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诡异的仪式(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诡异的仪式(二)

    “我选一号!”

    “二号!”

    “我也是一号!”

    没人搭理胡晓东的提问,众幸存者们面无表情机械的报着嘴里口号。

    老妇着拿纸笔,底下人报一个数字,他便对应名字底下划上一笔。

    说实话,这样气氛十分诡异,饶是傻子也能看出这帮家伙没安好心。

    老徐没有停留,他双眸四下查探,试图从目前困境找出有利己方脱逃的可能。

    可惜铁栏十分厚实,完全是把他们封死在了餐桌周遭。

    时下,纵使老徐有战敌本领也无法对面前幸存者施展。

    该死的!!

    对于没有意识到庄园设下陷阱,老徐感到懊恼。

    要知道他打坐在餐桌开始用餐伊始,就曾对头顶黑帘产生过怀疑。

    加上老妇,庄主各种提问对话,更是疑点百出。

    但即便如此,老徐依然是没能做出实质反制。

    “好!”伴着妇人一声“好”字落定,场上登时安静了下来。

    胡晓东,老徐等人齐齐侧目,静等妇人继续玩耍把戏。

    收好圆珠笔,妇人将之交换给身侧守卫。

    罢了,抖了抖手里笔记本,慷慨激昂道:“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选出了目标,更重要,这次有两个同票,这也就是说他们之中将有两人接受洗礼。”

    “啪啪啪!”没由来的鼓掌,台下幸存者手打臂腕,齐齐表达喜悦心情。

    所有一切,胡晓东,老徐,霍元凯皆是莫名搞不清状况。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你们想把我们怎么样?你刚说的什么同票?”

    “您”变成了“你”,单单一个称谓变化已然说明胡晓东心理变化。

    直觉告诉他,妇人所弄之事绝不简单。

    “呵呵,自然是好事。你们不是一直想融入我们嘛,刚才的仪式就是为此。”

    这个回复胡晓东已经听过n次,但他想要知道的是:“请你直接点,这个投票究竟是干什么的?”

    “你们说过想为庄园贡献自己力量,现在经过庄主同意,提前给了你们这个荣耀。”也不知道是真的耳聋,还是故弄玄虚。

    总而言之,这妇人打铁栏落下后,便是进入到了间歇性听不见状态。

    他又一次无视胡晓东提问,自顾自在哪儿做着回答。

    无奈之下,胡晓东也就不再徒废力气给妇人营造气氛。

    果然,胡晓东不问了,妇人反倒是落目在他身上。

    “根据刚才的投票结果,你,还有你,你们两个获得洗礼资格。”

    手指分别在霍元凯,徐仁杰身上点过,妇人唇角撇出抹阴冷笑意。

    那笑意落在人眼,委实是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

    都说人是一种善于伪装的动物,妇人此刻表现出的变化,那是着实叫老徐等人开眼啊。

    要知道,刚到庄园时候,妇人各方面给老徐等人感觉都想是年长的老妈子,体贴周到,善解人意。

    可是没曾想,在他那善意外表下,居然影藏着这样不为人知的险恶用心。

    听罢妇人这席话后,底下幸存者又是没有缘由齐齐鼓掌。

    见此情景,老徐一颗心瞬间坠落谷底。

    完了!这帮家伙肯定要对己方成员动手了。

    虽然尚不清楚对方要干什么,但看老妇眸中流露的兴奋,残忍,徐仁杰知道准没好事儿。

    “好!”抬手做了个收势,老妇示意众人停手。

    待得房间重新回归死寂,妇人方才开口:“徐仁杰,霍元凯,你们恭喜你们两个,很荣幸你们获得了参加我们最终献身仪式的机会。”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还请你把话讲清楚。”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对方摆明要坑害己方。

    既是如此,在跟对方讲道理客气已经毫无意义,老徐没必要在继续掩饰自己身份,当下肃然开口问道。

    老妇暼了徐仁杰一眼:“我们要对你们做的是很神圣的事情,你会用你们的血肉完成你们的誓言。”

    相当荒谬的言论,同时也是非常慎人的言论。

    尤其是期间血肉一词,更是叫人背脊发凉。

    虽然老妇依然没有直说她们要做什么,但期间隐隐透出的东西已然说明了些许。

    “你究竟要拿我兄弟干什么!?”胡晓东竭力压制心中的火气,他和老徐等人感情自是不用说。

    时下,听妇人口气似乎是要拿老徐,霍元凯开刀。

    如此情况,怎能叫胡晓东平静。

    “小胡,干嘛这么激动。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你们啊。说到底你还得感谢你的两位朋友,正因为他们的伟大牺牲,使得你今后可以真正加入到我们这个和谐友爱的大家庭中。”

    “好了!为了咱们能顺利进行接下去的仪式,还得请你们配合做件事情。”

    “什么事儿?”胡晓东警觉朝后退了两步。

    老妇拍拍手掌,随即守卫上前,将几根绑条丢进了笼内。

    “这是什么意思?”

    事实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胡晓东的质问根本多此一举。

    “拿起这些塑胶袋,然后互相把手绑起来。希望你们能配合,你知道我们现在做的是非常神圣事情,千万不要玷污了它。”

    相当悬乎,老妇此刻的言辞举动和黑暗教会里的人所干事情简直如出一辙。

    “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这就是你们庄园的待客之道?我们打进来一直就很安守本分,也一直说要融入你们,为庄园效力,可你们……就这样对我们吗?”胡晓东怒声呵斥。

    听罢,老妇轻叹口气:“我早就说过,小胡你的性子有些过于急躁了。我们这么做怎么了?我们这么做完全是考虑了你们的思想才做的呀。你还要我说多少次你才会明白,现在叫你们做的就是让你们融入我们必经之路。”

    “是吗?那这铁笼,这绑缚带,还有这所谓的仪式……哼哼,我看你们就是在搞邪jiao吧!!”

    到底是把这个词儿给说出来了。

    老妇闻言后,面色闪过几抹不悦,随即冷冷说道:“胡晓东,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们庄主是看你们虔诚才给了你们献身机会。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