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四面楚歌(四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四面楚歌(四十二)

    赶紧招呼队员上车,上车后光头汉子顾不得给送别胜利者联盟队员告别,亟不可待催促司机开车离开。

    望着匆匆离去的小车背影,老林轻蔑戏虐一句:“瞅他那着急模样,真是不堪呐。”

    “老赵,你们那边谈的咋样啊?”温泉鑫凑上前来好奇征询。

    赵云海简单回了句:“就那样,该说的反正都说了,至于结果如何全看老天了!”

    说着话,老赵抬眼望天,面上浮起几抹沧桑。

    “那他们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啊?”温泉鑫继续追问。

    老林沉声打断:“现在不是说道这些时候,小温,小温,你们赶紧把这些武器弹药收拾一下,完了回村!!”

    “哦,好的!”也知道时局紧张,己方四个就这么待在村口确实不太安全。

    吩咐完毕,老赵,老林先行返回。

    进入村落后,老赵马上掏出手机,他有重要事情需要确认。

    “华子啊,在吗?”

    “什么事儿?”沉声应了句,华表眼睛始终不离望远镜。

    “这段时间外面情况如何,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周围都安静的很。”

    听得这番反馈,老赵心下稍安。

    与此同时,远处隐匿在山林间的段成伍也几乎是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好,华子你继续盯着,辛苦你了!”

    这段时间,老赵知道华子很辛苦,但是高点是村子唯一可以俯瞰周遭的重要地点。

    这个位置,在现阶段,除了交给华子,老赵适才不放心给其它人。

    华表自然知晓自己位置重要,在他而言,也没打算把这么重要位置交给别人,至少在大战开始前,他得顶在此地,以确保末日救亡复兴会随时可能到来的突袭。

    “明白!!”没有废话,简单应了句后,华表举起望远镜继续盯梢。

    情况了解完了,老赵这才得空望向身后林俊夫。

    见老伙计一脸肃然盯看自己,林俊夫也是莫名上下看看,随即问:“怎么了?我这身上有什么问题吗?”

    “呼~”吞吐口气,老赵后退两步凑到林俊夫跟前,完了神秘问:“我说老伙计,你这不地道啊!”

    “啊!?”也是被赵云海这莫名其妙不着脑的反问给弄懵了。

    老林不确定反问:“你……什么意思啊?我咋不地道了?”

    “还没有!?”老赵撇撇嘴巴:“刚在那屋里,你说的光头是怎么回事儿?”

    “光头!?什么光头?”林俊夫依然丈二摸不着头脑。

    老赵再次吐了口气:“还跟我装是吧,你说探查时看见袭击人模样是光头。这么大的事儿,你可一直没跟我们说啊!!”

    的确,林俊夫适才在屋内确实有提过他跟华表驾车侦查被袭,看到袭击者容貌是个光头。

    这件事儿的重要非同小可,这对他们与光头党谈判可以提供很有价值帮助。

    可就是这样重要的情报,老林居然三天来只字未提。

    这让老赵无法理解。

    至少很不符合林俊夫性格。

    尤其是在现在这种紧要关头,林俊夫作为村子上层指挥,应该很清楚他看到的情况对局势展的重要。

    可问题,老林没有和任何人提及,反而在此次实际谈判过程突然冒出。

    尽管从最后结果看,还是达到了预期目标。

    可当时屋内过程……可是着实把老赵惊的满头冷汗。

    老赵真担心老林被激失控,把谈判陷入僵局,最后强硬扣下光头汉子。

    如若如此,那己方最后的“援助”希望也就彻底没戏了。

    他们极可能要面对末日救亡复兴会,光头党两大团队势力合力进攻。

    刚才在屋内,迫于局面,老赵没法开口询问。

    现在时候,他需要林俊夫给自己一个合理解释。

    “啊,原来你说的是这个事儿啊。”恍悟的摸摸脑袋,林俊夫也是有些归咎:“其实吧,这个我说的那个光头,就是我一时起义随口说的。”

    “什么?随口说的?那依着你的意思……那个光头是假的?你并没看见他模样?”老赵颇有些愕然林俊夫的回答。

    林俊夫点点头:“是啊,就是随口说的。别说模样,我那是压根没看到对方位置在哪儿!之所以那么说,我就是想试试姓伊的口风。当时他不是横的很嘛。始终没有表明他们势力意思。后来倒是不横了,可他明显是怕我们扣他。所以我就想了寻思吓吓他,没想到……呵呵,这效果还不错!”

    按照老林意思,他给光头汉子说的所谓袭击这是光头这一情况,完全就是有意为之。

    因为谈判前,队伍定下的基调就是在靠谱情况下,放行光头汉子。

    可问题,想要确定情况是否靠谱,就得试探光头汉子口风实情。

    而就当时实际,光头汉子一直是没有切实给出他们上层想法。

    所以,老林灵机一动,以袭击者是光头的假情报来吓唬光头汉子。

    结果显而易见,迫于生命威胁的光头汉子,为了活命,竭力撇清结实相关实际。

    而在这解释过程,老林旁敲侧击,最终拿到了想要询问的东西。

    至此,听完林俊夫这般简单解释,老赵算是明白了自己老伙计适才的反常。

    原来这所有一切完全是自己老伙计的预谋。

    “唉,闹了半天是这样,我说你是不知道啊,当时我还真以为你被那家伙给气恼了,完了信口开河。”老赵感慨。

    林俊夫听后,笑着拍在赵云海肩膀:“我手老赵,我有那么容易被激怒嘛。呵呵,就那小子几句话,我应该还不至于被弄到失控吧。”

    老赵无奈摇摇脑袋:“就你当时样子,说真的,搁谁看了都是恼羞成怒的模样。唉,说正题,你觉着那家伙回去后能说服他们上面吗?”

    这是非常关键问题,光头汉子回去反馈结果如何,对事态展无疑有着举足轻重作用。

    老林沉默片刻,随意抬眼望天:“谁知道呢?不过你要依着我……老伙计啊,咱们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呐!”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老林的回复与老赵心下想法不谋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