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集卡阻击战(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集卡阻击战(六)

    越贵山的“自知之明”大大省去了华表多费唇舌的麻烦。

    接过枪,华表立马就地展开阻击。

    毕大虎招呼一声:“老赵,小温,你们跟着老越撤吧,这里交给我跟华子就成了!”

    “好,老毕,那你们当心!走华子,老越,我们撤!”

    大难不死叫得老赵更加珍惜眼下活命机会。

    既然手里子弹打光,那是没必要继续在此地冒险了。

    不然再落险境,可就枉费了老越,老毕特地出来援助的苦心。

    老越拔出手枪,护送温泉鑫,老赵后撤。

    华表,越贵山提枪就地狙击。

    有了充足带药供给,华表这边不断宣泄弹药。

    那些个追击过来丧尸,很快便是被华表,越贵山手里枪械组成强劲火力网陆续绞杀。

    “走!”眼见着丧尸都被解决差不多了,华表果决摆手招呼一句。

    此刻不是恋战时候,抓紧返回村子才是上策。

    因为适才集卡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华表到现在还为搞清楚那些丧尸是怎么打开车门从上面下来的。

    他需要回道村里跟家里兄弟沟通一下,毕竟他们在后方观测显然要比他这个一线队员要具体明确的多。

    听到华表吩咐的毕大虎没有多言,赶紧是收枪跟紧华表脚步朝村子撤去。

    村外,从集卡下来的丧尸还在蹒跚脚步朝村落靠近。

    老林这边留守队员沉着应对着。

    时下老赵等人已经在撤退路上,他们终于可以暂时放心全面投入到清缴残余丧尸这件事儿上。

    火舌交织,砰吐,步行者的移动速度缓慢,老林吩咐队员们可以适当放畜生靠近点再行击杀。

    适才因为要兼顾己方老赵等人安全,老林没法下达此番命令,只能是叫队员放远打击丧尸。

    可就己方队员这些枪击准头,离远打击丧尸根本就是浪费子弹。

    眼下老赵等人已经安全撤离开来,那没啥好说的,老林自然是提醒队员放近了打。

    “老赵,你们回来了啊,刚才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我听小温说什么死不死的……这是什么情况?”站在高点,老林的视野无疑是众人中最为开阔一个。

    他第一时间瞧见老赵回到了村内,赶紧是开口提出心下疑问。

    无疑,这个问题也是村内其它队员心理想要知道的。

    老赵一路飞奔着来到原定阵位跟前,他顾不得回答老林问题,物资掀开弹药箱,从内取出两个弹夹,上弹后,随口向旁侧吴超问道:“小吴,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

    吴超侧目看向老赵,眼神上下打量对方,接着反问老赵道:“老赵……你没事儿吧?”

    老赵呆愣了一下,显得有些茫然。

    这时,手台里林俊夫的急促询问再次传来:“喂,老赵,听到请回话?我刚说的,你听见没啊!?”

    望着吴超询问眼神,又看看腰际手台,赵云海轻吐口气,心道是:这事儿若是不说道清楚那是没法消停了。

    “我是老赵,老林啊,我没事儿。”

    “没事儿”三个字,老林听后不由是长舒了口气,不过随即还是不太放心补充跟进道:“那你们刚才那外面争执什么?小温说的死不死是什么意思?这个咱们这边可都听到了。”

    言下之意就是在提醒老赵别打幌子,大家耳朵可都不聋。

    “是啊,老赵都是自家兄弟,有啥情况你照实给我们说啊!!别做隐瞒!”王忠瑜也是适时强调。

    “这个……”众人的质问,老赵无奈之下也是颇为感动。

    很显然自家弟兄那是都很关心己方外出人员。

    “那没什么,都是误会引起的,都过去了,不打紧!”老赵委实不想旧事重提。

    一来,那经过太过惊险刺激。

    二来,那事儿从某种角度也是有些丢人。

    可惜村里弟兄可没那么简单被糊弄,这不,王忠瑜那是不依不挠:“老赵你别打马虎眼,你到底现在人怎么样?我告诉你,你刚被跳跃者扑倒咱这儿可看的清清楚楚,你有没有伤到哪儿?”

    的确,纵使雨幕再大,纵使老赵被畜生扑倒仅在转瞬,但这丝毫不影响村里留守队员看到这一情况。

    刚才没办法了解,现在老赵回来了,大家伙自然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这……”老赵委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刚才外面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过惊险与反转了。

    而老赵这边踟蹰不语之际,话筒了温泉鑫略显粗喘的话语打破沉寂响了起来:“哎哟小王,你也是,老赵都说没事儿了你还老追着问干啥。这么给你说吧,本来老赵被扑倒了,确实是出了点情况,我见他脸上都是血,以为他被丧尸挠了,所以情绪有点激动,跟老赵为撤退事儿争执了两句。当时他自个儿也认为自个儿没救了,所以就叫我们离开,他顶着阻击丧尸。他那不妥妥是打算赴死嘛!完了,我就跟老赵吵这事儿。可是后来发现,这全他妈是误会,老赵压根没被丧尸抓挠,它脸上的血都是他娘跳跃者的。你说这邪乎不?那话咋说来着?好人有好报,老赵老好人啊,老天爷怎么好意思收他!!”

    秉持一贯说笑风格,温泉鑫以着一种不那么严肃且略带调侃味道的说辞解答了王忠瑜乃至众人的疑问。

    老赵听罢也是无奈加无语。

    这种事儿被道出,对他这个年纪人多少有点丢脸。

    当然这份丢脸不是来自外界,主要还是老赵内心。

    他自觉当时那种赴死情况有些丢人,因为当时以为必死的自己情绪低落,身为队里的指挥,老赵为自己这种行为感触觉得尴尬不好意思。

    当下,嗔怒一句:“小温,你没必要把事儿说的那么清楚。”

    温泉鑫无所谓道:“唉,那怎么行,不说清楚他们还会骚扰你。”

    人家还有理了,老赵听罢只能轻叹口气,不过马上发问道:“小段在吗?收到请回话!”

    手台里说的内容段成伍一字不落听的清楚,当听到温泉鑫说老赵被抓挠以及前面发生争执都是误会及虚惊一场后,他暗自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