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诡异的工厂(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五十七章 诡异的工厂(二)

    大壮摆了摆手,招呼众人不要望呆,继续向前。

    在他的引领下,众人来到了厂房的东端,一盏巨大的幕帘自房顶垂落而下,将小半扇墙壁遮掩其内。

    大壮没有二话,伸手掀开了幕帘,幕帘被掀之后,一个虚掩的小门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里居然这里还有房间,唐小权不禁讶异称奇,要知道刚进厂房之时,他就有对其四周进行必要的观察,可一圈扫下来,他丝毫未对这幕帘的布局产生怀疑。

    看来这家工厂叫人心生疑虑的事情还真不少啊!

    就在唐小权这厢兀自感概之际,小门被打开了,而随着小门的缓慢打开,唐小权发现门内的存在并非是什么屋子,而是一个由木板铺撤的楼梯。

    楼梯蜿蜒而上,总共2层,层角还摆有假树点缀,想来厂主也是个颇有生活情趣的人。

    强化地板在鞋子的作用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待得众人走完这段稍显昏暗的2层楼梯后,一条笔直的长廊又是映入了众人的视野之内。

    这长廊约莫10来米长,自北向南一共隔出了4个单间,借着由墙垣侧边厚实玻璃窗所透射而入的阳光可见,4个单间的门牌分别标注着厂长室,会客室,样品展示室以及样板房。

    这还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唐小权再次发出感慨,他同时也是着实佩服长主的规划!

    毕竟,如此的设计规划,不仅可以令来往的客户,对厂子的实力有个较为直观的认识;也便于厂区管理人员对生产进度进行掌控;同时部门与部门之间的距离缩短,也从一个侧面提高了协作办事效率。不可谓不是一举三得啊!

    思绪飘的有些远,不过一声突兀而出的婴儿啼哭却是将唐小权那无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他微微皱起眉头,待得循声辨位之后,眼眸最后是落在了长廊最里端的那间样品展示室前。

    “那个~大哥,那间屋子里面……”

    “林管,你交代的事我已经办妥了,现在把人交给你!”未及唐小权把话说完,大壮兀自推开了身前的房门,登时一股浓郁的烟味从房前飘散而出。

    尉泱下意识的努了努鼻子,作为女生她很不习惯这种味道,虽然过往父亲也有吸烟的恶习,但总体来说在她面前还是很克制的。

    挑了下眉毛,正兀自吸着烟屁股的林俊夫望了眼门口,当其瞧见大壮那黝黑精硕的身材以及拥拢其后的幸存者团队后,赶紧是捏灭了手中的烟头,并将之插进了烟缸之中。

    “呵呵,辛苦你了大壮,那啥~各位都别站着了,进来坐吧!”着手冲着面前的几张散落的椅凳,林俊夫摆手招呼道。

    房间之内,一张厚重的木质老板桌横放其间,桌子的背后是盏书橱,书橱里摆满了档案袋以及文件夹。而在书橱正上放的墙壁上“诚信为本,质量为道”四个大字昭显了厂长的经营理念。

    众人陆续进入,很快便是将这近40来平的厂长室给挤兑的拥挤不堪。

    由于椅凳有限,所以大家很默契的把沙发让给了年纪稍大的赵云海以及队中唯一的女性尉泱,而其他人要么着凳而坐,要么倚墙而立。

    “呵呵,”轻笑出声,林俊夫缓缓站起了身子,然后从身后的橱柜里摸出了一沓纸杯:“怎么样?各位昨夜睡的还习惯吗?”

    说话间,林俊夫将纸杯一一拆拿而出,然后为其全部斟满了热水。

    “很好,应该说是咱们近段时间一来睡的最踏实的一晚了!”胡晓东这席话倒是所言非虚,虽然听上去有些敷衍奉承的问道,但事实昨晚他们的确睡如死猪。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林俊夫爽朗的大笑,疲态且菜色的脸上也因此浮起了几抹难得的红润。

    “对了,林管,你昨晚说今天要找我们详谈些事情,不知道是什么事呀?”唐小权面挂笑容,丝毫没有将心中的疑虑流露出半点。

    然而事实上呢,从核对不上的幸存者数字,到未曾出现的王厂长;从不提一句物资补给的林俊夫,到样品展示房内突兀而出的婴儿的啼哭声;所有的一切那是愈发叫得唐小权感到不安!

    所以……他急切的需要搞清隐藏在这些迷雾后面的真相,而眼前的男人无疑就是他的突破口。

    林俊夫悠悠然回到自己的座位,他习惯性的从烟缸里挑了根还存有些许烟丝的烟屁股然后搁到的嘴上,引燃,待得着力吸了一口后,方才蹙着眉头缓缓道:“坦白讲,现在和你们提这事儿,我自个儿也觉过意不去,但……”

    “唉~”没由来的一声长叹,林俊夫显得很是为难。

    “林管,你没必要和我们客气,咱们既然来了,那就是一家人,说吧,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开口。”

    听得胡晓东这般干脆的说话语气,林俊夫相信他不似作伪,所以坐正了身子,严肃道:“各位也都看到了,我们这里情况很糟,基本上已经到了弹近粮绝的地步,我们也曾试图派人去村里搞粮,但结果……”

    无奈的摇了摇头,林俊夫黑亮的眸中闪过了几抹悲色:“我们总共派了两拨人,第一拨,去5个,回来2;第二波也就是前几天,去了4个,但……一个也没回。”

    “那你们就没再派人去村里查下情况,或许那4个被困了也说不定啊!”王强最见不得这种见死不救的事情,所以毫不客气,当即便是直言不讳的质问出口。

    “呵呵,”林俊夫很是苦笑的摸了摸鼻子,他抬眉看了王强一样,然后似是自嘲淡淡道:"救,我们倒是想啊!可我们……我们这儿只剩4个男人啦,如果我们再出意外,那这里的妇女,孩子他们以后可怎么办啊?"

    漠然,王强被林俊夫瞧望的垂下了脑袋。

    是啊!如果他们再遭意外,那这里妇女儿童的结局可想而知。

    众人也是不禁为着林俊夫的两难同情起来。

    然而……

    4个男人!如果自己记得没错,大门守卫有2人,带上林俊夫一人,那还有一个男人在哪呢?莫非……

    第一个推论登时浮现在了唐小权的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