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诡异的仪式(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诡异的仪式(四)

    强烈的不安感在老徐心头蔓延。

    作为过来人,地下室的概念从来每个老徐太好的回忆。

    在他过往经历的种种事情,但凡和地下室粘上关联的准没好事。

    果然,最终结果与老徐预料的一模一样,他们到底是行到了一楼低端。

    熟悉的场景,守卫上前着拿钥匙打开了地下室厚重盖板。

    完了,便听身后传来妇人的话语:“你们之前不是一直对这里好奇嘛,现在机会来了,你们可以下去参观一下。”

    “走吧!”老徐当先走下楼梯。

    没办法,这个地点想要动手,显然是找死。

    所以与其被对方拿枪突突,还不如依言照行,伺机而动。

    地下室很是昏暗,只有几许烛火摇曳晃动。

    如此场面,更加是将室内阴森诡异氛围凸显了几分。

    “继续往前!”妇人适时开口。

    紧接老徐便觉身子被硬物顶了一下,不用说那是自动步枪枪栓。

    为了避免不必要损伤,老徐出声提醒:“小胡,老霍,按他们说的做。”

    就这么三人在守卫押解下一直深入庄园内里。

    没想到在这庄园地底,居然还有如此复杂的地堡建筑。

    若不是亲自下来,常人很难想象这地下会有这样构造布局。

    难道这家主人,早就知道末世会降临?

    对此,老徐不得而知。

    更关键是,此刻也不是纠结这些时候。

    簇鼻在空中嗅了嗅,老徐依稀闻到一些熟悉气味。

    很快,他便有了计较。

    作为常年一线作战,深处残酷环境的徐仁杰断定,自己所闻刺鼻气味定时源于血水。

    看来这地下室还真是屠宰场。

    想起早前在老妇衣角见的血印,以及后者回答给出的地下室饲养牲口的结论。

    老徐开始着目四下观望寻找那些被圈养的牲口。

    可叫老徐奇怪的是,这一路走来,他并未瞅见半点畜生痕迹。

    这是相当诡异事情,如果说畜生被圈养在别的地方自己看不见还能说的过去。

    但这么长时间,地底来人畜生竟然半点动静都没发出?

    牲口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听话,“善解人意”了?

    可惜老徐来不及多想,便是被妇人从后叫停了脚步。

    “好了停下吧!”

    不明所以停下脚步,胡晓东,徐仁杰,霍元凯莫名转过身子。

    老妇上前一步,着手指了指靠墙地面,随即吩咐:“依序坐下,不要乱动!”

    听罢,老徐看看胡晓东,霍元凯,继而点了点头。

    三人按照指示相继坐下。

    完了,二名守卫,一人持枪,一人上前给胡,霍,徐三人绑缚脚踝。

    趁着守卫动作之际,胡晓东再次开口:“咱们都到这儿了,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你要干什么?”

    “不用着急,你们就在这好好休息,很快你们就会如愿知道答案的。我们走!”

    “唉~等等,你还没……”

    根本不给胡晓东问话机会,老妇反转过身,相当潇洒领着两名守卫离开行去。

    只留得胡晓东咬着牙,狠狠喘气!

    “小胡,冷静点。”适时开口提醒,老徐明白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乱。

    “可是老徐,咱们现在……”

    “我知道,先看看四周,观察一下。”

    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已经沦为阶下囚,过分的气恼,愤怒,除了会影响你自身心智外,根本起不到任何其它作用。

    深知此点的老徐相对淡定。

    当然,淡定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做,等待死亡降临。

    相反,在事情没到走后一刻前,什么可能都会发生。

    老徐不会把小命交给上天审判,作为一名军人,他们的信仰就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

    闭目适应了会,老徐再次睁开时,已然是能渐渐适应周遭昏暗环境。

    首要任务,巡察屋内角落,看看是否有监控设备。

    透过老徐观察倒是没有发现相关监控。

    如此,给了他们后续工作提供很大可操控空间。

    除此之外,这个房内老徐也并未发现其它守卫存在。

    这是非常重要一点,因为如果有守卫,那基本所有逃亡都是白费。

    而就在老徐这厢巡察之际,霍元凯突然摩挲双腿朝侧旁靠去。

    胡晓东见得老霍一样举动,侧目低声征询:“老霍你干什么呢?”

    “嗯嗯,啊啊!”无法言语的老霍,努力用面部表情想己方同伴发送信号。

    了解老霍动作的胡晓东立刻随着前者弩动的脑袋朝目标方向探望。

    仔细瞅了几眼,胡晓东隐隐发现远处暗处角落似乎有些不对劲。

    “是人!”徐仁杰对黑暗适应能力比之老霍那是要强的多。

    他第一时间给出结论。

    听罢,胡晓东额头冷汗冒起啊。

    在这样环境突然碰到个同类,说实话,不免会叫人心神起几许不好联想。

    “喂,兄弟,你在这儿多久了?”

    徐仁杰试探性招呼问道。

    可对方沉默无语。

    无奈之下,老徐也是如霍元凯一样挪动步伐,朝人影靠近。

    只是叫老徐奇怪是,他们这般主动行事,对方却似是没有察觉般,无动于衷,躺在那儿。

    待得离得足够近了,老徐等人方才发现对方所躺地方是个浴缸。

    更重要一点,老徐之前便是嗅得的浓烈血腥气味此刻愈发浓烈。

    不消说,老徐心下已经基本明白对方没有动静缘由。

    在挪到浴缸近前后,事实呈现在老徐等人近前。

    胡晓东只觉胃液一阵翻滚。

    要知道,他这一路走来也算是见过无数惨烈场景的。

    什么碎尸烂肉,他接触的不算少。

    可饶是有过这么“丰富”经历,依然无法阻止他对面前场景的恶心。

    那么胡晓东究竟看到了什么,叫他如此不适想要呕吐呢?

    浴缸之内,是个被截断了四肢的男人。

    流淌的血水浸满了大半浴缸。

    光是看着,就已经叫人难以忍受。

    可想而知,男人生前遭受了怎样的虐待凌辱。

    “这帮家伙简直就是畜生!!”胡晓东手里拳头紧紧握起。

    老徐仔细在男人圆睁面庞扫过,随即淡淡道出几个字来:“这家伙就是昨晚攀墙那个家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