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厂区一览-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五十四章 厂区一览

    翌日,阳光依旧明媚,幸存者们照例早早的起了床,只是碍于无事可做,大家只能是大眼瞪着小眼,有一句没一句的坐在箱上闲聊着。

    唐小权兀自走到窗前,初升的太阳温润和煦,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经过一夜的休整,唐小权的精气神较之过往都明显改观了不少,饶是略显苍白的面庞,也因庇护所的落实而平添了不少血色。

    他慵懒地伸了一记懒腰,然后着手扶在窗边的边棱之上,待得双目适应了屋外的明亮光线后,方才抬眉打量起整个厂区的环境来。

    厂区由一大两小,三间房子成“凹”形围拢而成,厂区的面积并不大,估计只有千平左右,不过得益于规划布局较为紧凑,远远看去倒也不显拥挤。

    厂区的正北,是一栋由夹芯板搭建而成的主体厂房,厂房白体绿顶的外层墙漆被归持的干干净净,想来这厂子过往对卫生颇为注重。

    而在主体厂房的东西向,则紧临着两栋砖瓦堆彻的平房,一间似乎是用来烧火做饭的厨房,另一间则就是幸存者目前所待的仓储室来了。

    厂区的中央处,三辆车子并排而放,一辆是林俊夫先前所提的“小货”,另一辆则是年代稍显久远的普桑,至于说最后一辆嘛,很自然的,就是幸存者们所搭乘的别克gl8了。

    透过gl8紧闭的车门以及完整的车身,唐小权可以确定,车子并未被打开过。

    因为车钥匙一直在己方身上,饶是后来尉泱前去取药箱也是拿完便锁闭了车门返回。

    这倒是有些出乎唐小权的意料了,按理说厂方物资如此紧缺,他们理应会提出索要物资之类的请求。

    可现实呢?己方自打进入厂区以来,就压根没被对方提及此类的问题。

    即便车子停在那里,他们也没有任何开启探查的意思,这不得令唐小权感到怀疑。

    不过旋即他便释然了,因为他忽然想起林俊夫昨晚临行时所的一句说,一句耐人寻味,意味深长的话。

    “不过你们的到来,也是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对方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呢?

    百思不得其解,唐小权索性将之放下。

    毕竟,对方也是说了,今日便会找他们详谈,所以到时候相信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思及于此,唐小权便继续着目在厂区内巡视。

    厂区四周有高达2米的砖墙围彻,墙边几块土坑之中,点点绿色甚是喜人,细看之下,唐小权见到了辣椒,白菜,苋菜之类的作物。

    除此之外,他还见着了一棵桃树,只可惜上面的大白桃已是仅剩零落的几个,想来大部分都已经被厂区的幸存者们当作充饥之物食用掉了。

    生活还真是艰苦啊!唐小权不禁心下感叹。

    一直以来,己方一众皆是认为自己的生活异常的艰苦,可相形之下,看看这些生活在厂区的人们……

    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至少己方每顿还有午餐肉,小菜可食,而眼下这些“可怜的人儿”……

    轻叹了口气,唐小权愈发觉得林俊夫昨夜所端来的那锅稀水米饭格外的珍贵了。

    两个年轻的汉子在大门处悠闲的晃荡着,其中一人便是昨日与己方产生不悦的大壮。

    大壮皮肤黝黑,身材壮硕,裸露的上身,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很线条感。

    大门被一摞摞纸箱封堵围死,虽然在唐小权看来这些东西根本无法阻挡丧尸的冲击,但就场面而言,它们倒是能够给人以感官上的安全。

    或许这对厂区的人们已经足够了吧,唐小权不禁暗想。

    厂区的空地并没有太多的幸存者活动,偶有几个出来的大婶,也仅是在做完诸如晒衣,清理之类的琐事便行回了房内。

    也不知她们是碍于骄阳的毒辣,还是对生活失去了兴趣,总而言之,唐小权从这些人的脸上读不出任何的生气。

    问了下时间,距离中午还有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百无聊赖的幸存者们现在是连说话的劲头都没有了。

    这也难怪,几乎密闭的空间,只有一扇开合的小窗透气,令得窝了8个人的小屋,在不断吞吐而出的二氧化碳以及逐渐变得炙热空气的作用下,愈发难熬。

    尉泱兀自在角落里给阿城换着药敷,挥散于空的酒精与碘伏,竟是成了净化空气的工具。

    很显然,早餐是没有了,不过已经习惯了饱一顿饿一顿的幸存者对此倒没甚太大的意义。

    再一次慵懒的伸了一记腰,久扶窗沿的右手因为持续的压迫略显酸涩,唐小权下意识的甩了两下,然后重新回到自己的箱上坐定。

    透过适才的观察,他对厂区的整体布局已经做到了心中有数。

    总的来说,这里的安全性还是有保障的,如果非要找出它有什么薄弱环节的话,那当数正门的防卫了。

    毕竟,丧尸没可能推到砖墙,但那由铁门纸箱构成的防线在这群畜生的怪力面前,简直形同虚设,不堪一击。

    所以,唐小权心下决定,待得从隔离间出去后,就立刻找林俊夫谈谈。

    毕竟,安全无小事,尤其是在末世,任何的疏忽,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祸事。

    静静呆坐了一会儿,唐小权也是觉着无聊了起来,他伸手撩拨着额前的刘海,思绪胡乱的飞逝,忽然在某个瞬间,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个问题,眉宇间几许浅浅的皱纹也是应时浮现了出来。

    唐小权清楚的记得,林俊夫曾今说过他是被这间厂的王厂长所救,可从昨天到现在这个姓王的厂长不仅没有出现,而且也未再听前者提起。

    难道这姓王的厂长已是在对方所提及的几起惨剧中死亡了?

    眼眸微转了两下,唐小权立时否定了自己的这个臆测。

    因为在他看来,如果王厂长正的因为那些事死亡,林俊夫没道理不提及一二。

    那么,这下可就奇怪了,如果姓王的厂长未遇意外,那为何他始终避而不见呢?

    唐小权不由狐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