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来了终于来了(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来了终于来了(一)

    老赵的提议就这么算是正式敲定了。

    吃罢早饭的队员,该睡觉的睡觉,该值守的值守。

    村子虽然还是如之前一样保持着戒备,但透过这次讨论,众人心态明显发生了改观。

    夜色渐渐阴沉下来,抬眼看天,这又是个月黑风高,乌云压顶的日子。

    华表坐在塔楼时不时拿起望远镜向前方探望。

    尽管团队已经调低了战备等级,可于华表来说,旁人可以放松心境,他却不能。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着事情没那么简单。

    饶是温泉鑫之前分析头头是道,也很有道理。

    但华表还是认为这光头党来的太过突然,太过蹊跷。

    你如果说他单单是为了骗取物资在外围堵街道,弄出所谓清缴令……那监狱袭击之事他是如何得知的?

    另外,对方手里枪械那是实实在在装满弹药的,这些都是可以考证的。

    华表不太相信能整出这样大阵仗团伙会为了区区一点物资如此大费周章。

    他们若是有这功夫,出去搜罗物资,恐怕所得收获绝对比那一句“半车皮”承诺更具价值。

    所以华表心底始终认为,敌人威胁是存在。

    这是他现在无法确定的是,最终对他们村子发起攻击的是末日救亡复兴会,还是光头党。

    如果是末日救亡复兴会那还好说,对于这个组织,虽然没有切实大过交道,但对方厉害之处华表心下还是有相关建设的。

    但光头党就不同了,这个组织华表对他们的了解仅仅限定在老赵等人反馈的接触交谈内容。

    所以若是光头党搞事儿,那华表还真得注意。

    时间照旧是如白驹过隙般一点点流逝。

    村子今天寂静了许多。

    降低防御等级后,队员们大都早早睡了。

    连日来折腾也是叫他们消耗不少。

    对于这个情况,华表心下还是有所顾虑的。

    因为虽然明面上最终老赵的“固守”意见通过,这也符合他华表念头。

    但同样是固守其本质还是有差别的。

    按照华表意思,现在理所应当继续贯彻执行一级战备,以应对随时可能到来打击。

    可现在,等级调低,加上温泉鑫之前那番说辞,虽然还是固守不出,但毫无疑问,队员们心态方面无疑已经是产生变化。

    有温泉鑫那番“详实”解释,众人很容易滋生轻敌之意。

    对此,华表非常担心。

    他现在宁愿自己判断有误,这样至少可以避免被突然打击,村子队员没有防备的情况。

    大概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天地间,突然爆起一阵强劲冷风。

    风浪拂过村外草场,扬的荒草那是沙沙作响。

    落在人耳叫人心底发麻。

    村外尚且如此就更不消说山上了。

    不过好在山上队员大都经历过监狱袭击危机,所以也都适应这种异样氛围。

    只是此时心态问题,还是叫大家心底七上八下。

    毕竟那次山上之旅,是在被袭击后上山的。

    而这次,战斗还未打响,他们是战略性转移。

    所以这种未知感始终折磨着山上众人,大家每时每刻都在担心山下同仁安危。

    老林已经和段成伍转达了山下最新讨论结果,以及应对方案。

    现在每天段成伍都会分三个时段到山腰处和村里建立联系沟通,以确保能第一时间掌握和了解山下情况,以及村里做出的最新策略。

    而对于近日从老林那边刚刚获得的最新消息,与华表一样,这则消息也是叫段成伍心感不安。

    同样军人出身的段成伍和华表心底想法完全一致,他同样觉得事有蹊跷。

    为此,段成伍也是坦诚把心底想法和忧虑给老林说道清楚。

    至于他们如何决定,段成伍就没办法了。

    毕竟,他在山上鞭长莫及没法给予太多的东西。

    不过山下情况他没法控制,山上却是完全可以做主。

    没有任何改变,段成伍照旧是按照原来的守卫规则处理。

    他不会因为敌方的迟迟不动手而有任何松弛懈怠。

    时间转眼到了十二点,户外的劲风愈发强劲了。

    黑沉的乌云遮蔽了月光,将整个郊野笼罩在无边黑暗中。

    华表不敢有丝毫大意,他知道,这个钟点是人最容易麻痹大意时候。

    这个钟点也是最适合搞偷袭的节点。

    他举着望远镜不停扫视村外周遭,不过从目前来看,一切还是照旧,什么问题没有。

    难道今夜又注定是徒劳守候,不会有结果?

    华表吐了口气,取过旁边水壶倒了几口热水以舒缓下精神。

    作为尖刀连战士,等待是他妈必修课之一。

    所以华表倒是对这种午夜值守没什么太大感觉。

    只是这种整日整夜的徒劳无功叫人着脑。

    可即便如此,华表还是没有半点想要就此放松念头。

    他相信自己这边等着着急,敌人那边想来也同样不好受。

    老林在岗亭百无聊赖的踱着步子,这是他打发困意的一种方法。

    没办法到了这个钟点,人的身体机能就会自主向你发送“休息睡觉”指令。

    而老林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论及精力体力没法跟年轻人想比。

    为了不让自己糊里糊涂睡去,他只能自个儿给自己找些醒脑的法子。

    喝茶,踱步就是其中两个重要举措。

    抬眉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午夜一点二十分。

    整个郊野除了愈来愈强劲的风声外,就在没其它异样动静了。

    对于这样结果,老林早有预料。

    早上他心底就对温泉鑫的解释表示赞同,只是碍于情势他没法点明。

    “唉!”叹了口气,活动完手脚的老林再次拉过椅凳坐了下来,完了,端过刚刚冲泡的茶水小酌起来。

    这都不知道是他今夜倒的第几杯茶水了。

    可就在老林悠哉认为今夜又会如何过往那样无惊无险平安度过的时候。

    突然之间,他在屋内隐隐听得些许嘈杂。

    不!准确来说,是汽车引擎的轰鸣!!

    慕的冲坐上弹了起来,老林眉宇间闪过一抹警觉。

    微楞了数秒,老林赶紧是抓过桌上手台,完了语速急促向华表求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