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诡异的仪式(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诡异的仪式(十)

    三下五除二,老徐把汉子一号身上衣物拔了个干净,完了依序套在自己身上。

    还真别说大笑还算合适,就是适才搏杀,身上不免沾染了血渍。

    对此,老徐倒是并不在意,毕竟,这汉子一号过来就是宰人的。

    既然宰人岂有衣服上不带血的。

    搞定这些,老徐将刀别在腰间,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武器,一把留在地下室给胡晓东等人防备不测,一把他得带在上身必要时使用。

    行到汉子二号跟前,此时的汉子二号早已是老实的像条狗。

    为了活命,他不敢有任何异动。

    见得老徐过来,立马是点头哈腰表忠心。

    老徐也懒得和这种废物啰嗦,当下凑道汉子二号跟前,双眸紧盯对方眼睛,一字一顿道:“你是个聪明人!刚才表现我很满意,我希望待会出去你还能保持。只要我能安全从这里出去,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否则,你要是敢跟我玩什么花样?哼哼,我死之前,一定会拉你做垫背!”

    说完为了表示决心,许峰特意拍了拍自己后腰。

    适才他别刀举动,汉子二号那是看的清清楚楚,当下连连点头:“小爷您放心,我保证配合你,待会出去你指东我绝不向西,你叫西我不往北。总之你说啥就是啥。”

    “哼,很好!”点点头,对于汉子二号的自觉徐仁杰表示满意。

    叮嘱玩汉子二号后,老徐转身冲胡晓东,霍元凯道:“小胡,老霍你们在下面当心点。如果有情况,没啥说的直接干了再说!”

    “明白!你在外面也务必当心,若是有机会出去,别管我们先出去再说!”

    心下都是为对方着想。

    老徐也不废话,点头后手指汉子二号:“你!跟我走!”

    “唉,是是!”

    汉子二号老实上前,徐仁杰当先行到地下室入口处。

    他没有贸然推门出去,虽说汉子二号刚才给了入口没有守卫回答,但安全起见,老徐不敢冒险。

    毕竟,此次出去是他们唯一脱逃机会,稍有不慎便会满盘皆输。

    面对这九死一生的场面,徐仁杰必须谨慎。

    “上面没人!”见老徐如临大敌模样,汉子二号自顾自道了句。

    老徐闻言扭脸怒瞪,同时做了个禁声手势,罢了又不忘拍拍自己腰际。

    那架势意图已是相当明显,就是警告汉子二号别擅作主张。

    行上楼梯,老徐委下身子,猫腰附耳在盯上门板细细聆听入口外动静。

    透过他的探听,确定诚如汉子二号所言,的确没有异动。

    至此,老徐这才放心大胆推开顶门。

    顶门没有上锁,一推便开。

    既然已经做到这步,老徐没什么好犹豫的,他当先将顶门完全推开,然后相当自然走了出去。

    毫无疑问,这个时候再过分警惕那反而容易叫人产生怀疑,出来后,老徐冲内摆摆手,面容带笑的招呼:“快点!快点!赶紧出来!”

    汉子二号知道自己得配合演戏,当下也是嘿嘿笑颜从内钻出。

    不过待汉子二号出来准备前进时,老徐却是先行一步从后拦在了汉子二号肩头。

    相当热情的举动,此刻就算监控摄头拍到这慕也绝对看不出期间的异样。

    加上老徐与汉子一号个头相近,身材相仿。

    另外他有可以借助搭肩姿势底下脑袋,如此而来,更加是叫监控难以甄别他的身份。

    而这恰恰是老徐想要达到的效果。

    “走!往前走,自然点,我想你也不想被人敲出问题,引发不必要麻烦吧。”

    老徐的威胁,汉子二号收在耳里。

    还真别说,从地下室出来的瞬间,汉子二号那颗已经近乎放弃的心又是燃起了些许搞事儿的念头。

    这也难怪,刚在地下室那里已经成了老徐,胡晓东,霍元凯把持的地盘。

    汉子二号就算想搞事儿也没办法。

    但出了地下室就不同了,汉子二号觉着自己只要和己方人员碰上头,那决绝老徐是很轻松自然事情。

    可是没曾想,老徐压根不给他这个机会。

    单靠一个肩膀将之束缚,便是扼杀了汉子二号一切幻想。

    之前在底下,汉子二号是见识过老徐手段的。

    他清楚明白,自己想在对方束缚下脱身是没可能事情。

    所以在明白双方力量对比这一残酷事实后,汉子二号很自觉做出了回复:“那个,我,我明白,咱,咱们现在去哪儿?”

    “去三楼,武器库!”

    “哦,好,好的!”时下汉子二号绝对是是视徐仁杰马首是瞻。

    这厢老徐下达完命令,二人便是朝庄园楼上行去。

    老徐走了,胡晓东,霍元凯也没闲着,他们先是在地下室内里搜寻了遍,意图找到些可以利用东西。

    不过很遗憾,出了些****罐罐没用东西外,实际并未发现有用玩意。

    “怎么样老霍?有发现什么没?”

    霍元凯双手一摊摇摇脑袋。

    对于这个结果胡晓东并不意外,当下指了指地下室入口:“走!咱们上那儿守着去!”

    老徐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动作,虽说老徐走前叮嘱胡晓东,霍元凯安心待在地底不要妄动。

    但老徐冒那么大风险出去,你叫胡晓东,霍元凯二人怎么可能坐以待毙,袖手旁观?

    要知道老徐现在是己方唯一最有可能逃出庄园的。

    所以如果他那头搞出事端,胡晓东,霍元凯这边势必要帮忙分散精力。

    至少以胡晓东想法很简单,如果说己方三人只能有一个活着出去,那胡晓东没二话绝对会把生的希望让给徐仁杰。

    这个想法搁着现在可能大多数人觉着不可思议,或者可笑。

    但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一定明白,有些情谊是可以超越生死的。

    这方面,沙场的战士最能体会。

    除此之外,徐仁杰这近一年在团队的付出,已然树立了自己的地位。

    尽管他从未说过自己要当团队指挥什么的,但无可否认,在众队员心理,这团队一把手位置非他莫属。

    所以老徐活着对于团队的意义更大,至少胡晓东是打心底这么认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