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集卡阻击战(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集卡阻击战(十一)

    老赵的防守滴水不漏,他的应变与对答皆是游刃有余。

    可相较于老赵这边的从容应对,段成伍,华表这边的探查进展就相对失败了。

    到目前为止,他们探查了目力所及范围内所有可以藏匿人员角落,可结果……什么都没有。

    面对这样一个结果,不论是段成伍还是华表心底都大概有了个推断……对方所在位置恐怖距离远在己方视野范围外。

    如果对方是末日救亡复兴会,凭他们的实力,想做到这样远距离通讯易如反掌。

    “巧合!呵呵,这个词用的好!”对方突然给出这样评价,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既然搞不清状况,老赵就保持沉默,静待对方后续言论。

    “那么你觉着今天生的事是巧合吗?”重点来了,男人无疑在玩心理战。

    这让老赵慕的想起了光头汉子,在联系之前望远镜中观察道对方光头情况,老赵当下觉着自己应该抓紧弄清对方实际身份。

    想了想,以退为进道:“巧不巧和,我想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我就是很好奇贵方人员的打扮为什么那么统一?我们刚才看到,从村口下来的五辆集卡,上面人员那是清一色光头,呵呵,这种事儿……我倒还真是想问一下,他们五个光头是巧合吗?”

    老赵的问话当真是借锅下肉。

    前面男人刚刚反问巧合,老赵便是顺势又把皮球给踢回去了。

    而且相较于男人的绕弯弯,老赵的回答无疑更加直接了当。

    他道出了目前己方队伍最想知道的东西。

    不出意外的沉默,几十秒后男人停顿的声音才再次传出:“是不是巧合你觉着重要吗?我想你们心里应该清楚我们是什么人,你们应该清楚你们曾今对我们的人做过什么事儿,你们更改清楚我们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

    对方似乎很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方式。

    但是必须承认,他道的此番排比,却是很好透露了他想告诉胜利者联盟团队的事情。

    监狱事件,不用,对方质问的东西就是这个。

    听得手台里传出男人的质问,老林,华表下意识对视一眼。

    二人皆是看出对方眸中的那抹凝重与担忧。

    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生了,虽然对于对方身份早有论断。

    但是时下听得男人的质问,已经是毫无疑问的论证了胜利者联盟队员间的推断,对方看来就是末日救亡复兴会了。

    光头汉子之前给出的清缴令并非空穴来风。

    “呵呵,我真是不知道你在什么?你有什么话不能直接了当出来吗?这样质问,我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呀!”老赵以退为进,揣着明白装糊涂。

    男人闻言冷哼回道:“你们做过的事儿你们心里清楚,如果忘了也不要紧,等我们攻下村子,相信你们自然会记起来。啊,对了,怎么样,相信我的嘛?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你们一点帮助啊?”

    意有所指,男人口中的帮助指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老赵下意识看了眼射击孔外的五辆集卡。

    那五个冰冷身影此刻就好似无头蓄势待的巨兽,只要男人一声号令,他们便会义无反顾朝村落扑将过来。

    虽然不能让对方取消攻击计划,但是老赵还是希望能竟可能拖延敌人行动时机。

    毕竟,眼下雨夜视野模糊,对防守方来非常不利。

    如果能将战斗拖到半天,那样虽然己方阵位易被暴露,但同样的,对方行动也将处在己方视野之内。

    鉴于此点,老赵的思想就是“拖”。

    “我想这就没必要了吧。既然你要我跟你联系,想来是有什么想法,咱们都已经谈道这步了,继续试探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意思。大家时间都很宝贵,你们那么多人守着,我也不好意思。咱不妨打开天窗亮话,你们有什么想法思路不妨出来,咱们早点解决,也好让兄弟们回去睡觉不是?不然这么大雨守着,实话实在是熬人啊。”

    “哈哈哈,看不出来,你倒是挺会心疼人啊。好,既然你这么了,那我就跟你打开天窗亮话。还是那句话,我们为什么过来,你们心里应该清楚。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弟兄们讨法来的。你们如果还想安稳过你们的日子,那么就立刻马上从村里出来,不要带武器,双手抱头,我们会有人去接管你们。记住!这是你们唯一出路,你们可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还真是有够坦诚!

    男人一句话直接是把胜利者联盟给逼上了绝路。

    缴械投降,等待接管?这不是扯犊子吗?

    就现在这个局面,胜利者联盟团队要是真按对方的那样缴械,最后只能是束手被对方摆布。

    正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年头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靠着屈膝软弱是换不来尊严和和平的。

    对于这点,一路艰难拼杀过来的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那是每个人都清楚的。

    所以老赵绝对不可能应下对方这个要求。

    “呵呵,你觉得这个提议我们会接受吗?你要是这样谈那我们怕是真的没办法谈下去了。虽然不清楚你那边为什么总是强调我们对你们做了什么……但是,你到现为止都没标明自己身份,光是道一些莫名其妙弯弯绕的话进行试探,威胁……我早就跟你了,我这人脑袋反应慢,你这样弄我真的反应不过来啊。”

    “反应不过来是吗?没关系,这个好办?我这人最善于给人条理了!你不是反应不过来吗?放心,接下来,我会慢慢帮你调理,闲心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忆起你该忆起的东西!!”

    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而就在老赵还想跟对方周旋挽回的空挡,男人已经不在给老赵机会了。

    他单方面终止了通话。

    但是通话虽然终止了,可对方的手段却是才刚刚开始。

    “我草!你们看!第二辆车!!丧,丧尸!!”

    声音因为惊恐而变得断续,温泉鑫眼望前方脱口喝道。