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反其道而行之(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反其道而行之(二)

    唐小权没有任何意见赞同了叶昊的提议。

    不得不说,对方的思路还是很正确的。

    如果己方跑过去直接以老徐等人兄弟家人身份讨要人,最后结果势必很形成对峙状态。

    可假扮敌对去索取老徐等人,给对方虽然依旧会造成心理上威势。

    但明眼人都知道,不论是老徐,还是胡晓东,霍元凯,他们三个对庄园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最关键一点,从监控反馈的情况与前方监视哨卡,雷瞳确认的讯息,都清楚表明胡晓东,霍元凯,老徐三人都和庄园方面对峙在。

    如此局面,叫对方交出此三人换取和平显然于庄园方面没什么损害。

    只要对方管理脑子没被驴踢过应该都明白正确选择。

    听到这里黄霜终于是明白了叶昊,唐小权的思路,当下他点点头:“嗯,这倒还真是个办法。不过,咱们过去用什么由头呢?”

    “不用由头,大家都见过监狱那帮人的嘴脸,咱们照着做就好了。反正宗旨只有一个,忽悠庄园那帮家伙,让他们把老徐交出来就可以。”

    下意识落目在叶昊身上,说实在的,叶昊今天的表现多少是叫唐小权意外。

    都说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叶昊在行骗行业想来算是翘楚。

    唐小权不禁是为老徐当初的决定感到佩服,想必饶是老徐自己也不会想到,当初的不杀之恩,竟是在关键时刻给团队提出合理化建设意见。

    而无可否认论道这忽悠人的戏码全团当属叶昊去做最合适。

    所以待叶昊话闭,唐小权便是继续提议:“老叶啊,待会跟庄园接洽忽悠的事儿就交给你了。”

    “给他?他靠谱!?”魏大壮不确定肃然面庞。

    黄霜圆场说道:“既然法子是老叶提的,我看就老叶去办吧。”

    对此叶昊求之不得,他可是一直卯着劲能表现一下,为团队做些事情。

    这次刚好是专业所长,叶昊自认忽悠人本领还可以。

    加上又是搭救老徐等人,如果一切顺利将徐仁杰,霍元凯,胡晓东救出,那叶昊不仅算还了老徐不杀之恩,自己怎么说也算为团队立了大功一件。

    如此极少程度,叶昊相信就算其它队员心是铁打的,在他一次次努力付出下也该有所松动。

    魏大壮哼唧一声:“哼!俺随便你们咋整,总之能不能赶紧行动了,不然等到地方,黄花菜都凉了!”

    以最快速度将己方商讨结论全车通报,罢了车队始发。

    同时唐小权利用无线电也是把己方这边决定转告了山丘监视组。

    接到通知的雷瞳等人不出意外提出质疑,不过很快众人便是被唐小权说服。

    “那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吗?”雷瞳发问。

    唐小权斟酌了一下丢出句话来:“你们位置特殊,雷子我的意思你们还是按兵不动,在山坡担负观测沟通,必要时给予远程火力支援!”

    如果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最好。

    但凡事都有意外,所以唐小权觉着己方在做好与对方谈判计划同时,还得预防双方交火。

    “明白,其它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雷瞳语速极快,这也难怪,庄园那边态势可谓瞬息万变。

    不管什么法子团队都得尽快。

    “没了,我们现在就在路上,一会儿就到!”

    罗宝春那头车速提到最大,车内魏大壮也是离开操作室去后面招呼弟兄做好相应战斗准备。

    老徐重新回到墙边,静静等待着外面的回复。

    他知道,此时弟兄们肯定已经在商讨营救办法。

    而作为他能做的依然是拖延时间。

    不过老徐现在想拖时间可没那么容易,之前的伎俩用过两次,正所谓事不过三。

    这不,没多大会儿功夫,外面就传来女人的招呼:“轩战啸你的人已经到位了,你出来吧。”

    这回儿女人连问话说辞都变了,之前的问话她还是以商量讨论口吻。

    但现在直接是命令。

    不过女人态度再强硬,老徐也不可能就范。

    当下他斟酌回道:“我相信庄主你说的,不过按照之前约定,你得给我部手台和我兄弟说话,我要确定他们是否安全。”

    这是徐仁杰适才有意埋下的伏笔,听时女人多半没有在意,或者在女人看来这对她没什么威胁。

    但于老徐这恰恰是拖延时间最好的借口。

    无可奈何,人就是这样,当你为一件事情付出许多后,你便会形成一种思维定式。

    饶是你觉着继续不妥,但考虑到自己之前投入的努力和时间,依然会惯性使然接受此点。

    女人此时就是这个状况,之前为了让老徐放下武器出来,她已经废了许多口舌,也做了很多让步。

    所以这时候叫她为了一个在女人看来无关精要,构不成威胁的要求翻脸,显然不太可能。

    不出意外,女人给出了肯定答复:“好,我会把手台丢给你,不过你得自己出来取。”

    说完,女人不等徐仁杰回复,径自取过手台,然后顺着地面朝廊道划去。

    可大家都清楚这地面都是摩擦的,饶是庄园地板干净光滑,可还是无可避免产生摩擦。

    这摩擦一起,手台滑行距离便会受阻。

    待得她彻底停止,徐仁杰再次听到女人的招呼:“好了,徐仁杰,你要的手台就在你门口,你抓紧时间和你的人通话吧!”

    没错!老徐的确是看到了门口的手台,可问题那手台距离自己至少还有50公分,他想拿自己便会暴露在外。

    虽然不清楚女人是无心之举,还是有意为之,但无可否认,他这么做给老徐是埋了个不大不小的套子。

    闹不好,老徐就会在这里栽坑。

    可惜老徐能是这么傻的人吗,他怎么可能在眼下情况明知对方有人还跑出去冒险?

    眼眸四下一瞅,老徐瞄准了墙边一根笤帚。

    想来这东西也是庄园转移武器后,打扫卫生留下的无用之物。

    但现在于徐仁杰而言,就是解决麻烦的利器。

    摸过笤帚,徐仁杰斜侧伸出屋门,借着一定角度力道,他慢慢拨弄手台。

    可惜徐仁杰视野无法见到女庄主表情,否则他一定会为女人的诧异感到好笑。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