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年轻人仇怨(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年轻人仇怨(六)

    “胡哥!你赶紧去看看吧!”见得老徐离开,唐小权第一时间行到胡晓东身前招呼示意。

    胡晓东听罢,点点头,随即提步离开。

    唐小权出声叫停胡晓东,接着从身上摸出随手手枪,并将之交到胡晓东手里。

    那意思很明显,必要时解决年轻人。

    因为透过徐仁杰莫名举动,以及他对年轻人说道话语,唐小权隐隐感觉,老徐对年轻人有不一样感觉。

    他似乎是被年轻人经历说动了。

    对此唐小权虽然也有感触,但这是末世,人心这东西是很难料的。

    年轻人尽管和庄园一众有杀目食肉之仇,但这么久了,他带着仇恨一直生活在这样一个压抑环境里。

    说实话,这很容易扭曲一个人的心理。

    更不消说年轻人自己也曾食用过自己母亲的血肉。

    单拼此点就足够说明年轻人是个不安定因素。

    加上适才连翻刺激,唐小权担心心绪不稳的年轻人,接下来在和老徐独处时,又搞出什么过激事儿来。

    这不是不可能事情,如果老徐怜悯年轻人,那他很容易被年轻人情绪感染,从而主观上放松对年轻人警惕,并将之视作无威胁好人。

    可实际年轻人是否真的是个好人,他在庄园是否有残害过他人?

    对于这些,车对方面不得而知。

    所以唐小权有些担心老徐的处境,叫上胡晓东跟进,目的就为防止意外发生。

    在唐小权看来,死一个年轻人无所谓,即便错杀也没什么。

    总好过老徐被偷袭到时后悔来的强。

    接过唐小权递来的手枪,胡晓东没有废话快步冲进庄园。

    一路跟着老徐,年轻人进了一楼一间房内。

    估计也是没料到胡晓东跟来,老徐看了胡晓东一眼,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罢了,落目在年轻人身上。

    此刻的年轻人两眼茫然空洞,没有任何神采。

    不客气说就跟外面那些丧尸没什么区别,似是被抽走了灵魂。

    “怎么样?说说吧,这杀了杀母仇人现在感觉如何?有没有让你心理宽慰一些?”

    眼睛紧盯年轻人,老徐面色严肃。

    只是老徐的问话多少是叫胡晓东有些意外,他没想到老徐把年轻人单独叫道屋内竟是会提这个问题。

    年轻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许峰问题,他就那么无神站着。

    见年轻人没有答话意思,老徐随即继续:“是不是有些后悔了?这啥人的感觉应该不是那么美好吧?”

    “不!”此言落下,年轻人立马仰头否定,原本已经平静的情绪立马变得狂暴了起来:“我没后悔,我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亲手杀了这帮混蛋为我母亲报仇。”

    也是没想到年轻人心性如此坚强,从他话里意思胡晓东听出,年轻人如果不是为了给母亲报仇,想来也不会憋屈活在庄园。

    “为了杀他们,你根本不知道我承受了什么!但是我不后悔,只要能杀他们,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知道我有罪,我也痛恨我做的那些事情,可我绝对不会后悔!就算重新给我选择机会,我也一定这么做!!你们要怎么处理我我都没意见,反正过去做的事儿我也该死,我现在别的不求,只希望死前能给母亲立块杯,也算我这不孝儿为他做的最后一点事情。”

    “呵,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啊,不瞒你说,你刚讲了那么多有一点是没错的。”

    声音一顿,徐仁杰反问年轻人道:“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有罪!”

    “嗯,你是有罪,但这并不是重点!”

    “那是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年轻人不确定问道。

    老徐照旧淡笑一声:“你不孝!你很不孝!”

    出人意料的回答,就连胡晓东也是不明白老徐为何说年轻人不孝是重点。

    要知道,年轻人就算再怎么不孝,他好歹也是个敢为自己母亲忍辱负重,宰杀仇人的存在。

    比之那些好吃懒做的啃老族显然要强多了。

    望着年轻人有些复杂表情,徐仁杰提问:“怎么?有些意外这个答案吗?”

    年轻人没有回答。

    这在老徐意料之中,所以没有理会自顾自继续:“你说没人知道着过去几个月你承受的东西。是,或许是没有,但那又怎样?那是你自己做出的决定,就如你为了杀他们忍受的那些事儿一样,都是你自己的决定,从来没有人逼你不是吗?现在好了,你觉得大仇得报,杀死了该杀的人呢,似乎人生完满,可以谢幕了。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下去见你母亲了?”

    再次一顿,老徐着目望向年轻人。

    年轻人现在别老鼠说的完全是云里雾里,他压根搞不清面前男人要表达什么意思。

    在他潜意识里,对方叫他过来,理应是对他之前的种种举动发飙施以暴行,就如庄园那帮混当当初对不服管教他所做的事情一样。

    可时下面前男人并未那么做,非但没有那么做还向自己问了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问题。

    年轻人甚至怀疑老徐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就和这里女人和他的一帮狗腿子一样,都是脑子不太正常异类。

    所以年轻人有些警惕,他不会也不可能在像过去那样替一帮疯子做事,生活在一帮疯子阴影下。

    鉴于此点年轻人直截了当开口回道:“我说了,你要杀我我没意见,但请别拿我死去的母亲做文章,谢谢!”

    高昂起头,年轻人很是倔强迎上老徐眼睛,毫无疑问,年轻人是做好了赴死的决定。

    对于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他是无所畏惧的。

    摇摇脑袋,徐仁杰冷笑一声:“呵,你可真是勇敢啊。死不是难事,你以为死了就能了却你做过的那些龌蹉事吗,你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结束今生恩怨了吗?你想的太天真,也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你有没有想过,死容易,可你这副身子骨是谁给你的?你口口声声说你不孝,那你有想过,你的母亲在天上要是听见自己儿子动不动就要赴死,她会是什么感受?”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