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听罢华表这般解释,大家都了解明白了他的用意。

    郝云当即便是紧灌两口稀饭,完了抹了把嘴唇:“我好了成伍,咱们现在就走吧。”

    段成伍把手一摆:“休息十五分钟,你先去准备一下必要准备,十五分钟后我们在动身。”

    “哦,成,那我这就去准备。”

    不论是山上,还是村子,胜利者联盟团队都在按照既定方针进行着必要准备。

    而远在数百公里之外的寻亲小队对于村内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相较于大本营遭遇的危机麻烦,寻亲小队这几日路途可谓是非常顺畅。

    除了遇到一些小股围聚丧尸,基本就没太遇到大的麻烦。

    这使得他们距离目标地点那是越来越近。

    队员们的精神头也随着目标地点的趋近愈发变的亢奋。

    这几日大家聊的最多的莫过于就是最先能够找到的队员亲人会是谁家的。

    当然所有人都希望头一个找到的是自家家人。

    你不能说队员们心底藏私,只是末世过去一年多了,在没什么能比寻找家人更能叫幸存者心动的事情。

    饶是队员们已经在团队内里认识了新的兄弟,朋友,并成为一家人。

    但那些流亡不知何处的血脉亲人始终是他们难以割舍的情愫。

    车厢二层休息室内,刚刚轮班结束的胡晓东,魏大壮洗漱完毕准备睡觉补充精力。

    “唉,俺说老胡,你说怪不怪啊,这两天俺他娘的这右眼老跳,在俺家乡,这是要出事儿的情况啊。”

    胡晓东正在脱衣,闻言停下了手上动作,面色有些怪异,看着魏大壮。

    因为就在几天前,他也曾有过内似情况,为此他还和老徐调侃过。

    本来也太当一会儿事儿,没想到魏大壮也出现同样情况。

    按理说,这种所谓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是没啥实施理论依据的。

    可人就是这样,在特定环境,有些本来不看重事情,就会被放大。

    胡晓东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只他总是心绪不宁,总感觉要发生啥大事儿。

    但一路走来,他们不仅路途坦荡,还丝毫未受丧尸袭扰。

    所以,考到己方这几天顺利状况,胡晓东浮起抹笑容,退掉上衣含笑回道:“别自己吓自己,这年头好的不灵坏的灵,大壮啊,你可别吓琢磨。咱这段日子过的不挺好的,哪有什么问题啊?你啊,现在就安心睡觉,啥事儿都别乱想。知道不?”

    闻言,魏大壮用力骚挠了几下脑门,完了双手锤打了两下拳头:“也是!他娘的就算真的有啥灾祸,俺们也能给他摆平咯!”

    这么多可靠弟兄在侧,加上又有末日战车这么个大杀器,魏大壮的底气不无道理。

    只是魏大壮如何能够想到,他眼皮所跳的灾祸并非是他们寻亲队这边发生的。

    而是……

    时间一如既往尽职的流逝,转眼几个小时又过去了,整个村落周遭还是那般平静。

    平静的叫人发慌,叫人发闷,叫人抓狂。

    的确,这种明知道可能到来的打击久久未有动静。

    这样情况委实是叫人难受。

    老赵在塔楼已经呆了差不多五六个小时了。

    带来水杯里的茶水早已被喝了个干净。

    为了不给队员找麻烦,老赵也未有通知队员帮忙递送。

    好在塔楼为了应对战斗可能存在问题,特意在上面储备了一定量的食品物资储备,其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战斗过程,即便队员在不离开塔楼情况下,也能自行补给持续作战。

    取过一**矿泉水,说是矿泉水,其实就是矿泉水**装的冷水。

    老赵拧开盖子倒灌入肚,凉水入喉,登时是叫他倦怠身子骨清醒了不少。

    该死的!这帮混球究竟想干什么!?

    老赵的意志也在随着这无聊的干耗而消磨。

    说到底,他都不是军人。

    不管耐心在好,也不可能达到华表那样专业受训的能力。

    华子盯在塔楼整整二十多个小时没有问题。

    但换他赵云海,二十多小时……那真是会疯的。

    可是末日救亡复兴会那边丝毫不会因为老赵受不了而有任何改变。

    时下,对方就跟是销声匿迹了一般,根本无踪可寻。

    而最叫人客气的是,明知道对方没有动静,他老赵这边还得与一众弟兄分分秒秒保持戒备状态。

    时下唯一叫老赵感到庆幸的就是,一早他跟老林就针对这一情况果断采取了轮班制,否则在这几个小时徒劳无功干耗下去,队员们心态怕是真会崩溃。

    现在的话,虽然这般等待依然熬人,但至少两队人马能够互换。

    从某种程度也能缓解精力体力上损耗。

    又挨了几个小时,天色再次暗淡下来。

    眼瞅着白天就要结束,可村落周围还是安静异常没有动静。

    委实是有些盯不住了,老赵时下只觉着两只眼睛发飘,近十个小时持续不断的盯看,让他的眼睛干涩生疼。

    “老赵!”塔楼下方男人的吼喝清晰有力。

    老赵闻言先是呆愣了几秒,完了放下手里东西探头向下看了眼。

    “是华子!”此刻见到华表,老赵当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末日这么久了,他也算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

    但是今天这近十个小时的盯梢活儿委实是把老赵折腾够呛。

    “嘿,华子!”语气有些无力。

    华表经过一个白天休整,整个精神面貌那都是“焕然一新”。

    他麻熘爬上塔楼,见着老赵面色后,二话不说将老赵手里望远镜拿过,完了开口道:“辛苦你了老赵,下面饭菜小温他们已经热好了,你赶紧去吃吧,完了就好好休息。晚上有我在这盯着,你放心睡觉!”

    不用华表说,老赵现在也肯定会下去休息。

    不是他不想继续,而是他清楚,就自己目前身体状态,根本无法承担守卫任务。

    就算勉强继续,最后结果也是很可能因为疏忽,导致大麻烦。

    老赵可不会为了这点,将整个团队陷入危机。

    所以和早上华表一样,他也是很干脆应了句“好的”,完了收拾东西,“卷铺盖走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