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年轻人仇怨(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年轻人仇怨(七)

    老徐一句话说的年轻人哑口了,一来他是诧异于老徐为什么对他说这些。

    要知道在时下敌我状况对峙下,老徐说这番近似说教话语本身就很奇怪。

    按照正常,老徐应该对他适才的枪袭,刀捅做出批判,并对其采取惩罚措施。

    至少如果换做庄园那帮混蛋来处理,年轻人知道自己时下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好好站着。

    庄园的混蛋肯定会好好折磨教训他。

    这是庄园方面的制度,对于不听话的“家人”,等待他们的惩罚绝对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

    可面前男人并未这么做,这让年轻人不挑能够理解。

    除此之外,老徐的话也对年轻人有所触动,特别是他最后一句,自己的这副皮肉是母亲给的,她在天堂要是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她会开心吗?

    不会,没有母亲会愿意听到自己儿子喊死的,她一定会很难过的。

    “你知道你说的那些屁话是你最不孝的地方吗?你母亲怀胎十月,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到,不求你报恩赡养,但你这样轻易做贱自己性命,你这就对得起你的母亲了?你连人都敢杀,难道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你在那么糟糕环境都能忍辱负重,现在仇人杀了,你倒喊着要死,呵呵,我说你这个年轻人脑袋是不是有毛病啊?”

    好嘛几分钟前,年轻人还在质疑老徐的脑袋。

    时下好了,剧情发转,反倒是老徐开始嘲弄年轻人的智商。

    胡晓东透过老徐几番话语,已经大概了解老徐的初衷了。

    也正是因为了解,他那一直揣在裤袋,握紧在手的手枪握把终于是可以稍稍松开些了。

    看场上气氛,以及年轻人神采,胡晓东知道双方不太可能生出祸端。

    “我死不死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只是……”

    “只是决定我们不会放过你是吗?”老徐打断年轻人话语,接茬反问。

    年轻人看了老徐一眼,随即也不避讳径直点头。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傻子都知道车队方面来者不善。

    要不他们明明和胡晓东,徐仁杰等人是认识关系,为什么装作坏人,跑来己方营地讨要人员?

    你若说这当中没有情况,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你若说车队方面一开始没打庄园主意,就是单纯想要帮助他们,那才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

    别说是末世,就是搁在末世前的文明时间,如此吃力不讨好事情也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会去做。

    更何况现在这世道,年轻人不相信车队会那么好的胸襟,面对这满庄园物资不动心。

    然事实,年轻人还真是想错了,车队方面一开始那是真没想过要侵占庄园从内搞物资装备。

    但是现在,他们自己的所作所为令的这一事态发生了改变。

    所以接下来车队方面不论做什么事儿,这罪过都应该算在庄园方面自己头上。

    如果不是他们早前对老徐,胡晓东不利,车队方面也不会携队进来。

    当然对这些,年轻人是不在乎的。

    这个庄园的存在与否,在仇人被杀后,就没有意义了。

    “杀你!?你以为我们和庄主一样歹毒吗?我们为什么要杀你呢?”

    “难道你忘了我们之前对你们做的事儿?”年轻人不理解反问。

    老徐耸耸肩膀:“你说的是选举的事儿吧,那我当然记得,怎么可能忘记。”

    “这不就结了,就凭这点,你杀我们这里所有人理由已经足够重复了。”

    “呵,这是你个人意见还是集体都这么想啊?”老徐轻笑着问道。

    年轻人正色回道:“自然是我自己想法,但事实也是如此,我从不认为这里做的那些事儿是正确的。可我还是参与了,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所以我有罪。”

    “哼哼,你倒还真是……”深吸口气,老徐也是被年轻人的“坦诚”给逗乐了。

    估计普天之下再难找这样自我剖析的存在。

    这别人还别说他怎么着,他便是自己给自己加了不少砝码。

    “如果说我可以给你们活命机会,你愿意接受吗?”

    这个提问太“犀利”了,以至于年轻人半晌没有回过味来。

    “你,你说什么?你,你要给我们活路?你,你不杀我们?”

    看了眼立在后方不着一言的胡晓东,老徐笑着回道:“杀你们,为什么要杀你们?”

    “因为我们……”

    “因为你们做的那些龌蹉事?是没错,你们干的那些勾当的确挺叫人不耻,若是在过去,肯定是上法庭等宣判的主儿。不过你们很幸运现在是末世,没有那些条条框框约束这些。何况,你们也说了,做那些事儿你们是被逼的。那些被残害的人,就算你们抗争,也不可能改变他们的命运。再者说,就凭这些杀了你们,那不是在徒增我们的罪恶吗?你自己也是经历过这一切的人,你应该很清楚这种带着罪恶感活着其实本身就是种惩罚……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这席话年轻人再次被老徐说的愕然了。

    是啊!仔细想想老徐的“开脱”似乎是那么回事儿。

    那些被残害的人,包括她的母亲并不会因为自己的抗争就能活下。

    年轻人在自己母亲被选作“祭品”时候就曾抗争过,可换来的是一番惨烈的屈打外,还是未能救下自己母亲。

    所以从某种意义说,自己的顺从亦或不顺从本质其实都没改变。

    被选中的人永远都会被杀,永远都会成为女人这些庄园主事者饭桌上的餐点。

    除此之外,老徐对于负罪感的言论更是叫年轻人感同生受。

    为了给母亲报仇,年轻人这过往几个月的生活绝对可以用生不如此四个字来形容。

    他每天人是活着的,但精神却是保守折磨。

    尤其每次被庄园召集去做“选举”时候,那种深深的负罪始终伴随着年轻人。

    年轻人这过往几个月几乎每晚都会别那些惨死亡魂的面容惊醒。

    所以客观来说,他这么坦诚的要求赴死,其实何尝不是对活着的恐惧,想要解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