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再次来人(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再次来人(十六)

    温泉鑫,毕大虎一唱一和,好似唱双簧般,但是无可否认一点,他们说道的事情还是非常有建设性的。

    与老赵之前推断分析一模一样。

    “还有呢?”老赵不着急评论,继续引导,他发现温泉鑫虽然适才言语轻蔑,但是年轻人是用脑子考虑过的。

    “还有?”挠了挠脑门,温泉鑫继续:“还有就是这帮人可能做的事儿了。”

    “可能做的事儿?呵呵,说说看?”老赵与老林互看一眼,然后摆手示意温泉鑫说下去。

    看出老赵,老林以及下面兄弟的期待,温泉鑫也是来了精神,端正身子开口道:“咱这不是假设嘛,那我也给你们假设下。假设光头说的事情属实,假设他们真的履行所说义务,确实给我们提供了必要帮助。但是各位这样咱们就真的安稳了吗?”

    着目扫过场上兄弟,温泉鑫做足了戏码。

    罢了他大手一摆:“不可能!!要我说这不管是光头党还是末日救亡复兴会那都是一丘之貉。别以为光头党跟末日救亡复兴会干就是真为了我们。他们现在找咱合作是没有办法,他们也说了,这过去是监狱把控的地盘,是末日救亡复兴会的区域。现在他们想过来,但这废城哪里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咱先不说丧尸问题,距离问题,单就末日救亡复兴会监狱势力在这折腾了这么久,人家根基难道真的说断就断?”

    “是,没错,我们确实是把那监狱给连锅端了,但是监狱没了,末日救亡复兴会还在!监狱没了,监狱过去给那些统治破坏下队伍造成的心里阴影还在。”

    “这帮光头他们很聪明,他们清楚找那些被统治迫害的团队,个人没用,他们多半都被监狱方面弄到没有抵抗了,而且单凭他们手里拿的这份清缴令也无法说服那些被统治压迫团体相信他们说的事儿。”

    “而我们不同,我们是切实跟监狱方面硬钢的人,光头那边知道他们过来说道这些事儿我们会信!当然更为关键一点,我们是唯一跟监狱方面对着干的人。这点很重要,正因为我们端了监狱老巢,所以我们在面对末日救亡复兴会时没有退路。他们就是看中这点,才跑来跟我们谈合作。”

    “但是这种合作是暂时的,我相信等光头党这些家伙在这片区域彻底站稳脚跟,他们肯定不会仅仅只想要咱们一半物资,等到了他们在这个地头说话的时候,恐怕比监狱那帮混蛋不会要的少,没准更离谱!!”

    话音落下,温泉鑫只觉喉头干涩。

    老赵适时给年轻人倒了杯茶水,点点头,赞赏回了句:“说的很好。”

    罢了,老赵目光移转,大家谁还有想说的?

    “我看也没啥好说的了,小温他说的已经够全面的了。这从哪点看我们都没理由接受他们提议。再说了,之前咱们能把监狱端了,我就不信这光头党能有多大本事,如果他们能做到和末日救亡复兴会抗衡,我们肯定也能。”越贵山颇为豪气来了句。

    老赵听罢不置可否点点头:“还有谁?”

    “我,我说两句吧。”

    目光移转,老赵发现举手示意的是郝云,这个年轻人是叶昊当初他们外出枪杀男人的儿子。

    面露出一丝笑容,对于这个年轻人私下老赵格外关注。

    一来是出于归咎,虽然这件事儿和老赵无关,不是老赵杀害了年轻人父亲,但说到底叶昊手下那个混蛋是属于他们当中一员。

    所以从连带责任上讲,老赵觉着己方也脱不了干系。

    二来是出于一个父亲的责任,老赵也是为人父的存在,身为父母的他自然能够理解年轻人痛失父亲后的艰难。

    原本活在末世就很困难,突然间身边的支柱倒了,这种情况……

    所以私下老赵有事儿没事儿就往郝云那边跑,而也真是因为老赵无微不至近乎父亲般关乎,才让郝云日子过的没那么孤单。

    准确来说,不止是老赵,在郝云这些人入住村落后,村子里原本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都对几人表示出了足够的关心与友善。

    让他们很快便是融入到了这个大家庭里。

    “呵呵,小郝有什么想法只管说,在这里没什么好忌讳的。”为了打消郝云顾虑,老赵温醇嘱咐。

    郝云点点头,紧接开口:“我很认同小温刚才说的,这光头党的说辞的确靠不住。但是……”

    本以为年轻人将会重复温泉鑫的观点,可他这“但是”一转折,立马是喜迎了所有人目光。

    “但是什么?”温泉鑫下意识开口。

    郝云看了眼温泉鑫,随即接道:“倒是真因为这样,我觉着咱们更应该应下光头党的提议。”

    “啊?”不能理解的嗔怪一声,温泉鑫擤了擤鼻子:“小郝你不是吧,你真打算接受光头党提议?就那帮混球,你……”

    “我知道,那帮混球的话不可信。”

    “那你为什么……”温泉鑫觉着要么就是自己脑子反应慢跟不上郝云节奏,要么就是郝云脑袋被驴踢了。

    要不他怎么能说出这般前后矛盾的混账话来?

    一会儿说接受光头党提议,一会儿有强调光头党说辞不可信,这两样随便单拎出来一个观点给温泉鑫说道,温泉鑫都不会觉着郝云脑子有问题。

    但偏偏郝云把两个搁一块,这就叫温泉鑫有点不能接受了。

    “因为那帮混球话不可信,我们的话也不一定要完全履行啊。”

    “什么意思?”隐隐觉着郝云话里暗藏玄机,老赵接茬追问。

    “是这样,光头党不是想利用咱们嘛,他不是打算以我们为突破口钳制末日救亡复兴会嘛,那咱们就给他来个欲情故纵,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嘴中默默念叨了遍郝云说道的词汇,老赵缓缓抬起头来,完了不确定道:“小郝啊,具体说说你的想法,什么将计就计,你到底打算怎么给光头党那边欲情故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