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年轻人仇怨(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年轻人仇怨(二)

    敢在这个时候提要求,敢在如此多胜利者联盟车队队员面前摆出这种决绝态度。

    不得不说,年轻人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壮烈多少是叫老徐欣赏。

    他仔细打量了年轻人两眼,随即出人意料的回了句:“说来听听,你的要求。”

    老徐的首肯有些出乎庄园幸存者的意料,他们原以为年轻人就此会身首异处。

    毕竟,老徐适才那一巴掌打的狠厉,所以……

    但最终结果出人意料,老徐没有继续施展雷霆风暴,反而是缓和了神色给了年轻人道出诉求机会。

    这下所有人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年轻人身上,大家也都很好奇年轻人能说道出什么要求来。

    毕竟生死关头提出的要求,想来一定很“犀利”吧。

    “我的要求很简单,一个,如果可以,我想在外面山上为我母亲立个块坟,虽然她尸骨未存,但我希望能给弄个家。”

    这句话年轻人说的动情,众人听的感动。

    抛开真假不谈,反正落入实境,年轻人的这个要求还是很打动人的。

    饶是适才对他不爽的魏大壮,此刻也是不由蹙紧眉头,面上隐隐有了动容。

    老徐面色不该,继续问道:“嗯,这是第一点,那么第二呢?”

    “第二,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要替我母亲报仇,我要杀了那些挨天杀的混蛋!!”

    情绪再次波动,年轻人又一次不稳定起来。

    见状老徐轻吐口气:“她已经被你捅了,看她的样子,不救治死是必然,这个仇你应该算是报了。”

    “不!”眼眸微微蹙起,年轻人目光射出两道不符合他年纪的杀意:“这还不够,这远远不够!害我母亲除了这该死的女人,还有其它人,这些人都必须死!”

    此言一出,人人自危。

    要知道在场一众幸存者,虽说没有亲手宰杀年轻人母亲,但迫于自愿不自愿情况,他们都曾参与吃食其母亲血肉。

    所以年轻人一句“这些人都必须死”着实是畏惧了他们的心灵。

    老徐不动声色,继续问道:“好,我给你这个机会,现在你指出这里还有谁有参与杀害你母亲的。”

    老徐的话又一次叫在场幸存者本就愕然心境再添恐慌。

    无疑,从老徐的话看,他似乎是赞同年轻人想法,打算给他报仇机会。

    这下众人可就真是紧张了。

    谁都不希望年轻人手指点向自己。

    因为一旦被点指,自个儿的生命也就到头了。

    年轻人不确定看了老徐一眼,显然老徐的轻易答应也是叫他有些意外。

    老徐耸耸肩膀:“怎么?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吗?”

    一句反问将年轻人从莫名中拉回了现实,迷茫仅是瞬间,很快年轻人便是被愤怒所驱动。

    踱步走出人群,年轻人微眯着眼睛,在面前“家人”扫过。

    目光所过之处,几乎所有人都是回避眼神。

    这是何等搞笑奇葩的事情,要知道他们可是一直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每天共在一个餐厅进食,有些人甚至和年轻人居住在一个房间。

    但现在,因为一件上不了台面的“噬人”事件,这些所谓的“家人”竟是不敢直面年轻人眼睛。

    年轻人一个个在自己家人面上掠过,最后来到了刚刚行过的守卫身上。

    他这一回眸扫过,众守卫骇然之色顿显。

    不用说,这些家伙平日里肯定是没少干坏事。

    年轻人目光在落得守卫身上后便是没有在行移转,不用说,目标就在这些人身上了。

    “你要找的,在这里面?”老徐没心思等年轻人酝酿心思。

    他直接了当开口发问。

    年轻人也不含糊,直接了当出声回道:“是没错!那个混蛋就在这里面!”

    此音落下,众守卫表情更显难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喉头鼓动。

    这是害怕,恐惧最为直观表情。

    见得他们这番表情,许峰不用确认便已经可以断定,这帮家伙里面有人参与了宰杀年轻人母亲事情。

    这也难怪,能进入到女人核心层面,拿枪保卫庄园。

    那这些人肯定或多或少参与过女人组织的所谓仪式。

    这是很显然意见的控制手段,女人要想维护她的王权,就必须叫手下人认同他的做法。

    而人有千千万,庄园内里四十来人将近五十,他一个女人想把控这么多人,说实在的不是件容易事情。

    那么最简单办法就是挑出一批靠的住的,赞同他理念的人给他们先行洗脑。

    然后由这一小挫人形成骨干力量,再行对庄园其它人进行施压。

    在枪械,强权面前,个体力量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有了属于自己的卫队,女人压根不用兑付其它人,余下幸存者也会乖乖听从她的吩咐。

    一来二去,时间一久,庄园幸存者便是渐渐被女人洗脑。

    毕竟,待在这样环境,每天接受那些歪理学说侵蚀,就算在正常人,为了自保,为了生存也会屈服。

    不出意外,老徐已经投过年轻人的“爆发”大概了解了女人控制庄园的思路。

    很简单,丝毫没什么复杂地方。

    但想要实施并非易事,由此也可见的女人不是个凡角。

    只可惜恶毒心灵扭曲了她的意识,她本可以用自己的智慧,能力带领此地幸存者走上一条更加光明的生存之道,可他偏偏选择了这样一条黑暗冥灭人性的毁灭道路。

    老徐兀自分析的时候,慕的,守卫中突然闪出一人。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从腰际竟是摸出了把枪来。

    随即枪口顶在年轻人脑顶,同时跃出守卫恶狠狠道:“他娘的,想杀我?你吃你母亲肉时,我看你不挺美滋滋的?当了婊子现在想来理牌坊。这么贞洁当初干什么去了?”

    突入起来的变故出乎所有人意料。

    魏大壮见得守卫拔枪,脑门登时冒出条黑线。

    当下他甩着大部,从胡晓东手里夺过95,拉动枪栓冲上前去:“狗日的玩意!老子之间说的话你当是放屁是吧,你小子居然还敢留枪?不想死的,立刻把枪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