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老赵心下现在是倾向于毕大虎,温泉鑫看法的。

    但作为生活主管,他知道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过早表明立场和态度很可能会给影响其他队员判断。

    更主要他想听听华表和老林两个人什么看法。

    毕竟,军事方面还是要以他俩人意见为主。

    “唉,老赵,老林,华子你怎么说?”温泉鑫有些着急于三人意见。

    华表随即回道:“不行!谁都不能离开村子!!”

    虽然只是手台传出声音。

    但众人还是可以从中听出华表的坚定与不容置疑。

    “为啥啊华子,你不会到现在还觉着那死光头说的话吧!?”

    温泉鑫不能理解华表为啥还有这种思想。

    他自认自己给出的解释已经足够详细具体。

    华表给出的回答简洁明了:“小温你给的解释虽然有道理,但还是没法确定这清缴令就是假的。”

    “唉,华子,我说你这就有点死脑筋了啊。如果你真想确定真假,咱就派队伍出去看看呗。我相信,在得到咱明确拒绝回复后,肯定会撤走围堵人员。”

    “不行那样太危险了!”

    “我去!这有什么危险的呀!华子你为啥就非得认为光头汉子说的话是真的呢。这都过去三天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三天你可有看到任何一点敌人来袭的踪迹?”

    面对温泉鑫的质问,华表无从回答。

    因为事实这三天的确如温泉鑫说道那样,屁事儿没有。

    可即便如此,华表还是不能赞同温泉鑫的结论。

    尽管对方给出结论听上去似乎挺像那么回事儿,也很符合目前局势展。

    但是华表直觉总是觉得不太对劲。

    饶是他找不出什么太好驳斥理由,但是在他看来,现在派队伍出去探查太过危险。

    至少在没有办法切实证明清缴令真伪情况下,不能叫任何队员离开村子。

    华表迟迟没有答话,温泉鑫又咄咄逼人。

    眼瞅着这讨论趋向于“逼问“,久未开口的老林知道自己这时必须要说道点什么了。

    就内心而言,必须承认,温泉鑫的说辞已经说动了老林。

    三天徒劳无功的高强度守卫,也是叫老林消磨的够呛。

    如果没有华子的切实否决,他恐怕就要赞同温泉鑫的提议。

    但华子适才的否定叫老林冷静了下来。

    诚然,他也不是太能理解华子这般执拗的缘由。

    但是作为军事主管,林俊夫明白这个时候任何决定都不能轻易下达。

    毕竟,清缴令真伪无法确定。

    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说光头汉子说道的东西都属实,这清缴令是真的,末日救亡复兴会三天不进攻就为消磨他们战斗意志。

    那这个节骨眼自己若是站在温泉鑫这边,岂不是真中了末日救亡复兴会的下怀。

    权衡利弊后,林俊夫明确了自己心下想法。

    当下轻轻嗓子话道:“我说两句吧。”

    等的就是老林等人的意见。

    “现在的情况,咱不能去看我们这边谁说的呃对,而是要考虑如果我们错了会有怎样结果。”

    有些叫人意外的分析方式。

    老林不徐不缓:“如果华子错了,我们至多是跟傻子样徒劳窝在村里一段时间。逝去的工时日后总归是能补回来的。但这么做,安全系数最大。”

    “但要是小温的思路错了,那结果……我们可就中了对方圈套。要知道怎么现在人手紧张,任何一个人的受伤对咱们战斗力都会产生十分巨大影响。”

    “所以我的意见,还是按照既定方针以不变应万变。宁愿多浪费些时间守着村子,也好过出去,或者放松警惕被对方突袭得手!”

    老林的对比清晰易懂。

    说白了,他就是在不否定温泉鑫,华表任何一方意见前提下,罗列出两种观点得失利弊。

    完了,将此点交由其它队员去思考。

    而按照老林对比得出的结论,毫无疑问,继续留守显然要不贸然出去,放松警惕安全系数更大。

    听罢多方意见,老赵脑中一直没有闲着。

    综合之后,他也是有了自己评断。

    片刻筹措,老赵开口道:“大家说的都挺有道理。我看要不这样吧,咱们呢既不能被光头党那边牵着鼻子走,也不能完全就按咱自己意愿来。我们可以暂时调低预警等级。日子还按照正常生活来,工地工程还是停工。就是在职队员要提高警惕。大家看这样如何?”

    打仗不是某个人的事儿,打仗靠的是团队。

    战斗胜利也不是某个人决策就能断定的,而是得靠群策群力。

    团结,是一切战斗的根本,而作为生活主管的老赵自然要维护这一准则。

    他可不希望因为对这光头党意图讨论导致个别队员对领导层心存不满,如果那样的话,这场本就悬殊没什么优势可言的仗就真没的打了。

    “成!我看成!老赵你的思路不是满附和咱的以不变应万变战略思想嘛!”越贵山当即给出肯定。

    “可以!”华表紧随其后。

    温泉鑫细细琢磨了一下,最后也是轻叹口气:“大家都没意见,我也没意见。不过我还是觉着光头党搞这些都是糊弄咱物资的,咱没必要那么紧张。”

    “呵呵,小温呐,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小心驶的万年船。反正咱们这里物资储备还能撑两个月,我们暂时也不需要外出补给什么,所以不管这清缴令是真是假,咱先静待一个星期再说。若是一个星期后,外面还没什么太大动静,咱再派车子出去探查不迟。”

    老赵的思维重点还是一个“耗”字。

    可和之前的“耗”有所不同的是:早前他们是被光头党所谓清缴令牵着鼻子走,每天都诚惶诚恐,高度戒备,属于被动“消耗”。

    而现在,根据他的方案,虽然还是继续窝在村里“耗”,但却是不在执行高强度的警戒,而是回归到正常。

    如此便是变“被动”为“主动”。

    这样,即便末日救亡复兴会打的是心理战,那村落方面也完全不受影响。

    反倒是敌方,成天守着那几处围堵现场,怕是时间久了先得憋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