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诡异的仪式(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诡异的仪式(十五)

    枪口慢慢朝内推进,估计还是心理上存在疑惑与负担,守卫没有直接冲进。

    不过守卫没冲进,徐仁杰却是不会给他后退机会了。

    见得对方枪口半数入内,老徐瞅准时间,探手抓住伸进的枪口,完了用力一拉,拉动同时早已准备就绪的右手着拿斩骨刀卯足全力顺势劈砍而去。

    这刀,老徐是照着守卫脖颈去的,加上两方对向而行。

    两股力道叠加,附以斩骨刀自身的锋利,接触撞击后果可想而知。

    原本小心翼翼的守卫自主认为自己的防备已经足够小心,他压根没想到房后居然会突然闪出这么一手。

    而且老徐的出手坚决果断,于侦察兵而言,他们承担的战备任务永远是最危险的。

    所以一招毙敌是必备要素。

    斩骨刀轻松割裂守卫的喉管,应时鲜血溅出,守卫双手立刻吃疼松开抱拢脖颈。

    老徐顺势接过对方掉落的枪械。

    守卫摇晃两步仰面栽倒在地,徒劳抽出两下便是彻底没了动静。

    整个毙杀过程不好过20秒,老徐出手之快,守卫连哀嚎都未发出便是一命呜呼。

    这时,等老徐将枪守在身侧,后知后觉的外侧守卫方才反应过来开枪射击。

    可惜他们的发泄注定无用,老徐躲在墙后,提枪卸下弹夹,内里还有差不多20多发子弹。

    确认完毕,老徐推弹上枪,完了用力拉动枪栓。

    拿到枪老徐面色稍缓,诚如上文所言,有枪的老徐与没枪的老徐绝对是两个概念。

    在对方发泄完毕后,老徐以最快速度俯下身子,然后将瘫死在地的守卫死守给拽到了屋内。

    无疑,对方既然适才能够换弹夹,那身上肯定还有存货。

    老徐现在固守房内,必须尽可能收集弹药。

    简单搜索后,老徐从守卫身上寻得一把短刃,以及多余弹夹一个。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不想死的立刻投降!”外面传来守卫的叫喝。

    老徐自顾自收拾战局,冷笑回了一句:“投降?这究竟谁死现在还不好说吧?”

    言下之意,你们这边已经死了两个,老子收获自动步枪一把,短刀一件,两相对比,谁该注意不言而喻。

    登时,外面便是哑了口。

    不过对方不说话,老徐可不敢大意。

    他还不会自大的,真的认为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之地。

    顺手扯过旁侧长桌,老徐将之拉倒在地。

    然后把汉子二号,守卫死尸拖放到长桌之上。

    既然要固守,那就的做些准备。

    这个长桌就是在大门失守后,老徐的二道防线。

    而就在老徐这边忙活折腾之际,外面熟悉的女声传来进来:“轩战啸,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没由来的斥责,老徐眉宇一扬:“哼,过分?这话应该是我对你们说才对吧。”

    听出是庄主声音,老徐赶紧抽回身子。

    他清楚这个女人的不简单,对方跑来和自己说话,那说明外面一定在搞什么事儿。

    现在于老徐而言,他并不担心对方刚才那样武力强突,就怕对方手里握有重型武器。

    如果对方没有重型武器,那凭手里这杆枪,老徐自认还尚有能力与对方周旋。

    “我们好心好意收留你们,你们就这样回报我们吗?”

    真不知道女人的脸皮是怎么长的,徐仁杰沉声应道:“回报?你觉着我们应该怎么回报?你还好意思说收留我们?收留我们就是要把我们当牲口宰杀,然后喂养你们这些混账东西吗?”

    “妈的!你说什么!?”

    “哒哒哒,哒哒哒!”子弹飙射,打在墙体,灰尘乱溅。

    老徐并未因此受惊,相反继续自己的言语攻击:“怎么我说错了吗?你们如果还有点人性的话,能干出那种混球事情?”

    “哒哒哒,哒哒哒。”又是一通飙射。

    老徐这边骂,外面徒劳射,最后还是庄主出言制止了守卫这种毫无意义的浪费。

    不过等对方反应过来,那些白送的弹药在找不回了。

    “徐仁杰,我们对你们做的事情,是我们对你们的考验,你们真的认为会杀你们吗?可惜很遗憾,我没想到你们这么不禁考验,这么快就暴露了本心。”

    “ho,考验!?那你倒是告诉我,地下室里那个被你们宰杀了腿脚的男人也是在经受考验吗?”

    “他不一样?他是潜伏在我们庄园的叛徒。他对我们庄园图谋不轨,为了自保,我们必须杀他!”

    “是吗?他图谋不轨,你们必须杀他?那有必要把他肢解吗?有必要把他的肉拿来做菜吗?”

    “这叫物尽其用,既然都是死,那为什么不把他的价值最大化。再说你们不也吃了他的肉,你们当时吃时不也没有感到难受,恶心?徐仁杰你们也是在外面逃过生活的人,你们应该清楚世道的险恶。你以为我们瞅见这个庄园容易吗?你知道我们曾经遭受过什么吗?”

    “抱歉,我对你们的痛苦一点兴趣都没有。不管你们遇到什么,也不能成为你们杀人食肉的借口。”

    实在行不到女人的思想居然已经扭曲到这个地步,由这样人当庄园庄主,可想而知这里的人都被训化成什么样子。

    “听着徐仁杰,我现在是在救你,你放下武器走出来,我可以保证你和同伴的安全。”

    多么诱人的提议,不过徐仁杰想也未想,当下笑道:“呵呵,你救我!?你保证我的安全?庄主女士,大家都是成年人,咱们就别开这种低级玩笑了好吗?”

    “徐仁杰啊,你真以为凭你一个人能走出这庄园吗?”软的不行就来赢的,这是惯用的套路。

    老徐云淡风轻:“不试试怎么知道,再说了反正横竖都是死,我徐某人宁愿拼下以不愿徒成你们刀下鬼,盘中食。”

    “好吧,徐仁杰我听出来,你是打算顽抗到底,可你有没有想过,你不怕死,那你两个同伴会怎样?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这种过激行为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