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年轻人仇怨(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年轻人仇怨(一)

    入目所及,眼眸中女人小腹处一柄短刀正直挺挺插在女人腹部深入。

    猩红的血水顺着刀刃点点滴下,这刀对方捅的突然,捅的用力,从对方出手狠厉,以及刀柄扭转方向,捅刀之人是下了狠手要至女人于死地。

    “是谁!?谁干的?”

    没去理会中刀的女人,叶昊转身冲向女人面前一众庄园幸存者,很显然能给女人搞出这样伤害的,只可能是他们这些幸存者了。

    只是不等叶昊话音落下,身边女人便是腿脚打软栽倒在地上。

    面对这一幕,叶昊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是没见过死人,只是突然在自己面前生这种事情,他有些茫然不确定应该如何处理。

    最终还是老徐提步走了上来,他蹲下看了眼痛苦状态的女人。

    女人想要说哈,但半张的嘴巴因为吃疼不出任何声音。

    但微微高抬的手指却是指向对面幸存者人群。

    老徐顺势望了过去,老徐这一望叫的幸存者们全都有些畏惧背过目光。

    “动手的,自己站出来!”低沉嗓音,老徐不怒自威。

    他并不在乎女人死活,因为对这个女人她早就动了杀意。

    现在有人替他动了手,于老徐而言倒是省了他不少功夫。

    毕竟,女人能做出吃人食肉的策划,足够说明她的内心已经扭曲。

    这样家伙留下,对其它幸存者以及胜利者团队本身都是个威胁。

    喝问过后,众幸存者目光全都望向了队伍里一人。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之前被老徐委派了“重任”的年轻人。

    只是与适才不同,年轻人现在面色泛红,一双手掌不停颤抖,指缝间能看见明显的血痕。

    毫无疑问,他就是挺刀捅刺女人的人。

    “是你干的?”老徐站起身来到年轻人跟前。

    “是!是我干的!”有些出乎老徐意料,年轻人答异常干脆。

    “她是你们庄主,你为什么要杀他?”这个问题不止老徐好奇,饶是身后魏大壮,胡晓东等一众车队人员也很想知道答案。

    这是一个非常突兀且奇葩的事情,谁能想到庄园幸存者这第一次搞事儿弄出的情况竟然是他们自己人。

    而且还是名副其实一把手:庄主。

    这种反转情况就跟是看了狗血电视剧似的,简直太莫名其妙,充满悬疑了。

    年轻人的答复依然是干净利落叫人挑不出毛病:“不为什么,她就是该死!!”

    咬牙切实,年轻人与女人之间显然生过一些隐秘的事情。

    而这时老徐需要搞清楚的。

    “他该不该死不该由你决定,不过既然你动手了,那么最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不然你这么随便动手捅人还有那把刀,我之前应该有跟你说过不要私藏武器,有武器必须交出来,难道你没听见吗?”

    “听见了!但我要杀他!”眼神猩红冒火,老徐对这种眼神非常熟悉,看来年轻人和庄主的愁怨非同一般。

    “理由呢?我需要一个理由!!”老徐不在和年轻人纠结女人该不该杀的问题。

    他现在只想知道,女人到地犯了什么事儿,叫年轻人这么想要对方性命。

    年轻人眼望地上女人,然后抬起颤抖的染血右手:“是她,她下令杀了我的母亲。还逼着我吃了我目前的血肉,她是恶魔,她该死!!哼哼,你没想到吧,哈哈哈,你以为我真的屈服了?老天有眼给了我这个机会!哈哈哈,终于叫我等到可以手刃你这个恶魔的机会!怎么样,被刀捅刺的感觉舒服吗?可惜,可惜我不能把你刮骨凌迟,不然你会更舒服的!”

    歇斯底里的狂笑,大叫,年轻人突然变的疯狂。

    对此,老徐很干脆对年轻人甩了一个大嘴巴子,清脆的掌声响彻整个院落。

    众人面面相觑,年轻人也被老徐一巴掌给打蒙圈了。

    场上登时安静了下来。

    时下若论最吃惊愕然的莫过于新近的魏大壮,唐小权,叶昊一行人了。

    他们并不清楚庄园的“仪式”,所以对年轻人口里所谓的“嗜血吃肉”之类事情感到愕然。

    “嗜血吃肉”这种事情,搁在任何时候落在人耳都叫人不寒而栗。

    这种吃灰出现在恐怖电影里的事情,时下从年轻人嘴中道出,这种情况

    “喂,小子,话可不能乱说啊!什么叫她杀了你母亲还逼你吃血肉?你他娘脑袋被驴踢了吧!这种混账事情也能乱说!”

    魏大壮火大上前。

    在他看来,年轻人多半是为了逃脱罪责故意编篡了一套说辞,想要博取己方一众信任躲过此劫。

    否则活人谁会干出“嗜人吃肉”这种人生供愤的混账事情?

    给魏大壮这么一喝,年轻人从老徐巴掌之威中过了神,他冷眸望向女人:“不信你们可以问她!!看是不是她做的那种好事儿!”

    魏大壮落目在地上女人身上,对于女人他没有好感,但也绝对不至眼睁睁看着她这样无言无辜被捅。

    毕竟,对方是个女人。

    反正魏大壮干不出这种当众捅刀女人的事儿来。

    “唉,还带喘气不?他说的话你听见没?你砸个意思?有没有做啊?”有点想为女人出头的意思,魏大壮看不惯男人打女人。

    可此刻女人失血不断,羸弱外加惊恐早就将她折磨的面色惨白,几欲昏死。

    再者说,这档子她有没有做她自己心下很清楚,她根本没法正面面对暴怒状态的年轻人。

    女人不答,年轻人却是紧追不放:“怎么当时你有胆子下达吩咐,现在没胆子承认了?你这个恶魔,当时口口声声说收留我们母子,枉我当初还那么信任你,没想到你居然是个人面兽心的混蛋!!”

    说完,年轻人身子一挺,扫过徐仁杰,魏大壮,以及厂上胜利者联盟车队一员:“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你们几个都经历过。反正事情我已经做了,我不否认我就是要杀她替我母亲报仇,只要能把她杀死,其它我都无所谓。现在我在你们手上,你们想怎样我没话说,但是我有两个请求,希望你们能够答应。”

    【看小说,百度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