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丧尸暴走(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丧尸暴走(十一)

    奔到楼底,老徐总算是离逃出生天又进了一步。

    这一路他都很幸运没有遭到丧尸袭扰,饶是那三个被他甩脱的畜生也始终没有追上。

    现在庄园正门距离老徐不过五,六米样子,只要穿过门廊,他就可以重见天日。

    但事情总是这样,往往在你离胜利最近地方时,老天总会给你设下一些挑战和麻烦。

    这不,老徐正准备加速朝前跑。

    两个不长眼玩意分从两侧暗处晃荡跑了出来。

    他们横档在老徐面前,将他与大门出口彻底隔离。

    该死的!

    最后关头,被这俩货堵路老徐心下烦躁可想而知。

    更糟糕的是,楼上异响不合时宜传了过来。

    这时候要是被畜生包了饺子那可就麻烦大了。

    双手快速摩挲,老徐现在把希望都寄托在手里雕刻刀上了。

    两只丧尸不会给老徐挣脱机会,他们在本能驱使下一前一后,一左已有开始朝老徐靠近。

    混蛋!

    眼望丧尸不断靠近身子,老徐双手力道逐渐加速。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现在对老徐而言就是要跟时间赛跑。

    他必须在上下丧尸展开合围前割裂腕带,实施击杀。

    不过丧尸怎会这么轻易给老徐拜托束缚出手机会?

    在嗜血基因促使下,丧尸行动不经意间加快了许多。

    他们没距离老徐一分,老徐的危险便是加剧一分。

    这是时间的角逐,更是性命的纷争。

    但这次老徐似乎没之前下楼时的幸运,两只丧尸的合围速度比他预想的要快。

    不得已,老徐只能是驱动步子缓步后退。

    以此拉开与丧尸距离,为自己赢得时间。

    可惜这样的行为最终还是宣告失败,当老徐背脊依到楼梯口时,老徐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

    因为在他上方追兵的吼喝已经清晰可见。

    然,就在老徐这短暂愣神功夫,本来还前行的丧尸突然朝老徐快步奔了过来。

    匆促间,老徐没的选择,本能抬膝将丧尸抵住。

    待的抵住后,老徐再想展开腿击,已经距离不够,无法施展了。

    身子尽可能向后靠去,老徐尽量拉开自己与畜生距离。

    面对如此美食,丧尸自然也是非常兴奋。

    老徐向后仰靠,丧尸便是先前压抵。

    总而言之老徐和丧尸又进入到了角逐状态。

    只不过和之前的木门阻击战,时下的角逐更加危险。

    人要是点背,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不,老徐这边已经被楼底突然杀出丧尸逼入了绝境。

    而楼上动静却是愈发清楚,靠着仰靠的脑袋老徐仰天望了眼,不曾想,之前甩脱畜生那张脸蛋已然出现在他眸前。

    真是该死啊!

    冷静!一定要保持冷静!

    老徐给自己心里暗示。

    毫无疑问,在这样紧张时刻,你说不慌不怕那是扯谈。

    但老徐清楚现在慌乱无济于事,他必须冷静,只有冷静才能解决问题。

    靠着膝盖的顶撞,脖颈的后仰,老徐将丧尸隔离在攻击范围之外。

    丧尸此刻虽然不停开合嘴巴,但始终和他保持一定距离,无法啃食他的身体。

    但长此终究不是办法,身前丧尸虽然暂时无法啃食老徐,可别忘了此刻在许峰身边不仅仅只有一只丧尸。

    在丧尸后面以及他上侧均有丧尸在靠近。

    不客气说,如果老徐继续在这样和身前丧尸纠缠,最后他还是难逃被分食命运。

    生死紧要关头,老徐体内肾上腺素快速分泌。

    他背后动作也在不自禁加快了几分,终于在这最后时刻,老徐终于是感到了脱困的时机。

    卯足全身力气,老徐用力一挣。

    多年训练练就的强壮体魄,加上此刻老徐肾上激素给予的潜能刺激,这一挣的力道可想而知。

    那已经被老徐“折磨”的几欲“奔溃”的塑胶带终于是不堪重负分裂断开。

    挣脱的老徐当下没有任何犹豫,得以自由的双手立马照着畜生脖颈袭了过去。

    左右勒住畜生后领,拉扯间右手雕刻刀用力朝畜生后仰露出脑壳怒戳而下。

    噗嗤,血水喷溅!

    老徐顾不得面上溅射血水,用力将嗝屁丧尸朝后进同伴推了过去。

    后面丧尸在同伴撞击下不可避免倒退两步。

    这回老徐可没在趁机逃脱,被畜生追击那么久了,老徐总算是有了报仇机会。

    跟进上前,徐仁杰雕刻刀自下而上,斜插进丧尸眼球之内,然后着力向上推去,待将整个笔身没入畜生面颊后,甩手松开。

    再看畜生,圆睁着空洞大眼,擎着滴淌血迹,一头勒倒在地上。

    瞬息功夫,老徐便是轻松搞定两个畜生,顺利扭转局面。

    回身看了眼后面跟进丧尸,老徐没去搭理,他快步朝庄园门口行去。

    待到口头处,其面上额头不由蹙紧几分。

    入目所及,集装箱围墙上几个守卫在那挥打手臂,不停招呼着丧尸。

    见状,老徐四下看看,随即在院落发现了把被遗弃的铁条。

    铁条不长,大概只有巴掌长短,拇指粗细,上面因为岁月侵蚀早已锈迹斑斑。

    但对于老徐而言,这玩意用来丧尸再合适不过。

    将铁条着拿在手,老徐也不管守卫什么态度,径自朝丧尸群迎了过去。

    脚步越来越快,老徐面上神采也愈发肃然。

    待到丧尸后方,老徐着手揪过一只正在挥手扑腾的丧尸后领,然后顺势递上铁条。

    锋利的铁条在老徐大力递送下,轻松贯穿畜生后脑。

    搞定后,老徐拔出铁条朝后一拉,丧尸倒地。

    快捷迅速,搞定一只,老徐如法炮制继续朝下个丧尸发起攻击。

    两相搞定,丧尸竟是还未发现背后的死亡突袭。

    直待第三只丧尸倒地搞出噪响,才将其中两三只给吸引过目光。

    面对被吸引目光调转身形的丧尸,老徐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他不避不让,挺铁条朝第一个发现自己行动丧尸冲了过去,戳爆对方脑袋后,反手挥出,大力驱展下,铁条划过一道圆润弧线。

    噗嗤,又一个丧尸被老徐掀飞了出去。

    毫无还手之力,丧尸开始朝老徐发起集团式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