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救命的桥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十章 救命的桥梁

    唐王二人所在的位置距离女子大约有2米左右的样子,中间没有任何可供攀爬的东西存在,而仅靠双腿的跳跃,唐小权并不认为他们能够越过这个障碍。

    毕竟这里不是平地,他们也不是什么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士,所以先不说他们是否有能力克服这数十米高的恐惧心理,单就这无法助跑以及阳台围栏阻碍的两点因素,就足以让其跌落受伤甚至是直接坠地死亡。

    必须要在两个阳台之间架设一座桥梁,可是眼下有什么东西能够做到这点呢?

    双眸死死盯着阳台的边缘,唐小权剑眉紧蹙,他知道留给他的思考时间已经不多了,因为那扇抵御丧尸的救命之门,已然是被拆损的破烂不堪,相信不消失片刻那个兴奋的畜生就能破门而出。而到了那时……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场景,唐小权脸色瞬间变的惨白。好似被抹了层白霜一般。见得此情此景,王强赶忙是第一时间的出声询问道:“喂,权子?怎么了?你没事吧?”

    感受着肩头传来的些许热量,唐小权逐渐从女人被开膛破肚,丧尸围楼的惨烈场景中回过了神来。

    他用力的甩了甩昏沉的脑袋,勉强的挤出了丝难看的笑容,继而淡淡的道了句“我没事”,便是再次陷入了思考之中。

    毫无疑问,要想找到这个具备所谓“桥梁”功能的东西,不外乎需要具备两个条件。

    其一,东西的长度要足够长,至少不能低于阳台之间的距离。

    其二,负重性也要足够,至少能够支撑起一个成年女性的重量。

    而能够达到上述两个标准的东西,放眼整个租住屋其实并不多,所以唐小权顺藤摸瓜,在做了短暂的排除之后,一件民工神器立时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有了!按捺住心中略显激动的心情,唐小权丝毫不敢有半点的耽搁,他待得回眸嘱咐了句王强务必要稳住对面女子的情绪之后,便是一头扎进卧室,开始翻腾起来。

    “垮啦,滋啦~”听着屋内不时传出的坠物以及撕布声,王强的脑门问号之冒,他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兄弟搞出这些动静究竟是为了干什么,但是他相信后者一定有他的道理。

    片刻之后,当唐小权大气粗喘的出现在阳台之时,他的浑身上下已然是被汗水浸透,活像个水人。

    “快,强,强子,帮,帮我把这个东西,架,架到阳台去!“伸手从身后拽过一个墨绿色的折叠床,唐小权费力的将之推到了王强的身前,继而背依着墙壁,颤声的吩咐道。

    瞧着地上被缠绕着些许布条的折叠床,王强眉头不由一皱,显然他很莫名床上的那些布条,不过当下他也没有多言,只是兀自按照唐小权的要求,打开了折叠床,并将之横在了阳台之间。

    “好了,强子,只是这个折叠床的长度……会不会短了点?”

    漠然的点点头,王强的忧虑与自己之前的考量如出一辙。折叠床的长度仅够架设在阳台围栏的边缘。换而言之如若有人从上面通过,只要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出现床坠人亡的惨剧。

    虽说唐小权并不在乎对面女人的死活,但要他利用这般卑鄙下流的手段去害死对方,他明显是不能接受的。所以……

    “喂!”由于尚不清楚女人的名字,所以唐小权只能是干喝了一声,待得引起对方的注意后,他才快速地继续道:“你听好了,我现在需要你像这样把床头的布条绑缚在围栏上。”

    说话间,唐小权便是着手在自己这边凭空做起了示范,同时一边做一边严厉的告诫:“记住每拉一圈你都要用力,然后像这样打个死结。”

    看似简单的操作,但与深处惊恐状态的女子来说,却是莫大的挑战。

    唐小权能够清楚的看到后者那缠绕布条的双手是如何的颤抖,尤其是在最后的打结环节,他真是怀疑后者能否顺利的完成。

    不过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女人最终还是在战战兢兢中搞定了唐小权所交代的事情。而至于说能否达到牢靠的标准,那就看得女人自己的造化了。

    “好了,我都绑好了,你们快过来吧!”焦急的挥舞着纤细的手臂,女人迫不及待的姿态令得其胸前的一对浑圆也是不停的上下晃动。

    只是值此危机时刻,唐小权可没有心思去理会女人胸前的那对凶器,他兀自摇了摇头,淡淡的回复道:“我们不会过去,如果你想活命,那就自己爬过来!”

    “什么?”唐小权淡漠的话语无疑似是道闪电,重重地劈在了女子的脑门之上,她当即不太确定的重复道:“你,你让我爬过去?”

    “是的。”没有丝毫表情的点点头,唐小权一脸的漠然道:“你最好动作快一点,趁现在丧尸还没有拆了那扇木门爬过来,否则待会你想过来恐怕都没有机会了。”

    回首望了眼身后森寒的尸爪,又看了看楼底的数十米的距离,女人踌躇在原地,只是兀自的哭泣。

    见得对方这般踌躇畏缩的举动,唐小权不由眉头微皱,说实话,他自觉自己能做到这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如若不是担心女人的癫狂会拖累他们,他怕是早就拉着王强离开了,但是现在……

    “听好了,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你要想清楚,究竟是呆在那等死,还是熬着爬过来求生!”

    “是啊,妹子,这里离你那就2米多的距离,有我们在这边接应,你不要害怕!”王强适时的插口说道,而他的这番劝解鼓励较之唐小权明显要柔和上许多。

    或许是王强的鼓励起了作用,或许是女子想清楚了生死利弊,久未动作的她总算是开始有了些许的挣扎,继而在片刻的粗喘之后,以着极不文雅的姿态蹒跚的爬上了折叠床所架起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