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集卡阻击战(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集卡阻击战(四)

    “华子,我是活不久了。  我只有一件事儿拜托你们。就是我的女儿丽娜,我这死后,她肯定会消沉,难过,希望你们能多多开导他。告诉他人总归是有一死,只不过我老赵早走一步。叫他不要伤心,要振作,要向前看!她要坚强的活下去,带着我的那一份活下去!”

    老赵说什么,华表根本没心思关注。

    他根本没法接受老赵被袭这件事情。

    华表不停在心下问: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是啊!一个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一个那么好的人,最后竟然落得这般惨境!

    华表不能接受,华表很不能接受!

    “华子我说的你听见了吗?”老赵出声询问。

    华表自然是没听见,他的注意力一半在狙击御敌上,一半在难以置信上。

    可温泉鑫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

    当下怒声回道:“听见个屁,老赵你别当娘们,不就被挠了一下嘛,说毛的死不死,你这就认输了?装怂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要还是个父亲,就他娘的别轻易放弃!你要是还在乎丽娜,那就好好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明白吗!?我告诉你,有啥话你自己回去跟丽娜说,我们不会帮你带话的!!”

    温泉鑫不能接受老赵就此战死的现实,他咆哮着泄着。

    对于年轻人这般歇斯底里的吼喝,老赵心下是暖和的,但也是无奈的。

    “小温,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现实情况你是应该了解,我被丧尸抓了,回去也只能是……”

    “我他娘的不管你怎么着,总之你就这么放弃老子绝对不同意!!你必须跟我们回去!!”

    “小温,你这……”

    “行了!都别吵了!”华表高喝一句扯了一嗓。

    还真别说,华表这一喝,场上登时是安静了下来。

    见得两边都不说话,华表继续道:“老赵你刚说什么?你的脸被丧尸抓了?”

    这大抵是老赵时下最不愿提及的事情,但怎奈华表这么问题了,他也只能是哀叹一声:“是的,我连被丧尸划拉了,所以我回去也是一死!还不如让我为你们做些有意义的事儿,也算最后为团队做些贡献了!”

    老赵的话听起来多少有些凄凉。

    要想过往他是多么坚强的汉子啊,带领团队走过了多少风雨劫难。

    但是临到了,却是落得这般田地。

    如果真是过往遇到这样情况,老赵倒也无所谓。

    毕竟无牵无挂,死了也就死了。

    可现在刚刚和女儿团聚没多久,这好日子还没享受几天……老赵最担心还是女儿。

    女儿这边好不容易从学校痛苦中解脱回复,也是刚刚过上正常日子,眼下自己出了这档子事儿,老赵自觉自己死了倒是没什么。

    在末世,死从某种程度也算是一种解脱。

    可对自己女儿,自己若是死了,那就是灭顶之灾。

    “华子,我别无他求,就是娜娜那边,拜托你们无论如何替我照顾好。我这一走,我真担心他会……”

    “担心他就别死!不就是丧尸病毒吗?老子还就不行他真的抗不过!”没了子弹,温泉鑫干脆抽出长刀摆出应敌架势。

    只是不等二人继续,华表却是冷不防来了句:“老赵,如果你说的是你脸被丧尸挠了,那我可以没明确告诉你,你可以自己把话带回去给丽娜说了!”

    华表的话没能给老赵半点安慰,想反老赵觉着自己这两位兄弟有点过于不能接受现实了。

    因为很显然,过往无数事实已经说明,只要地球生物被丧尸触碰,即便是在小伤口也难逃被感染异变命运。

    所以……“华子,小温,你们都现实点,我被那该死畜生抓挠了,我已经回不去了!难道你们就希望看着我变成那些畜生同类吗?”

    老赵也是有些着急,因为他清楚在继续耽搁下去,饶是华表,温泉鑫也可能因此落难。

    这次出来,死他一个就已经足够了,如果连华表,温泉鑫也出问题,那这后面仗还怎么打?

    毕竟,眼下战事本来就对己方队伍不利,对方不论人力,物力,财力都比己方队伍强。

    时下对方更是使用这般无耻攻击方式,如果说己方三人全部死在外面。

    那队整个战役来说,显然都是很糟糕的。

    “快走吧!你们都快走吧!在墨迹,大家都得死在这儿!”老赵也不想跟华表继续浪费时间了。

    因为再不走,子弹打光,那就真的完了。

    只是华表当下回了句:“说啥呢,你自己摸摸你的脸,屁事儿没有好不好。赶紧的,跟小温后撤!别在纠结了!”

    闻言,老赵一愣。

    第一反应,华表是在哐他。

    毕竟适才他被畜生扑倒在地,这是不争事实。

    而且起来他也的确是感到面上有血水粘液,所以老赵勒定自己被抓了。

    要不,当时温泉鑫的面色也不至那么奇怪和难看。

    后来也不会突然歇斯底里,变的亢奋。

    但心下虽然这般勒定,他还是带着些许期望抬手摸向了脸颊。

    没办法,老赵能够放下所有,却是放不下山上的女儿。

    自己死了,女儿肯定受打击极大。

    所以……

    带着不确定,老赵到底是把之前地上爬起未有完成事情给再做了一遍。

    他着手摸向自己脸颊,随即脸上微微变色。

    放下一看,虽有血污但是不明显。

    如此,老赵赶紧是在朝脸上抹了一把,再看,血污眼色登时是减淡了几分。

    如此往复几下,老赵掌中血水越清淡。

    这让老赵心底砰砰直跳啊。

    如果自己脸颊真的有被丧尸袭击,那现在面上血水应该不停。

    可实际,不仅掌上血水没有,就连手触皮肤老赵也未感到任何伤口。

    这很不科学啊!

    老赵虽然已经有了这般检验,但是内心还是不敢确定。

    知道温泉鑫提刀凑过,看来两眼,紧接年轻人本来肃然暴怒的面庞隐约泛起一抹弧度。

    完了折磨弧度越来越大,最后温泉鑫按捺不住心底激动,竟是朗声大笑道:“哈!哈!哈!天意都是天意啊!老赵没事儿,老赵你真的屁事儿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