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庄园接触(九)

    闻听完胡晓东解释,妇人在其身上打量一番,随即又看看徐仁杰。

    老徐苦笑点头,面露愧疚之意。

    “庄园比较大,回头我会带你们熟悉下。”说着话,妇人蹲下身子取出链锁,将盖板锁牢闭紧。

    罢了站起身子:“走吧,现在先带你们去洗手间。”

    兀自头前带路。

    妇人这厢开口,胡晓东,徐仁杰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一前以后跟了上去。

    “呵呵,阿姨,你们这里可真大啊!”胡晓东自来熟的开口道。

    妇女点点头:“恩。所以在没熟悉前,你们最好别乱跑,不然真会迷路的。”

    这话听着好笑……在房里迷路,搁着过往胡晓东怎么也不会相信,但现在,他绝对相信。

    “呵呵,说的是,刚才要不是碰着您,我们真懵圈了。”胡晓东适时给己方莽撞举动找托辞。

    “下次再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或者问问庄园值守人员,他们都会带你们去的。”

    “哦,好的好的。”忙不迭点头应时,胡晓东尽力扮演好老实人角色。

    罢了,他反口续接道:“我还是头一回见带地下室房间呢,您胆子真打,我和我这兄弟刚下去还觉着不得劲呢。”

    妇人含笑摇摇头:“没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那里是物资储藏室,我刚下去替你们找生活用具的。”

    “唉,真是麻烦您了。”

    “应该的,不过专门的洗漱用品库存已经没有了,我看回头怎么给你们调剂下。”老妇苦恼吐了口气。

    见状,胡晓东立马推脱:“不用不用,阿姨您不用那么麻烦,咱能搁你们这落脚有口热饭吃就已经感激不尽了,旁的我们无所谓的。”

    “那怎么行,”妇人肃然道:“既然来了庄园,我们接纳你们,自然要安排好你们一切,否则和叫你们在外流浪有什么区别啊。”

    别说,妇人这句话听在人心,委实叫人暖洋洋的。

    如果不是胡晓东,徐仁杰有自己队伍,有自己家园,此刻妇人这席话怕是真能把二人说哭咯。

    这绝非夸张,毕竟,在末世能有个靠谱且愿意劫难落难幸存者团体实在太难。

    为了不在这样“动人”问题太过纠葛,胡晓东岔开话题:“阿姨,看您对这庄园这么尽心,熟悉,你应该是庄园主人吧?”

    听罢,妇人幕的停下脚步,数秒方才缓缓达到:“我是这里的保姆。”

    “哦,那“家主”她是主人?”胡晓东继续深入。

    “也不是,这庄园的主人在爆发后没多久就被感染丧命了。后来“管家”带着我们筹建这座庄园,完了一点点建设吸纳外面幸存者。”

    有些出乎胡晓东意料,他没想到家主原来是庄园管家。

    不过细细想来也在情理,不然这鬼地方,地处偏僻,一般人也很难找到。

    “你们不容易啊,发展成这个样子。”唏嘘感概,老徐适时插口:“我看你们外面弄了不少集装箱,把那些东西运回花了不少功夫吧。”

    闻及此言,妇人出人意料摆摆手:“那个,还真没什么。不瞒你们,这家庄主身份背景不简单,在上头认识不少人,当时末世还没开始,这里就已经在被改建。等我们过来时,这些集装箱什么的都围砌完毕了。”

    果然与自己推断无二,老徐之前看到这些集装箱就断定庄园主任多半提前收到了什么消息。

    否则单凭普通人士,根本没可能末世后搞到如此数量集装箱。

    不说别的,饶是老徐他们为了弄辆集卡,都差点团灭。

    “难怪啊,唉,这年头有头有脸的是人,咱普通老百姓……”轻叹口气,胡晓东感慨良多。

    都说人人平等,可事实,人和人怎么可能平等?

    从人类整个进化史,自始至终就没有过平等。

    莫说整个人类,放眼地球,也从未哪个物种有过平等。

    不过现在慨叹这些毫无意义,权利也好,地位也罢,这也是人家凭本事挣来的。

    就这么闲聊功夫,妇人将胡晓东等人带到了洗手间。

    “到了,这里就是。”指了指面前屋门,妇人示意道。

    “谢谢,真是麻烦您了。”胡晓东感激。

    “别那么客气,在这儿就当自己家,好了,我还有事儿,你们解决完,就回屋休息吧。等后面有时间我在带你们好好熟悉庄园。”

    说完,妇人转身离去。

    这时,徐仁杰突然出声叫停妇人步伐:“等一下。”

    闻言,妇人转过头:“还有什么事儿吗?”

    徐仁杰目光落在妇人裤腿,随即着手点指道:“那个……你的裤子……”

    顺着老徐手指方向,妇人侧目向下看去。

    但见裤腿后侧浸染红色。

    “哦,可能是下去不小心碰到给猪放血的池子了。”妇人随口解释。

    胡,徐二人互看一眼。

    “给猪放血?”胡晓东抛出疑问。

    “庄园原来主人知道有事情发生,所以在庄园不仅购入了打量食品物资,菜园种子,还饲养了鸡鸭猪鱼等活禽。本来在户外散养,但这些就因为这些畜生鸣叫导致庄园曾被丧尸包围。庄主也是那次被咬感染的。自那以后,我们就把畜生集中到地下室了。这样不仅能避免它们招惹丧尸,宰杀后地窖低温也方便保存。”

    妇人徐徐道来,胡晓东,徐仁杰听罢不禁再次唏嘘。

    “好了,你们不是要上厕所吗,赶紧去吧。我走了。”

    “哦,您忙,您忙。”回过神的胡晓东赶紧是出声道别。

    妇人走后,徐仁杰眼望对方离去方向,眉头缓缓蹙起。

    “老徐,老徐!”着手捅了捅发呆的徐仁杰,胡晓东低唤。

    “啊?”幕的回过神,老徐迎上胡晓东眼睛:“什么事儿?”

    胡晓东无奈苦笑:“我没事儿啊,我看你刚愣那儿,咋啦?”

    老徐摇摇头:“没什么,这里不是说话地方,先进去上厕所吧。”

    耸耸肩膀,既然徐仁杰都这么说了,胡晓东也不好多问,当下推开厕所门,提步行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