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诡异的仪式(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诡异的仪式(七)

    老徐不动声色在后快速摩挲,两名汉子注意力全被胡晓东吸引了,暂时未有敲出老徐的异样。

    为了更好麻痹敌人,胡晓东继续自己的“无知”举动:“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呵呵,”两名汉子相视而笑,其中一人随即甩了甩手里斩骨刀戏虐笑道:“你觉着我们对他做了什么?”

    “你们杀了他?”

    “没那么简单,你们中午不刚刚享用过他提供的大餐吗?”意有所指,汉子的话很好验证了胡晓东之前的推断。

    庄园的确在做杀人食肉的勾当。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报应吗?”

    末世之下,当真是什么人都有。

    胡晓东无法理解这帮人怎么可以做到这种丧尽天良事情。

    这和普通劫掠性质完全不同,这根本就是彻底丧失了人类的本心。

    “报应?小子,你这话说的还真是天真啊,我们做这些从来没有强求,难道在此之前我们没有和你进行确认吗?你们难道没说想要加入我们?既然都是你们自愿的,又何来报应一说?”

    一本正经的歪理邪说,胡晓东双眸怒瞪汉子:“我们说加入你们没错,但从来没说过把自己这身子骨拿去给你们做菜。”

    “这有什么区别呢?年轻人,这年头做任何事儿,不管是啥你都得付出代价。你以为在这儿好吃好喝是随便享用的嘛?你想到一些东西,就得付出一些。这些我们应该给你们说的很清楚,不过理解力这个东西……呵呵,看来未必什么人都有啊。”

    戏虐一笑,汉子变相把胡晓东数落了一通。

    对此,胡晓东没功夫搭理,他目不斜视,身子照旧和霍元凯将老徐遮住,然后继续白活:“哼,你们还真会给自己行为找借口。如果这样,如果留下就得陪上我们性命,ok,那麻烦你跟你们庄主说,我们离开!!”

    “离开!?”似是听了什么好笑笑话,汉子耸耸肩膀:“你以为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慈善所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再说了,你们吃的那些东西,用的那些物资,不做些偿还……你觉得说的过去吗?呵呵。”

    “放我们出去,我们自会想办法给你们弄来。难道你们认为这样杀人食肉会好过让幸存者外出搜寻物资吗?如果你们不杀我们,我们可以源源不断给你们外出搜寻物资,可杀了我们,这些肉能供给你们多久?”

    听罢,汉子“哈哈”一笑:“小子,你还是太年轻啊。以前我们也曾这样做过,可是你知道后来结果怎样吗?我们放出去的人,最后领着更多人跑回庄园,拜他们所赐,他们杀死了原来庄园的主人,说到底,还得谢谢他们做了这样好事。不然我们也没机会在家主带领下走到今天。”

    这席话潜藏了不少讯息。

    胡晓东略微分析不难得出,此间庄园原来并非执行这种残酷杀人食肉制度。

    原先庄主应该是真的在收纳幸存者,并且也按照胡晓东说的派人在外搜寻物资。

    只可惜他错误判断了人心,或者说没有对投奔者进行必要的甄别。

    这在末世初期是很多庇护所管理者常犯的错误。

    毕竟,大多数人本性还是良善的,尤其是末世初期,各项情况都不明朗情况下。

    受过去法律道德体系约束,以及对政府信赖,人们彼此间的信任还存在。

    而就是这种毫无避讳的互帮互助导致许多良善之人被歹毒份子侵害。

    如此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两极分化。

    这些被侵害的良善之人要么透过悲剧总结学会了警惕。

    要么直接放弃人性,走向良善对立面。

    从汉子话中语气不难看出,他们似乎就是第二种情况。

    在遭受打击后,老家主死亡,新家主上位,然后这种惨无人道的杀人食肉策略得以上马。

    “你们可以相信我们,我们不会做你说的那种事情,我们来后的行为你们应该看的出,我们是真的想为庄园贡献力量。”试图用话语唤醒汉子的良知,只要能从庄园离开,胡晓东可以不理会这里发生的事情。

    可惜他想的虽好,汉子却是戏虐笑道:“相为庄园贡献力量还不简单,你们现在做的就是了。”

    沟通无效,胡晓东摇摇脑袋:“你们吃人肉能安心?就怕死者晚上来找你们麻烦?”

    “哈哈,这个问题问的好,那么我想问你,你之前吃那红烧肉时,有感到过恶心不舒服吗?如果我没记错,你们可是一点没剩,而且还赞不绝口啊!”

    汉子的话叫胡晓东无言以对。

    而就在胡晓东准备继续接下来掩护话语时,汉子二号突然举刀冲前,对着徐仁杰怒声喝道:“你在干什么!?”

    赶紧停下手里动作,徐仁杰反手把刀片握在手中。

    “没干什么?怎么了?”

    “没干什么?”汉子二号蛮横上前,按住霍元凯脑袋将之拨到一边,然后不由分说揪住徐仁杰衣领拖至前方,在瞧见他背后绑带无误后,随手松开,丢在地上。

    见状,胡晓东长松口气息:“好险!”

    得亏老徐反应机敏,及时终止了上手动作,否则这若是被对方瞅见,那后果不堪设想。

    “好了,别跟他们废话了,抓紧把事儿办完好回去休息。”汉子二号显然没有一号那么好耐心,他手提斩刀不耐烦催促。

    “ok,那咱们就开始吧,呐,你们两个,谁愿意开个头啊?这是很神圣的事儿,给你们自己选择。”

    “你们都是疯子!”胡晓东有些着急望向老徐,因为从后者适才表现看,他似乎尚未隔断绑带。

    这样情况对己方情势无疑是极为不利的。

    老徐手上腕带能否顺利弄断,将直接关系几人性命。

    “小子,注意你的措辞,你应该感谢我们给了你活命机会。你也别错失了你朋友拿命给你换来的加入机会。年轻人,你应该学会感激,感激懂吗?如果没有我们收留,你们早晚也得死在外面。所以现在要你们死,是帮你们解脱,既然早晚要死,早晚要被丧尸吃,为什么不为我们做些贡献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