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扶你上位(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扶你上位(十)

    老徐这席话无疑又是抛出了枚重磅炸弹,庄园众人肯定都存在有朋友,亲人被杀情况。

    就算没有,那也绝对少不了被庄园方面欺负镇压情况。

    所以老徐此言一出,无疑是给庄园方面再掀‘波’澜。

    而老徐之所以这么做,理由也是非常简单,就为替年轻人解决麻烦。

    眼眸扫过众人,透过众人面‘色’变化,老徐能够清楚发现有些人在紧张。

    这些人无一例外,基本都集中在守卫身上。

    而这些守卫恰恰是老徐想要帮年轻人解决的存在。

    要杀他们,肯定得找到充分的理由。

    否则就这么杀了,显然不能达到应有效果。

    老徐现在按章办事就是要给这些庄园幸存者树立一个正面形象,告诉他们己方这边办事儿是有规矩可行的,是按照过往法律道德处事的。

    一来,这样可以区分自己车队和光头党那边差别。

    二来,也是可以把残存在庄园幸存者内部‘女’人势力人手给挖掘出来。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想叫庄园幸存者自行把那些“坏蛋”揪出来并非易事。

    正所谓一招被蛇咬,千年怕井绳。

    而这些‘女’人的残余势力对庄园幸存者心理生理的压力绝对不是什么蛇和井绳能够比拟的。

    他们一年时间的压迫,早已是给这些幸存者带去了极大的摧残。

    人在意识层面的“状态”那是很难改变的。

    老徐需要想办法扭转这个局面,他必须给庄园幸存者一些站出来点指“坏蛋”的勇气。

    “怎么都不说话吗?你们考虑那么久,别告诉我没有仇人啊。如果没有,这么说你们在这儿搞的那些事儿都是自愿的?如果这样的话……”眼眸渐渐变的冰冷,老徐的话里所蕴含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之前他给庄园一众说的清楚,他愿意放过庄园幸存者,是年轻人说服了他。

    让他接受了庄园余下人员是被‘女’人及‘女’人势力胁迫才做的那些龌龊事情。

    可现在庄园一众没人站出来点指,那么顺利推断,是不是可以说没人胁迫庄园众人做那些事儿呢?

    老徐当然清楚事实并非如此,庄园众人不敢说恰恰说明过去受压迫太重,以致机会摆在面前它们也不敢接受。

    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相信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不挑可能那么容易道出心理所想。

    再加上,就老徐这些人目前战局庄园的情况,庄园幸存者也很难想象老徐说的话。

    别忘了,车队方面早在一个多小时前,那是刚刚上演一出骗子戏码。

    所以现在指望庄园幸存者百分百相信老徐同样不是易事。

    简单来说,时下老徐其实和那些曾经压迫他们的人一样,只不过老徐目前还未动手对他们采取不利行动,但是现在没有,不代表接下来不会发生。

    或许此次点名就是个信号,因为谁都不清楚老徐要做什么。

    他真的会替自己报仇,杀掉那些残害过自己的人吗?

    怎么可能!?庄园幸存者很难相信这点。

    在现在情况下,他们更愿意相信老徐这么做目的是为了将他们对立面找出来,然后重用这些人,从而达到控制他们目的。

    这样做法,正是曾经‘女’人对他们做的事情。

    时下庄园众人会这么想也属实可以理解事情。

    还是在那你看我,我看你,华夏人习惯‘性’的从众心理此刻暴‘露’无遗。

    二十多个人,抛开那些战战兢兢,心怀鬼胎的守卫,剩下一干人等那都是在等“勇士”开口。

    可惜所有人抱有同样想法,老徐等了半年也未等待任何一个人开口。

    “啊,看来是真没人说了。既然你们都不说,既然你们都承认自己不是被‘逼’迫的,那么……哼哼!”

    一声冷哼,庄园幸存者中不少人都不寒而栗的颤动了一下。

    如果被老徐冠上“不是被‘逼’的”名头,那么那个“剩下就‘交’给我们的”惩罚怕是就得落在自己头上了。

    就在这时,就在老徐寻思怎么处罚这些幸存者时,任谁都没想到的是,有人开口说话了:“大家听我说,我知道大家心里因为忌惮那些‘混’蛋而有顾虑。但是大家好好想想,想想当初他们‘逼’迫我们做的事情!想想他们在庄园欺负我们时候,我们心底的反抗声音!现在他们给我们报仇的机会我们错过,难道大家还希望等他们走后,继续让这些人残害我们,压迫我们?难道大家还希望过那种生活在梦魇的恐怖生活吗?”

    “今天如果我们因为畏惧而不敢站出来指认,那么明天我们因此丢掉‘性’命就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不是每次都会有人出来拯救我们!我们也不能把生的希望总是寄托在别人身上。各位,命自己的,咱自己如果都不在意自己小命,那还能指望别人?”

    “之前我们因为懦弱已经错失了自我救赎的机会,现在他们给了我们新的救赎机会,为了我们,也为了那些被残害的朋友,家人,无辜幸存者。各位,我在这里恳请各位,拿出你们的勇气,拿出你们的良知,我们不能再叫那帮‘混’蛋继续为非作歹下去了,我们必须要叫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话到最后,年轻人近乎是子啊咆哮。

    往日的一幕幕犹若过电影般在脑海中回‘荡’,他想起了自己当初与母亲来到庄园的场景。

    管家的热情,‘女’人的大度让他以为自己和母亲奔‘波’数月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安稳落脚的落脚点。

    但是实际,后面发生的事情是他始料未及,也不愿回忆的。

    ‘女’人残忍的让众人在他们母儿俩中二选一。

    最终年轻人母亲被选中作为所谓的祭品。

    年轻人还被迫实用了自己母亲的血‘肉’。

    那段日子,年轻人几乎是着落到了地狱之中。

    他从未想过,这间庄园居然比外面丧尸更为恐怖,更为残忍。

    ‘胸’口因为过度‘激’动而不停上下起伏,年轻人一鼓作气说完了心下想法。

    这一切他都没有做任何思考,完全是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