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十六)

    “走!”没有说太多,老徐瞅到了暗处的监控摄头已经调转方向对准了己方。

    这是一个信号,己方的行动已经引起了暗处人员注意。

    为了避免不必要麻烦,老徐招呼众人离开事发地。

    当然,他们并未直接返回住处,如若那样的话反而弄巧成拙。

    老徐等人没有下楼,而是继续在楼上溜达。

    不仅溜达,而有意无意批判小个男的无知与不懂事故。

    做完这场大秀后,老徐等人这才下楼回屋。

    进屋之后,三人相继洗漱,完了齐聚卧室。

    没人说话,没人走动,房间陷入死寂。

    显然适才见到事情皆是牵动了众人心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很快便是到了中午时分。

    瞅了眼房间内时钟,老徐堪堪从床上爬起:“走吧,咱们吃饭去。”

    不能总是叫人来提醒,这回先遣三人组很自觉自行前往餐厅。

    只是人在半途却是被人拦了下来,没错,此人依然是老妇。

    “阿姨,有事儿吗?”胡晓东挤出丝微笑开口问道。

    老妇憨实一笑:“你看看你这孩子,每次见到我干嘛这么拘谨,我就那么招人烦吗?”

    听罢妇人这般言语,胡晓东赶紧摆手否定:“哦,不不不,阿姨啊你看你这话说的,你人那么好,对我们那么照顾,我们……呵呵,怎么可能烦你们了。我这不是看你拦下我们,心想有事儿呗。”

    “还真叫你说对了。”

    “啊?”

    “我们这儿呢,对于新成员都会举行欢迎仪式,我过来就是领你们去吃大餐的。”妇人满面喜色。

    胡晓东先是一愣,随即推脱:“唉,阿姨,这,这欢迎仪式就算了吧,我们在这儿吃的挺好的,没必要铺张浪费,再说咱这啥都没帮庄园做,白吃白喝一天已经够不好意思了,怎么能……”

    “不不,你这话就不对了啊!我说过,在我们这里凡事都得按规矩来,无规矩不成方圆,这对新成员举行欢迎仪式同样是我们制定的规矩。目的就是要你们形成一种融入大家庭的荣誉观念。还有今天这顿饭庄主也要参加,你们就别多说,赶紧跟我过去吧。”

    “啊?庄主也来啊!?”与后面徐仁杰,霍元凯互看一眼。

    这个女庄主在庄园那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就老徐等人,自打头一回如庄园与之有过片刻接触,后面基本就再没见过此女。

    此刻听闻后者要亲自接见,而且会餐。

    这个待遇不亚于文明社会被领导层面人物接见啊。

    迟疑片刻,意识到自己不妥的胡晓东赶紧是根据说道:“哎哟,那咱可得快点,不能叫庄主等我们,走走,阿姨还请您头前带路,我们赶紧过去。”

    随着老妇一起,胡晓东等人行到二楼后方一处独室。

    推门进入,女庄主已然恭候在内。

    “庄主,人我给带来了。”

    “呵呵,坐坐,不要客气,就当到自己家一样。”

    摆手示意老徐等人坐下。

    胡晓东礼节性道了声谢,然后拉开椅凳坐了下来。

    “庄主,您真是太客气了。我们过来投奔,您肯收留我们已经感激不尽,现在还亲自设宴给我们接风洗尘,这……这实在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啊。”

    多年的从商经历,叫胡晓东说起这些客套话来丝毫滞涩都没有。

    庄主淡笑回道:“没什么受宠若惊之说,来了就是庄园的人,上菜吧。”

    吩咐传达,屋门打开,一盘盘大餐相继端上。

    说是大餐,其实也就那样。

    不过相较于这几日吃的大锅饭,明显要高上许多。

    一盘红烧肉,一锅骨头汤,还有几盘新鲜蔬菜做的小炒。

    这样配合对在外求生幸存者来说无疑就是大餐。

    “吃吧,不要客气!”

    当然不会客气,胡晓东二话不说给自己来了块红烧肉。

    “怎么样?这肉味可以吗?”庄主笑问。

    胡晓东咀嚼两口入肚,交口称赞:“不错不错,油而不腻,我好久没吃这样滑嫩红烧肉了。”

    又是一番吹嘘客套。

    闻言的庄主满意点点头:“你们也吃啊,这是我们这大厨专门做的,都趁热吃,凉了就没那口感了。”

    庄主热情招呼,霍元凯,老徐不好推脱,各自拾捡一块丢入口中。

    “唉,阿姨,您也坐下车呀。”见老妇站在后面没有入席,胡晓东开口说道。

    “坐吧,一起吃吧。”庄主随即指了指对侧椅凳,跟进附和。

    此音了罢,老妇才点头谢过,行到指定位置,拉凳坐了下来。

    好家伙,见得此情此景,更加是叫老徐等人领教了庄主的威风。

    这里还真是论资排辈,饶是吃个饭,庄主在场,未经允许都不能入座。

    “庄主,这个房间是在装修吗?”老徐没由来道出一句。

    胡晓东莫名转过脑袋,递过一道疑惑目光。

    老徐仰头望天,指了指顶上。

    胡晓东移目看去,果然头顶上方罩着个硕大黑色布帘。

    难怪适才进屋觉着屋内有些压抑。

    “你说的没错,这个房间本来是打算装修的,不过末世后,一直耽搁了。”

    “啊,原来如此啊。”老徐若有所思点点头。

    整个吃饭过程,双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由于知晓庄主在庄园身份特殊,所以胡晓东也不敢天南海北闲扯。

    只能顺着对方话茬,小心作答。

    就这么吃了一会儿功夫,庄主突然话锋一转,提问说道:“听守卫说,今天早上你们去了上楼?”

    “呃……”心下浮起抹不妙,胡晓东不敢撒谎,当下如实回道:“是。”

    不过随即他又警戒补充:“我们上去是为了熟悉环境,没办法,这里实在太大。”

    “的确,熟悉下挺好的。你们应该还碰到一些事情了吧。”

    模棱两可的话语,但老徐等人都不傻,大家都清楚庄主暗示的什么。

    胡晓东停下手里碗筷,还是老实回道:“是,我们上去时,刚好碰到守卫押送昨晚那个逃犯。”

    “嗯,那可以和我说说,你们对那个人有什么看法吗?”微微扬起脑袋,庄主落目在胡晓东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