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扶你上位(二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扶你上位(二十八)

    “这个……如果说数字方面我是真的不太清楚。这些东西一只是女管家负责的。不过徐大哥你要是真需要,没关系,回头我去那管家房里翻找翻找,我想这些统计她那边肯定会有留存。其实……”声音顿挫一下,刘牧看了眼老徐,犹豫几秒,随即继续:“其实徐哥没必要那么麻烦的,你帮我们那么大忙,替我们杀了那帮混蛋,帮我们报了血仇,你要啥东西直管从庄园里拿,我相信大家都不会有怨言。”

    “庄园有个专门存储物资房间,这个我知道,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迫不及待,,刘牧这似是巴不得要把家里东西送人。

    而对于庄园物资储存在哪儿,老徐心下那是门清。

    要知道他之前可是和霍元凯,魏大壮挨个把整个庄园所有房间给清理了遍,对于内里布置不可谓不了解,更不消说是用来存放物资的地方了。

    除非此地还有什么暗道机关是老徐不知道,未察觉的。

    不过如果这房子真有啥暗道机关,老徐相信以年轻人在庄园地位位置那肯定也没机会接触。

    所以老徐并不需要年轻人替他引路。

    之所以说要清单,不过是想把索要物资之事说的委婉些。

    事实也证明,刘牧的领悟力还不错,听罢老徐的话便是参透了老徐的意思,也没枉费老徐绕这么打个圈圈。

    否则遇到愚笨的,老徐说道那些可真就失去意义。

    “嗯,”点点头,老徐先是肯定了刘牧的说法。

    反正物资他是要拿的,那在遮遮掩掩也没啥意义。

    不过拿归拿,该有的态度还是该有的。

    考虑到日后还想保持和庄园方面联系,老徐随即继续:“既然谈到这个事儿了,刘老弟我也不瞒你,物资呢我是肯定要带一部分的。没办法,这次出来寻亲一路消耗太大,单靠沿路补给风险实在过大。我看过你们这里种植园规模,内里物资供给应该不错。所以……”

    “徐大哥,我不说了嘛,这次你们帮了我们那么大忙,没有你们,我们这些人还不知道得生活在水生火热到什么时候,所以真的,别跟我们客气,这里任何你看能够用上的直管拿。”

    不管年轻人这话到底是出于真心还是演戏,他能这么豪爽说出,至少在处事方面他还是“识时务”的。

    否则就他们目前所处局面,刘牧若是愣头青拒绝……那可就,老徐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要让一个愣头青坐上庄主位置了。

    不管怎样,刘牧这态度算是表面了。

    既是如此,老徐借锅下面继续道:“不!刘牧啊,这点我就得说说你了!!”

    面色一沉,老徐的声音陡然间变的低沉。

    刘牧丈二不着头脑望着老徐,显然不太清楚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怎么徐大哥,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问你你现在什么身份?”

    “我……”似乎还不太适宜庄主这个头衔,刘牧哑口数秒这才尴尬脱口:“庄园庄主身份。”

    “嗯,你也知道自己是庄园庄主身份。可你刚才说到那些……你觉得是一个庄主该说的话吗?”

    “我,这……”刘牧被老徐的质问弄的有些懵圈。

    也难怪年轻人懵圈,要知道他这说道半天话语,那可都是在为老徐着想呀。

    可时下老徐竟然因为此事向他质问,这样结果实在是叫刘牧莫名苦恼。

    “身为一个庄主,你怎么能说这里物资随便我拿呢?我知道你那是好意,是想报答我们对庄园做的事情。这点,我老徐心理承你刘老弟的情了。但是刘牧啊,你这么做是不对的。以前你是个体,怎样都没问题。可现在,在其位你就得谋其政,你既然坐到了这个庄主位置,凡事都得仔细考虑再行做决定。你做的每个决定都将关乎庄园的发展,底下人员生死。你说你刚才把物资那么大方的给我,我这真拿走了,你们怎么过活?”

    “我……”

    “你觉着就你们目前状态,有能力外出搜集物资吗?”

    无言以对,刘牧哑口。

    不得不说老徐当真是个老姜胡,他这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明面上老徐是在给刘牧讲述做人道理,而且老徐说道的还真的在理。

    至少正常人听来都没毛病,你刘牧作为一庄之主随便叫人拿取庄园物资,单就这点你就不是个合格上位者。

    但问题老徐话说的虽是不错,但其真正目的显然不单单是为了教育刘牧。

    他整这些还是为了让自己这边拿取物资有个冠冕堂皇理由。

    老徐要给刘牧形成感觉是,我拿你物资不是以一个索取者态度,而是没有办法,路途所需。

    这也是老徐希望让自己车队和光头党形成区别的地方。

    如此日后刘牧上位坐稳后,他在过来谈合作才能叫对方放心。

    你看在你弱小的时候我帮了你,还没有吞并你。

    待你强大之后,是不是会对曾经最困难时候帮助你的人异常感激呢?

    说白了,老徐这就是一笔投资,而且是比包赚不赔的买卖。

    庄园他这边本来就没精力收归,与其这样还不如交给庄园人自行打理。

    这日后庄园方面若是完蛋了,那老徐这边没有损失。

    反之如果真的挺过劫难,成长起来,那老徐这边可就平白多了一个盟友。

    如此只赚不赔的买卖也难得老徐这般卖力绕弯弯。

    要知道搁着平日里老徐,他是绝对不会做这种表里不一事情。

    可惜刘牧到底还是年轻见识浅,加上他对老徐敬重,信任,所以对老徐说的话并未产生半点猜忌。

    这也难怪,刘牧要是单凭眼下情况能够猜出老徐心下所想,那他这人智商怕是也太高了。

    而有如此智商之人,又何至于落得被庄园一众凌辱压迫的惨境呢。

    “明白了徐大哥,刚才是我考虑欠妥了,我以后会注意的。”刘牧很是谦逊的回道。

    对你年轻人的虚心接受,徐仁杰非常满意。

    这种性格也是一个上位者必须拥有的可贵品质,一个人最难的就是接受别人的说教,坐到某个高度那就更难。

    老徐希望年轻人日后能够继续保持这种态度,这对他日后管理庄园无疑会起到很大助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